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艳福》
第5节

作者: 强强联合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上,将手电筒调到最微弱的光照,叫丁花梅辨别不出。
  为了不露破绽,他们预先还排练过三回。怕天亮了,丁花梅看出来了,曹井天就早早地带她离开。如果她不离开,他用匕首威胁,也要逼她离开。
  丁花梅打电话给他时,他已和曹井天查了银行卡,工资全部到账。他们去县城一家饭店对饮,庆祝工资成功到手的胜利。
  曹井天说:“配合你演了一出不露任何破绽的好戏,你得好好谢我。”

  西门宏说:“你小子鬼精鬼精的,占人便宜占惯了的,你自己的工资到手了,还不因为我策划得好,这客应该你请。”
  “你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要回工资还是次要的,你的终极目的,是想要她的身体。”
  “胡说!人家堂堂一个老板娘,我癞蛤蟆一只,吃得到天鹅肉吗?”
  “你心眼耍得好,你们又眉来眼去的,肯定有戏。用不了几天,就纠缠一起。”

  “你别诬蔑。”
  丁花梅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打来的,西门宏故意不接。
  曹井天说:“是丁花梅打来的吧?挺关心你的。别人看不出来,却逃不过我的法眼。你跟我说过的,对她老公不行的隐私了如指掌。而她苗条,漂亮,年轻气盛,需要强壮男人滋润。”
  “就算她需要,也轮不到我。”

  “哪里话呢?你让我当坏人,你演好人,俘获她的人,俘获她的心,叫她乖乖投入你的怀抱亲了又亲。”
  胡更不行,是一位供货商告诉西门宏的。
  这个供货商是西门宏远房的一个老表,在工地见到西门宏,就请他吃饭。
  吃饭闲聊,供货商说你们老板胡更,身体不好,跟女人上床,没真功夫。

  他说为了取得给胡更的供货权,他请胡更吃饭。吃饭完了,去按摩店按摩。每个人配个小妹,上包间。说白了,就是与小妹上床。
  胡更一开始就不去的。有人提议,谁不去,谁一个人出钱给大家买单。每一个人都不想给别人出钱,精明的他更是如此,只好硬着头皮上。
  从进门到出门,全部过程,不到五分钟时间,你说胡更干那事行吗?当时找小妹进包间的人,他花的时间最短。按摩店的老板事后告诉我们的。
  西门宏从此有意观察丁花梅这个漂亮女人,很少有过开心的笑脸,可能因为得不到满足。
  西门宏当然想把她抱进怀里,嘴上却对曹井天说:“我有那么坏吗,我?”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坏。可怜的丁花梅,你耍阴谋诡计,千方百计要得到她,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三天前,工地上的民工,围在工程建设项目部。项目部办公室里的桌子,椅子,被民工们砸得稀巴烂。
  他们是因工程质量问题,甲方拒绝付款,得到胡更无力支付工资的确切消息后打砸的。

  这之前,胡更以下个月发,下个月一定发,一再敷衍他们,一拖再拖。拖到消息确定,血汗钱拿不到了,群情激愤,以打砸办公桌椅发泄内心愤怒。
  西门宏则跟曹井天密谋,胡更不现身,打砸没有用,不如想点别的办法。
  两人进行热烈的讨论。西门宏提议绑架老板娘,要挟他们支付工资。
  曹井天起初不同意,怕被法律制裁,不想坐牢。
  西门宏说我们周密安排,精心策划,给丁花梅一个好印象,包你包我没事,工资也会支付到位。
  西门宏说出计划后,还拍着胸脯承诺,如有罪责,他一个人扛,一切责任他承担,不要曹井天承担任何风险。

  曹井天录了音,答应了,配合西门宏演戏,做出一副**他的架势并扬言撕票,要取她性命来威胁。
  西门宏却当好人。说给丁花梅的家境情况,也是编造的。他俩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日子还没穷到他们所说的那个地步。西门宏家里是红砖房,只是内墙外墙都没粉刷,装饰。曹井天家,比西门宏的,还好一点。
  编造家庭困苦,身陷困境,博取的是丁花梅的同情与原谅。事情还真如他们预先策划的方向发展。取得让他们满意的结果。
  曹井天说:“你如果不好好谢我,我就选择适当的时机,用适当的方法,告诉丁花梅真相,叫你得到她的计划落空。”
  日期:2018-06-13 15:16:48
  8 他们约会了
  西门宏说:“那你就准备去坐牢吧。”
  “行了,你我兄弟一场,跟你开玩笑的。来,干杯,喝了这杯酒,友谊天长地久。”
  两人举起杯,干了。
  吃饱了,喝足了。曹井天问西门宏说:“回家吗?”
  西门宏摇摇头说:“回去看黄脸婆,有什么意思?”

  “你老婆典型的农村妇女形象,跟丁花梅不能比。但我觉得你老婆心地善良,勤俭持家。辜负他,对你没好处。”
  西门宏无言以对。他知道老婆黄西瑶,皮肤黝黑,不爱打扮,有钱舍不得花。常常一双破解放鞋,迎烈日,过严冬;时时一件旧格子衣,风里来,雨里走。
  家里家外,一个人干,山上山下,没人帮忙。一个人扛,想起她的贤良,赚钱没赚钱,她从来不问,赚多赚少,她从来不嫌。
  有时也诉苦,有时也怨人,不变的是对孩子的关心。
  可她露出两颗门牙来,叫人想起野猪的獠牙。太恶心了,这个结解不开,怎么愿意去和她的身子挨。实在熬不住,才跟她睡一起。
  一般情况下,他都不想回去。
  告别曹井天之后的第十天,西门宏就给丁花梅打电话。曹井天说的没错,他要得到丁花梅。
  丁花梅的手机响起动听的歌声,一首叫走天涯的经典老歌。她设定这首歌为来电铃声。歌声一响,来电话了。她掏出手机一看,是西门宏打来的。按下接听键:“喂!”
  “美女,你好。我是西门宏,现在伤好了,准备回家了,跟你道个别。”

  丁花梅说:“西门哥,别急着回去嘛,我还没看你呢。你现在人在哪里?”
  西门宏耳里传进她温柔的声音,满心欢喜。这就是精心策划得来的满意效果。他回答说:“在县城呢。汽车站,你知不知道?”
  “晚一天回去,我现在就来汽车站,那地方我眯着眼睛找得到。请你喝杯薄酒,感谢你为了我受伤,同时也为我家那死鬼拖欠你工资,这么久做点补偿。”
  补偿是假,投怀送抱是真,正中下怀。激情的女人,是耐不住寂寞的。但欲擒故纵,似答应,似不答应,显得更有价值。
  想到这里,西门宏说:“丁妹妹,谢谢你的好意,家里还有事呢。我都排上买票的队了,改天我请你。”
  “请我?好,请我。就今天了,现在,马上。我这里,没有改天这个词。”
  “这,这……”西门宏故意犹豫着,拖延着。
  “我都已经出发了,到路上了,别到了汽车站,你人已走,那我可要用世上最恶毒的话语来咒骂你。”
  “那,那好吧。”
  他站在汽车站外面的大街上,东张西望。
  丁花梅兴冲冲地赶来了。穿着十分性感。白色上衣,胸部隆起的地方,绣着艳丽的荷花,黑色短裤,肉色丝袜,高跟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