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艳福》
第10节

作者: 强强联合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花梅不想跟他纠缠太久,她惦记着去红灯区做交易。虽然贱,虽然被很多人鄙视,但收入可观,来钱快,而且没人记账赊账,笔笔现钱,她爱上那一行了。

  打开房门,要穿得鲜艳。她去阳台取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去那里,以引起男人的兴趣。
  西门宏望了她一眼,不屑地说:“又准备开始去卖了。”
  “我卖不卖关你屁事。”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要不要给你做做广告,做做宣传?”

  “你这挨千刀的,遭天火烧死,遭车撞死,千万别出门,只要一到外面,就遭报应回不来了。”她边骂边开门,不顾一切,继续去红灯区。
  夜很深了,丁花梅才回出租房。西门宏不在,这么晚了,他哪去了呢?前天房东请他吃饭,难道去她那里鬼混去了?
  她打开门,走向房东的房间,里头亮着灯,有人说话。声音不大,却隐隐约约能够听得清。
  房东说:“抓紧,得抓紧,尽快,得尽快。她干那一行,很赚钱的,等到她有钱了,你要骗她去我老表那里,给他做老婆,就不可能了。”
  西门宏说:“真要下手,还真有些于心不忍,下不得手。”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畏畏缩缩,哪干得成事,哪弄得到钱?”
  过了好一会,才听西门宏说:“十五万,十五万一分都不能少。”
  “这个我可以担保”
  “我也不敢保证人到他家里以后不跑,跑掉了我可不负责。”
  “那是我老表的事。放心,他看管得严,她老爸老妈,左邻右舍都帮忙看管,那种地方,得走八十里山路才有车坐,她插翅难逃。我是受我姨妈所托,拜托我帮我老表找个老婆。否则,我赚不了半分利润的事,我才懒得管呢。”
  “宜早不宜迟。明天就行动。天色不早了,该休息了。”
  西门宏说完这句就出来了,见到在外偷听的丁花梅,大惊失色道:“你都听到了?”

  日期:2018-07-04 15:25:15
  18 她摔死了吗
  “嗯,嗯,”丁花梅支吾着,立即回出租房。
  完了,一切完了,她听到了,办不成了,西门宏的脑子很乱,跟她进屋。

  白天洗的衣服还没晾,西门宏提起桶子,去阳台上晒衣服。
  丁花梅跟他到阳台,厉声骂道:“你这乌龟王八蛋,坏透了!”其实从他们的话语中,她只是猜疑,他们商量着对自己不利的阴谋。此刻赶出来叫骂,是试探的。
  “别想太多,你还不知道我吗?”
  “还要向我下手,你良心被狗吃了,”她进一步试探说。

  “我压根就没答应她。她出的主意,她唆使我,自始至终我都没答应。”西门宏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该死,这不等于承认跟她一起合谋吗?
  “你说宜早不宜迟,我听得清清楚楚。”终于得到确认,丁花梅怒火中烧,端起她晾衣服,里头还有水的桶子,朝他身上泼去,完了又将桶子朝他头上砸去。
  西门宏一身全湿了,抹了一下脸上的水珠说:“住手,事情不是那样的。我跟她说的事,是别人,不是你,跟你不沾边,没半毛钱的关系。放心,就算我辜负天下所有人,也不会辜负你。”
  丁花梅顺手操起一根棍子,朝他打下去说:“谁信呢?今天才把你看明白,看透。你这人,是个有人生你,没人教你的混账东西。我前世造的什么孽,怎么就跟一个丧尽天良,狼心狗肺的家伙好上了呢?”
  说到西门宏的痛处。他幼年丧父,他娘管教不了。以前谁揭这个短处,他跟谁急。此刻,他也不容忍。他一边抢棍子,一边回应道:“你住口!再不住口,老子打死你!”
  丁花梅死死抓住棍子不放,嘴里叫着嚷着:“我给你打,把我打死,我就解脱了。”

  西门宏要夺过棍子,一紧一松,多次反复。丁花梅招架不住,往阳台边上的栏杆上靠。
  栏杆是木质栏杆,房东新建房屋时,用的以前的旧料。旧料里藏着啃食木料为生的蛀虫,将木质栏杆蛀空了。
  西门宏抓住木棍往前顶时,丁花梅往后退,朝栏杆上靠。蛀空了的栏杆支撑不住她的身体,一下断了。她一个踉跄,摔了下去。
  他们租住的房子是四楼,屋后是刚刚搭起来的大棚,可能要开始种反季节蔬菜。丁花梅摔下去后,摔到大棚上,再从大棚上摔地上了。然后一动不动,没有哭声,没有叫声。西门宏看不到她有任何挪动的迹象。
  这么高摔下去,她肯定没命了,西门宏吓懵了。看样子,这条年轻的生命,转瞬之间,升入了天堂。怎么也脱不了干系的,重则赔命,轻则坐牢,怎么办呢?
  逃!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急急进屋,拿了她的手机,打开后盖,取出手机卡,丢掉。翻找自己的物品时,意外发现枕头下面有个日记本。日记本里夹着一百元现金。带上夹有现金的日记本,匆匆逃离现场。
  茫茫夜色中,一辆警车闪着警灯,呼啸而来。这么快就有人报警了,他吓得惊慌失措,往哪躲呢?
  日期:2018-07-06 15:25:42
  19 她写的日记
  身旁有辆中巴车,他急忙躲到中巴车侧面,屏住呼吸,不敢动弹。
  警车拐弯了,不是朝丁花梅摔死的地方驶去,他长长地舒了口气。悬着的心才稍微有些放松。
  到天亮坐车,还有两个多小时。他原地坐了一个小时后,在车站附近的街上,来来 走着,忐忑不安。
  车站第一辆车出发了,是一辆开往地级市的班车。车上还有八个空位置,他拦下,上去了。
  在车上,他诚惶诚恐,想着与她发生的故事,想着她的为人,唉!人生无常,世事难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