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艳福》
第8节

作者: 强强联合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西门宏上了车,离开他们。坐在车上,他想:这样离开,胡更会善罢甘休吗?他将怎样收拾丁花梅呢?
  日期:2018-06-22 20:44:53
  13 丁花梅挨打
  胡更抓住丁花梅长长的头发,将她拉进车里说:“走,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丁花梅上了他的车,怯怯地跟他上楼,开门,猫着腰进去,不知要面对怎样的狂风暴雨。
  一进门,胡更一手抓住她的头发,一手推她的脑袋,朝坚硬的墙上撞过去,撞得她头痛欲裂。本能反应,她一屁股坐下去。胡更便抬起右脚,踢向她又大又圆的屁股,嘴里叫着嚷着:“起来,你他妈的给我起来。”
  丁花梅并不听他的话,也不反抗,他就持续不断地踢着。
  虽然剧烈的疼痛袭击她全身,但她一动不动,不做任何反抗,任凭他踢打,嘴里却嚎着叫着:“打死人了,我的娘啊,打死人了,我的娘啊。”
  踢了一阵,胡更还不解气,找了条裤子,当鞭子,一下一下抽打下去,抽得丁花梅的上身,刀割般地疼痛。痛得实在忍不住了,丁花梅站起身,带着哭腔说:“胡更,算你狠,我对不起你,我去死,总行了吧。”
  她冲进厨房,拉开灶台下面的小木板。小木板后面有个玻璃瓶子,瓶子里面有兑了老鼠强的药液,药液可以毒死老鼠,也可以毒死人。她拿了瓶子,要揭开盖子,喝下去了结这一生。
  胡更知道这情况,一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随着药液的吞咽而消失,他还是于心不忍。他去抢她手中的瓶子,她死死抓住不放。
  为了分散她的主意里,夺掉她手中的瓶子,他伸手去掴她耳光。她还是不放,嘴角被她打出血来,她还是死死地抓牢了。
  胡更只好顺手操起菜刀,朝瓶子砸下去。瓶子碎了,药液散射地下。
  丁花梅回客厅的沙发上睡下,嗡嗡地小声哭泣。胡更坐在一边抽闷烟。
  僵持了一会,胡更去洗手间方便,趁这个空隙,丁花梅不顾一切,逃了出去。
  胡更方便完毕,不见了丁花梅,急忙开门去追,早以不知去向。
  丁花梅逃出去,来到西门的住处,倒在他怀里痛哭。委屈,疼痛,耻辱,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跟胡更的日子没法过了。跟他一切的一切,只能就此结束。
  西门宏安慰她,可以换个人,可以换种生活方式。长年累月跟那种人一起生活没意思,就离开他,转个身,幸福其实触手可及。

  丁花梅说,我们有没有可能过幸福日子?
  西门宏说,我盼你这句话由来已久。但走正当的法律程序,你可能要承担一半债务。
  丁花梅说,生活在债务的阴影里,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需要的是幸福。
  西门宏说,那怎么办呢?二人陷入了沉思。
  日期:2018-06-25 18:42:01
  14 他们逃走了
  静下心来,丁花梅思考着自己的行为,我错了吗?错在哪里?是不是有违妇道,遭人谴责,被人唾骂?精神上要被套上道德的枷锁?

  可是胡更不行,爬上身体时,像跟软软的草绳,软弱无力,叫人怎么不失望?没有欲望多好,可上天偏偏叫人有欲望,还是跟西门宏在一起好。
  两个人县城,总得出去走动。县城太小,说不定在某个无法预定的瞬间,就被胡更碰到找到。
  他们决定逃走。
  休养三天后,一个阴冷的雨天,丁花梅跟随西门宏,踏上开往省城的火车,来到省城边上的一个小镇。
  初来乍到,无处安身,也没找到合适的旅馆,他们躲进一个正在建设的工地,吹了半夜冷风。
  第二天东寻西找,找了间民房,租下。
  走进出租房,丁花梅倒吸一口冷气。一股刺鼻的霉气,迎面扑来。跟家里整洁舒适的住房相比,这里墙上布满黑黑的霉斑。蜘蛛在内结网,蟑螂在内安家。床上布满厚厚灰尘,墙上桌上留着斑斑印迹。
  有什么办法呢?都是欲望惹的祸。到哪座山唱哪座山的歌吧,事到如今,丁花梅决定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他们并不丰满的钱包,警告他们必须节省,节省,再节省。
  早餐馒头稀饭,中餐,晚餐吃最便宜的盒饭,米饭带有轻微的霉气。菜里没有油,大多是煮得黄黄的南瓜,茄子,黄瓜。
  过惯了好生活的丁花梅,吃不下。实在饿得不行,才勉强扒几口。
  他们每天出去找活干。然而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没有熟人,好几天了,没找到活儿。
  房东是一个三十几岁的妇女,如狼似虎的年纪,不算丑,也不算漂亮。去年一场车祸,夺去了她老公的生命。

  没了老公,她感觉生命失去了完整。西门宏的出现,以及他们艰难的生活,觉得有机可乘,她似乎看到了幸福的曙光。
  很多时候,丁花梅跟西门宏是一块出去找事做,一块回来。
  这天却例外。丁花梅提议,二人分头去找找看。找到天快黑了,丁花梅还没回来,西门宏却回来了。
  房东将他叫进屋,请他坐下,问他吃饭没有,这几天过得怎么样。
  西门宏苦笑一声说,出门在外,口袋空了,填饱肚子都成问题了。房东拿了瓶啤酒,递给他说,你先慢慢喝,我去给你炒个菜。
  等她炒了葱煎蛋,白辣椒炒五花肉端上来时,啤酒已经喝完。房东又给他开一瓶时,西门宏才注意到她穿的低胸的衣服,胸部边上白白的圆润的肌肤,露在他眼里。
  我早吃过了,趁热吃,房东说。西门宏也不推辞,毫不客气吃起来。房东坐在旁边,看着他吃,微微笑着。
  吃饱了,喝足了,房东右手摸上他的右肩,说他肩上有只蚊子,就势捏了他一把。
  西门宏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哪有什么蚊子。有蚊子是假,捏我一把是真。他明白她的心思。

  房东说我卧室的灯泡坏了,你帮我换一下行不行,黑咕隆咚的,睡都睡不踏实。西门宏点头,算是回答。
  她今天会回来吗?房东问他说。他知道房东说的她,是指丁花梅。
  回,肯定回。西门宏的话音刚落,门外响起咚咚咚的脚步声。谁呢?
  日期:2018-06-27 19:01:18
  15 去了红灯区
  丁花梅回来了。

  他说:“我先安排她吃个盒饭,一会就来。”
  西门宏拉开门时,房东故意把手搭在他肩上,让丁花梅看到。丁花梅白了他们一眼,气冲冲走进出租房里了。砰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丁妹妹,还没吃饭吧?吃饭去,”西门宏站在门外喊道。
  “我要吃什么饭?你吃得红光满面,嘴角流油就行了,”丁花梅怒气冲冲地说。

  他将门拍得啪啪响。“开门,开门,房东要我帮她做点事,请我吃顿饭,你听我解释。”
  “你有劲,有力气,是个强壮男人,她当然请你做事了,如果还请我看你们孤男寡女,做事时的现场直播,我倒是愿意看看激烈场面的精彩。”
  “别疑神疑鬼的。出门在外,处境艰难,我们不要吵架,行不行?我给你买盒饭去了,一会就回来。”
  西门宏下楼,去附近的小饭店,买了个比平时贵一倍的盒饭,三荤一素,花光了身上最后一点钱。如果明天还找不到活儿,就要陷入没吃没喝的境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