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84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没等牟仁杰反应过来,百无求已经正反给了他两个嘴巴。看着顺着嘴角流血的方士说道:“老家伙问你话呢?这么叫做都是格杀令上的人?格杀令上有老子?
  凭什么没有?就因为老子不是你们方士,就这么看不起老子吗?”
  看着因为上不了格杀令而怒气冲冲的百无求,牟仁杰才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他的印象当中一直将吴勉、归不归和那两只妖物归在一个团体。吴勉上了格杀令就是他们这个小团体一起一起上了格杀令一样,现在他才反应了过来,归不归和百无求似乎已经和那个白发男人划清了界限。
  看着牟仁杰低下了头默不作声,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百无求再次说道:“傻小子,你在他身上翻翻,看看有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在牟仁杰的身上翻找起来。这个时候,刚才看热闹的百姓再次聚集在酒肆周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在对着酒肆里面的这几个人议论纷纷。

  这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归不归和百无求的身上,谁也没有注意后面一家三口的桌子上已经少了那个长相丑陋的黑小子……片刻之后,百无求讲牟仁杰身上的东西都摆在了归不归的面前。几个小小的金棵子,一个装着药水的瓷瓶,还有七八个封着拉皮的药丸。他的法器应该还在那片废墟当中没有带出来。
  见到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之后,归不归冲着牟仁杰笑了一下,说道:“广仁要你帮他做事,一点好吃都没给吗?”
  “什么广仁?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位大方师。”牟仁杰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听说他也上了格杀令的名单,找个地方躲起来还来不及,怎么会到处乱跑?打听广仁下落的话,你们问锗人了。”
  “那么说起来的话,倒是老人家我多想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刚才你挡住吕留仙他们的阵法,可是当年徐福大方师出海之后,广仁创造出来的阵法。算着只有广仁和火山二人会使用,既然你没见广仁,想必一定是见过火山了,是吧?”
  这句话说的牟仁杰愣了一下,看着他的眼珠在眼眶里面转个不停。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再给他几个巴掌,让他好好想想……”
  就在百无求举起来巴掌要大的时候,就见后面的一家三口怯怯生生的绕着归不归的桌子走了出去。那个中年汉子还对着他的老婆孩子小声埋怨:“我就说再往前走十几里路,住在这里吧?看看闹的房子都塌了……阿大,回到客栈你可别乱跑。
  小心跑到别人屋里,人家再把你卖了……”
  听到了`客商`的话之后,归不归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聚在大门口的老百姓。随后笑眯眯的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不在这里问了,咱们回去你要好好和这个姓牟的将点道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和牟仁杰回到客栈,只有吕留仙和其他两名方士没人管的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归不归一眼便看到了放在自己床头的一封信笺。还有一个描在绢布上面的一张地图.……
  看到了信笺和地图之后,牟仁杰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这两件东西藏在他家里地下的暗室当中,现在房子都倒塌了,这个是怎么找出来的?
  当着牟仁杰的面,归不归将信笺打开,看了一遍之后冲着脸色灰暗的牟仁杰说道:“需要老人家我给你念念吗?我老人家认识广仁那么久了,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客气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的小舅子……”

  “我的确没有见过广仁大方师……这个是他送来的信函。”牟仁杰嘴硬的说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这个是广仁大方师的一名记名弟子送来的,送来就走了,我还没来得及细看你们就到了……这个不能算是我在骗你们。”
  归不归嘿嘿一笑,冲着牟仁杰说道:“你当老人家我不识字吗?上面第一行字就是仁杰贤弟,数年未见,想来弟应安好……傻小子,你再给他两个嘴巴,让这个姓牟的好好想想。”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百无求已经扑了过来,抓过了牟仁杰的衣服领子。正要给他几个嘴巴的时候,已经被打怕了的牟仁杰喊道:“我想起来了!是……五年前广仁是来找过我来着……你先别动手,我自己说……”
  “晚了……老子先给你两巴掌长长记性,好好想想广仁都和你说什么了。要是那一段想不清楚,和我子老说一声,打到你想起来为止。”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抡起来巴掌,正反给了牟仁杰四个耳光。
  饶是百无求没有下死手,前后两次牟仁杰也被打的好像猪头一样,脸颊当场便肿了起来。挨完了打之后,他的脑袋一片空白,片刻之后才明白了过来。这时,他老实了许多,没等归不归开口,牟仁杰已经说道:“五年前广仁和火山找到的我,当时我以为他们俩想要杀我的。在那两位大方师的面亲,我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就在闭眼准备等死的时候,广仁却说没有动我的思意……”
  根据牟仁杰所说,广仁非但没有杀他的意思,反而指破了他藏身地点的几个破绽。如果遇到机灵一点的方士,马上就会察觉到。虽然当时牟仁杰不明白这位大方师是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明白他不会为难自己。
  最后,广仁竟然还给牟仁杰找了一个更加安全的所在,便是这个小小的县城当中。这座房子原本是火山一个记名弟子的产业,广仁花钱将它买了下来之后,让牟仁杰居住在这里。对外宣称他是火山弟子的远房亲戚,老家闹蝗虫,这才前来投靠亲戚的。
  火山的弟子是当地的县丞,看在这位`亲戚面子上,谁也不敢难为他。今年年初的时候,那位县丞老爷高升去了其他的县里做了县官。虽然没有了这个靠山,不过牟仁杰已经和县里的百姓融为了一体。也没人把他当作外人来,因此广义等方士前来询问这几年出现在城里的外来户之时,竟然没有一个人把牟仁杰想起来。
  就在三天之前,牟仁杰早上刚刚起来的时候,突然在门缝里面看到了一封信和一张地图。信是广仁亲笔所写,上面写着最近有方士注意到了牟仁杰。让他换一个地方躲避,还给牟仁杰留了一张地图。上面标注着一个安全的所在,让牟仁杰速速赶过来。
  原本接到了信之后第二天,牟仁杰就应该带着家里的细软走了。不过他在县城外面的山上发现了一颗即将要成熟的暹罗草,这件天才地宝是他修炼术法的必须之物。找了这么多年才找到了一棵,眼看着还有两三天就要成熟了,让他现在放弃这棵天才地宝绝对舍不得。当下牟仁杰存着侥幸心理,在城里多待了两天,想不到还是给自己带来了灭顶之灾……“地图上面就是广仁给我准备的新住处,他怕我不认路,还花了张地图。我看过了好像是以前金陵王府对面的一处民宅。”既然已经开了口,牟仁杰索性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日期:2018-08-03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