《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9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4 00:04:18
  第299章 生死场
  当皮六提出,他一个人先回去,要黑蜘蛛在西安待着时,她一点都不意外。尽管她非常希望皮六能在身边陪着她,毕竟周围一个熟人都没有。不过,她骨子里又清楚,微山更需要皮六。黑蜘蛛沉默了一会儿,很坚决地说:“先不用管我,你赶紧回去,让鸭屎来西安照顾我。”
  皮六当然明白黑蜘蛛的意思,如果鸭屎去了西安,这就意味着鸭屎原谅了宁十三,从此以后不再复仇了。想到宁十三此刻的状况,黑蜘蛛心里如刀割一般。尽管宁十三的很多行为黑蜘蛛是不齿的,但是养育之情太深,她实在是无法报答。
  皮一鸣将黑蜘蛛安置在广仁医院,这是西安唯一的基督教会医院,有一批水平很高的西医。皮一鸣还专门安排了一个专职护士,帮助黑蜘蛛调理身体,有节奏地锻炼。见黑蜘蛛一切安置好了,皮六便上了东去的火车。
  在火车上,皮六心里非常乱,火车的颠簸让他无法入眠。深夜时分,好容易睡着了,他做了个噩梦,整个微山湖变成了一片血海。他从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
  他打开了车窗,一股冷风夹着雪从外面飞了进来。一种从未有过的伤感让他有想哭的冲动。他坐在那里,想着这些年的生活,觉得很无聊,也很无趣。他认为自己为黑蜘蛛做了很多,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是无法走进她的内心。
  一个是兄弟,一个是喜欢的人,在这个时候,皮六只能牺牲自己。想想自己的这趟旅行他觉得极为好笑。最好笑的是,自己原本就是所有事件的局外人,莫名其妙地成了局内人。再想想一触即发的中日战争,他内心更是痛苦不已。
  “鸭屎啊鸭屎,孙子你可别乱来,你儿子快出生了,为你儿子积点德,宽容点吧。”皮六心里默念着。
  火车在河南境地突然停了下来,皮六着急地询问原因,列车负责人极为没好气地说:“前面大雪封山了,等雪停了,除了雪才能走。”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皮六不解地问道。

  “少则一两天,多则三五天,谁知道呢。”
  “啊?”
  皮六被大雪困住时,微山也迎来了第一场雪,不是很大。微山湖尚未完全封冻,但是在湖边上已经有了一层薄薄的冻。鸭屎站在湖西的岸边,看着不断落下的雪,心中在盘算着。一旦封湖,决战就要开始了。
  说也巧,那雪连续下了一夜,外加刮了一夜西北方,次日湖上全部封住了。鸭屎立即派人给通天鼠、鸡头米送信,下达了进攻的命令。同时,鸭屎自己又秘密调了一组亲信,分别安排在鸡头米、通天鼠的后方,一旦他们有变,就将他们全部灭掉。
  近日,宁十三的身体状况极差,每日咳血,胸部极端疼痛。天一冷,他的伤口又开始发炎了。低烧折磨着他,让他每喘一口气都会哼哼好几声。
  屋子里的炭火烤得周围很热,宁十三的额头上不断流下汗来。因为燥热,所以他的呼吸更加困难,时而有痰。每次咳痰都如走一次鬼门关。
  “推我到阳台上吧。”宁十三道。
  楼外楼除了张家继续运营外,其他的女孩子基本上都遣散了。野狐田临走安排了几个可靠的仆人,剩下的都是宁十三的亲信。
  尽管身体极为虚弱,宁十三依然坚持发号施令。

  他坐在轮椅上,每天都穿一身笔挺的中山装。他时而戴着礼帽,遮掩早已白光了的头发。
  两个仆人推着他来到了阳台上,一股冷空气吹进了他的肺里,他感觉腹部有种刀割一般的疼痛。他咳嗽了几下,又咳出了一滩血。
  咳了一次后,他便适应了外面的温度,整个胸腔舒服了很多。
  宁十三从未经历过这种孤独。此刻的他依然是微山权势最大的人,然而也是真正的孤家寡人。没有人知道他是否很享受这种状态,但是他从未抱怨过。权力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又过了一会儿,宁十三感觉极为寒冷,身体开始打哆嗦,不一会儿就昏睡了过去。仆人赶紧将他推进了房间里。大概一两个小时候,他又醒了过来。醒来后毫无睡意,精神头好了很多。
  凌晨时分,在鸭屎的命令下,鸡头米的人已经踏着尚未坚硬的冰过了湖,朝楼外楼后面逼近了。宁十三的人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在楼外楼后面埋伏等候。这是一次硬仗,鸡头米心里很清楚。后退,鸭屎的人一定会杀了他;前进,尚有一丝希望;投降,宁十三一定要他的命。那一刻,他比谁都清楚,只有拼死了打。
  宁十三将人调往楼后应对鸡头米的时候,通天鼠的人从欢城朝付村开进,越过付村的田野,也逼近了楼外楼。当宁十三的人觉察到了通天鼠一队人的大致进攻意图时,通天鼠的主力已经逼近了楼外楼的正门。
  防守在各处的人得到调兵的命令后试图开进楼外楼周边,不过鸭屎安排的人在各个路口阻截,限制了他们的速度。鸡头米从后门攻入了楼外楼,通天鼠从前门攻入。两组人的士兵钻入了楼外楼,到处搜寻宁十三,但是根本就找不到。
  “看来,师父不在这里。”鸡头米道。
  “哼,他受了重伤,能去哪儿?”通天鼠道,“继续搜。”
  他们带了一组兄弟走出楼外楼,去楼外楼周边的街道上地毯式搜索。突然,整个楼外楼周围响起了此起彼伏的丨炸丨弹声。通天鼠、鸡头米的人多半被炸死。楼外楼的院墙、后墙全部炸飞了。鸡头米与通天鼠被尘土埋在了院子里。
  烟尘中闪出一组极为奇特的军队,全部骑着马,在楼外楼周边喊杀着。鸡头米与通天鼠被这组人从尘土中拽出来,绑了起来。通天鼠双腿膝盖以下已经没了。他处于昏死的状态。鸡头米腹部中了弹片,痛苦地呻*着。
  鸭屎在湖边的隐秘处,已经了解到了这一幕,赶紧将其他的人全部调了过来,继续围住楼外楼。鸭屎的外面又多了一层人,明显火力比他还要猛烈。鸭屎的人被堵在了楼外楼后面的林子里,危在旦夕。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宁五爷在此,劝你们赶紧缴枪投降,不然我们立即强攻,你们谁都活不了。”一个士兵大叫着。
  听到宁五爷这个名字鸭屎极为震惊,他只是听过宁五爷是宁十三的五哥,至于是真的还是假的,一直都没有确定。他在宁十三身边这么多年,从未见宁十三联系过宁五爷。即便是最困难的时候,宁十三都没有联系过。
  “五爷好,这是我与师父的恩怨,与五爷无关。希望五爷不要插手这里的事。这里不是运河帮。”鸭屎大声说道。
  一个苍老的声音笑着说:“你这个欺师灭祖的东西,连尊师都赶尽杀绝,也好意思与我谈条件。”

  “五爷,这里是微山,希望您还是别管闲事了。”鸭屎继续说道,“如果再不收手,我就真的不客气了。”
  “给我打。”宁五爷大声道。
  非常密集的子丨弹丨朝鸭屎这边打了过来。
  突然,一声巨大炮响朝楼外楼后打了过来。最后一片后墙被炸飞了。宁五爷身边的人被炸死了一片。宁五爷不得不朝楼外楼正面撤了过去。正面不远处还有一门炮,正对着宁五爷的骑兵。宁五爷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大声说道:“好汉,能否谈谈?”
  非常密集的一组人从楼外楼旁边的芦苇荡里走到了大炮旁边,领头的是小宋江。
  “宁五爷,您一向在江湖上行侠仗义,如今为何做起了伤天害理的事情?”小宋江笑着说,“微山的事,您不该听宁爷的一面之词。后面树林里的就是四爷,您应该听过他的名字。”
  “小兄弟,既然这么说,敢不敢过来,咱们谈谈?”宁五爷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