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艳福》
第9节

作者: 强强联合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回去敲门,一边又一遍,她还是不开门。没法,他只得去房东那里,取了备用钥匙。打开门进去,丁花梅已经睡上床去,头也用被子蒙住了。
  “起来,吃饭,”他去掀被子。
  丁花梅坐起来,就在床上,拿了饭菜就吃。
  西门宏的手机响了,只听他在电话里说,什么,老娘肚子痛的毛病又犯了;肠癌,那可怎么办了?动手术,动手术的钱我也想不到办法;医院都这样,没钱交了,是停药了不治了的;我在外边,身无分文,回家的车费都没有……
  焦急,痛苦,心烦,苦闷,西门宏在那间狭窄的出租房里,来来 踱步,紧锁眉头,长吁短叹。“偏偏这个时候,雪上加霜啊,”他自言自语说。
  丁花梅从电话里推测,她老娘得了癌症,要手术,没钱交了,医院停了药。真是祸不单行。

  “睡了吧,急也没有用。我们会有办法度过难关的,”她安慰他说。
  他整整一夜没有合眼,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们又去找事做。穿梭在省城的街头,他们看到一家饭店招洗碗工。他们就去跟老板说好,让丁花梅前去试试。
  下午她就去上班。饭店的生意出奇地好。她一个人洗碗,不停地洗,搞得手忙脚乱。服务员端进来的碗还是堆成小山似的洗不完。她腰酸了,腿痛了,双手泡在水里,白白的,像是放在室外的胡萝卜上面下了霜。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儿,她在心里叹气说。
  老板过来数落她说,不行,你这人真不行。

  我不干了,她下定决心。吃了晚饭,碗还没洗完,就走出饭店,没做说明,跟老板招呼都不打,就炒了老板鱿鱼。
  她漫无目的,走在街上,跟她此时此刻悲哀到了极点的心相反,大街上的人,一张张笑脸,春风满面地来来往往,霓虹灯的光,五颜六色不停地转换,鲜艳夺目。一辆辆豪华小车,在身边奔跑。
  别人的光鲜,照在身上,悲哀却落进她心里。唉!明天,我还有没有明天?明天早餐的面包在哪里?中午的午饭又在哪里?西门宏呢?既然跟了他,他的事就是自己的事,他的难处就是自己的难处,他老母治病的钱又在哪里?
  不安,焦虑,忧愁袭上他的心头,不想回阴暗发霉的出租房,她漫无目的在省城的街头转圈。
  转了一会,她也不知到了哪里,也不知身居何处,反正是一个偏僻的角落。一间间昏暗的房子里,亮着昏昏的红灯。一个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向从这里经过,朝望向她们的男人招手。
  丁花梅明白这是什么地方了。她眼睛一亮,眼下,摆在自己面前的就这条路了,走,还是不走呢?
  日期:2018-06-29 19:53:10
  16 碰到尴尬了
  房东再次将西门宏叫进她房里,说她远方有个老表,快四十岁了,还单身,问他有没有可能,回家乡找个女人,卖给老表做老婆。
  西门宏问他愿意出多少钱。
  房东做了个手势,双手食指交叉,叠在一起,形成一个十字。
  西门宏说,最少十五万。如果愿意出十五万,三天内就可找到女人送过去。
  三天时间,他回去的话,来一天,去一天,中间就一天时间,他找得到女人?房东不敢相信。就说三天时间找到,给他十六万。
  西门宏说,我还不用三天。
  他夸口吹牛吗?不是。他说的女人,是丁花梅。他豁出去了,现在太需要钱了。只有卖掉她,来钱最快,可以缓解燃眉之急,有钱给老母治病。
  夜深了,丁花梅还没回来,她在哪呢?
  她走进红灯区,放下身段,卸掉清高的外衣,跟老板娘说了她目前的困境,要选择干这一行,恳求老板娘收留她。

  老板娘欣然同意,又多一个赚钱的人,多一份收入,何乐而不为?
  带着羞涩,带着作贱自己的心,带着回不了家的绝望,带着要生活要生存的理由,她接待了第一个男人。
  这个男人可能是个农民工。谈过价钱之后,就跟她进了屋,脱掉裤子,就让男人直奔主题。
  这个男人兴许憋了很久的缘故,仅仅折腾一分钟,就如大坝放开闸门,将体内的洪水发泄完毕。
  就像街头卖肉的那样,接过男人递过来的钱。她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从此,面包会有的,牛肉也会有的。

  她很晚才回去,西门宏揉着睡眼惺忪的睡眼来开门。
  西门宏问她为什么回来这么晚,干什么去了。她不想让他知道,就搪塞他说困了,睡觉,问那么多干吗,然后倒头就睡。
  西门宏想两三天后,她就成了别人的老婆,趁现在还在身边,她还不知情,抓住时机,跟她亲热亲热。就势爬到她身上,她十分反感地将他推开,十分不满说:“别烦我!”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变得冷淡。问她原因。她说困了,得睡觉了。背对他,只顾睡他的觉,不理他。
  西门宏出去了。他不是去找事做,而是跟房东去租车。只要租好车,就将丁花梅骗到房东的老表那里去,完成买卖交易。
  他中午回家,打开出租房的门,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碰了个正着。那个男人因为只顾边走边整理衣扣,没能注意到西门宏,他尴尬地朝西门宏笑笑,迅即逃离了。
  西门宏也不追赶,而是质问刚刚穿戴完毕的丁花梅怎么回事。

  丁花梅没辙了,只得拿起一张票子,朝他甩了甩。并坦率地告诉西门宏,说跟他做了交易。辛苦的工作不是我丁花梅干得来的,而你西门宏,迟迟找不到活儿,总不能异地他乡,活活饿死。选择这种交易,是万般无奈之下被逼的。
  她还告诉西门宏,因为去很多人知道的红灯区交易,老板娘要抽走多达两成的费用,就对那些有需要,对她身子感兴趣的男人,要了他们的电话,约他们来这里交易,以获取最大收益。
  西门宏说,你不经我同意和允许,我能容忍吗?
  日期:2018-07-02 09:02:43

  17 偷听到阴谋
  丁花梅说:“你算老几,我干什么还用向你请示,还需要你批准吗?拉倒吧。如果你有本事能挣足够的钱养活我,才有资格说这话。吃呀,穿呀,住呀,用呀,你哪一样能够满足我?”
  “你出卖肉体,其实是出卖你的灵魂,你太光彩了!”
  为了在省城扎稳脚跟,为了今后二人能过安稳生活,为了挣钱给他娘治病,他竟不理解,他竟然还指责。

  丁花梅骂道:“还不因为你没本事。有本事的话,怎么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很多男人听不得别人指责说没本事,西门宏也不例外,他暴跳如雷说:“没本事你跟我流离漂泊干什么?没本事你当初为什么还要跟我好?**!胡更说的没错,**,臭**!”
  “谁都可以骂我**,唯独你西门宏没资格骂我**!我是因为你才堕落成**的。”
  “被你贤惠,温柔,体贴,漂亮的外表迷惑,谁知你竟不如我家那黄脸婆的人品,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被你害惨了。你这短命鬼,我当时怎么就瞎了眼,跟一个没良心的人好上了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