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艳福》
第7节

作者: 强强联合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西门宏扑到丁花梅身上时,丁花梅却将他推开,要他像往常一样,用茶几将门顶住,并放上三桶水。如果胡更突然回来,就能延缓他的进门时间,以便西门宏迅速逃走。
  西门宏当时说很多回过去了,他没回来过一次,不必多此一举了。
  丁花梅说不能抱饶幸心里,还是小心谨慎的好。在她的一再坚持下,西门宏只得照办。
  然后说,要不要换个姿势,玩点新鲜的花样,丁花梅同意了。二人开始动起来。

  门上的锁突然传来扭动的声音,肯定胡更回来了。毕竟做的是见不得人,不道德的事,他们慌了,怎么办呢?
  日期:2018-06-17 18:38:20
  11 夫妻吵架了
  急忙半途而废,动作立即停止。西门宏赶快整了衣服,跑向不锈钢防盗窗,打开火灾应急逃生口,不顾一切跳了下去。
  胡更在门外喊:“丁花梅,开门!丁花梅,开门!”
  丁花梅一边整理衣扣,一边答应着:“来了,来了。”过了好一会,她才过来将水和茶几移开。
  胡更一进门,就跑到卧室,床上,床下,衣柜里,仔仔细细察看,不见西门宏的影子。拉开窗帘,防盗窗逃生的口子,还没关上。远远地看到西门宏,一拐一拐地拦了辆出租车,逃了。
  “丁花梅,你什么意思,大白天的,在家干什么?”胡更铁青着脸,指着她的鼻子说。
  丁花梅有些心虚,怯怯地说:“搞搞卫生,看看电视,除此之外,没干什么呀。”
  “那你为什么要顶住门?”
  “我怕流氓。你不是要我注意安全吗?昨天听我朋友说,有个强悍的流氓,不用钥匙,能把门打开,强行进屋,耍流氓,**。为了防止厄运降临我头上,我就将门顶上了。”
  “编,胡编,继续胡编!”胡更大吼一声,抓起她的右手,像抓一只羔羊,没力抗拒似的,拉到窗边,指着逃生的窗口,厉声说道:“这是谁打开的?”
  丁花梅没了底气,却不愿承认,抵赖说:“我怎么知道?”
  胡更给她两个响亮的耳光,骂她说:“偷人,你也不知道?”
  丁花梅心想,再不撒泼,不把他的气势压下去,受他打骂的情形会一步步加剧。她一边捂着脸,一边如一只受伤的老虎的嚎叫:“血口喷人,冤枉好人,凭空污蔑!”
  胡更一手卡住她的脖子,吼声更大了:“偷了人还敢不承认,信不信我现在就要了你的狗命!”他当然只是吓吓而已,很快松了手。
  丁花梅嚎啕大哭,断断续续说:“胡更,你死无天良。这辈子跟你没做过一天好人,跟你没过一天好日子。你不能满足我,不能给我幸福也就算了,还要凭空诬蔑我,骂我,打我,这日子没法跟你过了。”

  胡更冷笑一声说:“所以你找野男人风流快活了,不顾我的感受了。”
  “信口胡言!我清清白白,哪有什么野男人?胡更,你不得好死,遭车撞死。”
  “我命长着呢,没那么容易死。”
  “没良心的人,上帝会让你早点归天的,我还多少可以继承你一点遗产。胡更,我巴不得你早死。”
  “还真想跟野男人厮守终身,想得美!门都没有!诅咒诅咒得灵的话,我得死几百几千几万遍了,民工们对我的诅咒还少吗?”

  丁花梅坐到沙发上,呜呜呜哭着。胡更做在她身边,缓下声来说:“丁花梅,今天我打你,骂你,是因为我在乎你,不想失去你,需要你陪伴。否则,太孤单,太寂寞,回到家冷冷清清,要个跟我说话的人都没有。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跟你这样的人一起生活,我活着有什么意思呢?”
  不能让她离开,用债务威胁她!于是胡更说:“你是想要跟我分手,跟我离婚吗?但你也得想清楚,我还有沉重债务。离婚的话,你得承担一半债务。”
  丁花梅想,如果法律果真这样规定,只能跟西门宏私奔,逃走……

  日期:2018-06-20 20:31:57
  12 情敌的搏斗
  等胡更出门之后,她打电话给西门宏。向他倾诉受到的委屈,带着哭腔,眼泪簌簌流下。
  西门宏回应说,对不起,委屈你了。不在你身边给你安慰,就痛痛快快哭一场,哭过之后,就好受了。
  她问他在哪里,晚上想去看场电影散散心。
  他说摔伤脚了,在医院治伤,不能陪她看电影。虽然以后不能去她家了,但只要两个人的心在一块,总会有办法的。
  丁花梅觉得离不开西门宏了。第二天炖了鸡汤,装做上街买菜,避开熟人的目光,去医院看望他。
  西门宏躺在病床上,见他来了,就坐了起来。丁花梅坐在他身旁,他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先是抚摸她的头,而后去亲她的脸。
  她起身拿了鸡汤,倒出来,递给他说:“吃,趁热吃,明天我炖筒子骨汤来。”
  西门宏吃了起来,说:“真好吃,谢谢你啊。”
  等他吃完了,她收拾完毕说:“现在还疼吗?好好养伤,早日恢复健健康康的身体。先走了,明天再来。”
  病友投来羡慕的目光,说:“你老婆真好。”说得西门宏心里甜甜的。
  出院那天,他的伤还没完全好,丁花梅来医院。搀扶着他走出医院的大门,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
  还没上车,发现胡更过来了。他瞳孔放得很大,眼睛像把剑,冷冷地刺过来。他指着丁花梅,厉声说道:“**,臭**,野老公就这么关心,待我就冷冰冰,我打死你。”
  三步并作两步,走近他们身边,不由分说,给丁花梅两个耳光。
  西门宏大声叫嚷道:“妈的,你竟打人!”
  胡更说:“我就打人,怎么了?轮得到你说上话吗?*夫**,信不信连你一起打!”说着抓起西门宏的胸膛,重重地向后边推去。

  西门宏后退几步,身子歪了歪,差点摔倒。拖着还没完全好的腿,靠近胡更,伸出拳头,对准他的鼻子打过去。
  胡更头一偏,没打着。右脚用力踢向西门宏下身的要害部位,这里要被踢中了,西门宏这辈子恐怕玩不得女人了。
  他迅即侧身躲闪。伤脚却被踢中。无以名状的痛,叫他连连后退。胡更追着打上来,一拳又一拳,打在西门宏身上。西门宏招架不住,要跌倒了。
  丁花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跺脚道:“别打了,别打了。”
  胡更根本不听她的话,继续将西门宏朝死里打。不一会,西门宏被打翻在地。胡更跟上去,要猛踹他时,丁花梅一个箭步向前,将胡更挡住了。
  她抱住胡更,喊西门宏道:“西门哥,快走!西门哥,快走!”
  西门宏翻身爬起,趁着胡更被抱住了的当儿,拳头雨点似的落在胡更身上。胡更挣脱丁花梅的手,又跟西门宏扭打一起,丁花梅又来拉胡更。
  出租车司机下了车,挡在二人中间,说:“别打了,谁也别打了。什么事非打不可?打不清的,讲理才讲得清。上不上车,走不走,老在这里等,等,等,等你们架打完了才走,我可没那耐心,我还得赚钱呢。”
  丁花梅说:“西门哥,走,快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