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艳福》
第4节

作者: 强强联合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曹井天说话算话,果真没做伤害丁花梅的事了。
  丁花梅的内心很复杂。这个曹井天,不应被饶恕,应该处处为自己着想的西门宏报仇。可是不饶恕,答应了他的,怎么能言而无信?他说的真话假话?他的真实意图到底是什么?
  天还没亮,曹井天对丁花梅说:“走,跟我一起下山。”
  跟不跟他走,这是个问题。丁花梅犹豫着,不肯走。

  “我不会动你一根毫毛。你虽然是我手中的鸡蛋,但我答应了那短命鬼的,不会反悔。”
  那倒是。西门宏倒下后,他可以想怎样就怎样时,选择兑现承诺,没对自己下手。应该不会有什么伤害的行为了。深山荒野的,没人带路,不一定走得出去,跟他一起走,应该没问题。
  临走时,她望了望倒在地上的西门宏,一动不动。她哭了,在心里说,我先下去了,待会我请人来帮你收尸,叫你入土为安。
  她跟在他后头,走了四个小时山路,饿得不行了,走得腰酸腿痛。
  走不动了,想坐下来歇一会,曹井天恶狠狠地瞪着她说:“再坚持一个小时,就到有吃有喝的镇上了。

  丁花梅坐在石头上,喘气说:“我支持不住了,太饿了,没力气了。”
  曹井天自顾自往前走。没走多远,站定了,回过头说:“前面有人住了,那里有户人家,我们去讨点东西吃。”
  丁花梅勉强站起身,走近他身边,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两百米处,果然有栋陈旧的木屋,有些年代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在木屋前头的坪里扫地。
  曹井天走到跟前,朝老人鞠了一躬说:“老奶奶,行行好。您可以送点米饭给我们吃吗?我们饿得走不动了。”
  老人家说:“你们从哪来,要到哪里去?”

  曹井天说:“长年呆在县城,我老婆叫叫嚷嚷,要我带她爬山。趁天气好,就带她来了,不料在山上迷了路。好不容易走到这里。身上又没钱了,不然向您买点东西吃。”
  老人家说:“十有八九你带的别人的老婆游山玩水。你这种人,不值得可怜。”
  曹井天也不反驳,露出哀求的神色是:“老人家,你难道见死不救,忍心眼睁睁看我们饿死在您家门口吗?”
  丁花梅说:“老人家,求求您帮帮我们,月底,我们专程来感谢您。”
  曹井天扑通一声跪下了,说:“你的大恩大德,我们一定铭记于心。”
  丁花梅脱下上衣,递给老人家,说:“这件衣服,可以换您一点吃的东西么?”
  老人家扶起曹井天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快快起来。”
  老人家搬来凳子,请他们坐了。然后端来两碗米饭,说:“没菜了,饭还没凉,你们凑合着填填肚子吧。”

  二人千恩万谢。
  吃完了,丁花梅问老人家去县城坐车的路怎么走。
  老人家指着前面的路告诉她,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三公里,有个小镇,那里有车坐。
  告别老人,曹井天急急上路了,丁花梅远远地落在后面,终于越隔越远,不见他的人影了。
  还没到达小镇,丁花梅的手机响了,是西门宏打来的。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又打电话来了?她很害怕,胆战心惊,难道他成了活鬼?
  日期:2018-06-11 12:51:19
  6 欲望的悲哀
  她还是颤抖着按了接听键,手机里传来很微弱的声音:“美女,我是西门宏。昨晚,我是装死,没被刺死。不装死的话,我手无寸铁,真会被他刺死。幸好,他不知道我是装的。”
  丁花梅说:“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还在山洞里吗?”

  “你们一走,我就打电话给我朋友,请他来救我。他抄近路,已将我背下山,就近找了个诊所治伤。医生说,这伤容易治。十来天就能痊愈,现正输液呢。”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我先回家,整整衣服。告诉我地方,要明天才来看你。”
  “看就不必了。你答应我不报警,不找曹井天麻烦的事,千万别忘了。”
  “为什么呢?找丨警丨察替你出气,帮你报仇,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就要请丨警丨察抓了他,帮你帮我雪恨。”
  “不,他曾救过我们一家老小的命,于我们一家有救命之恩。我母亲常常告诫我,这一辈子,永远要把别人的恩记在心上。而且你报警的话,我也免不了牢狱之灾。到了那里,丨警丨察会刨根问底,将来龙去脉搞清楚的,得知是我们绑架了你,丨警丨察会追究我的责任。”
  丁花梅想想也是,她不想让西门宏去坐牢,说:“行,我答应你。”
  走到小镇,不见了曹井天。丁花梅独自坐车回县城,回到冷冰冰的家里。

  老公胡更坐在沙发上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丁花梅本想冲他发火,质问他为什么不好好干工地,导致自己被绑架。而且不能及时来解救,差点把命丢了。又怕把绑架的事说出来,他报警,抓走西门宏。
  可看到他低垂的头,青灰的脸,挂着黑黑的眼圈,好长时间没吃好,更没睡好,就忍住了。
  胡更轻声说:“回来了,饿了吧?电饭锅里饭热着呢,菜也热在里面,我去帮你去盛么?”

  丁花梅瞟了他一眼,没有做声,径直走进厨房,草草扒了两碗饭。
  她觉得好困,就睡去了。也许因为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一直睡到晚上八点,她醒来了,却不愿意起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发怔。
  胡更喊她起来吃晚饭,她没有做声,不愿起来。过了一会,又喊,她火了,大叫:“别烦我。”
  床上翻来覆去又躺了两个小时,胡更走进卧室,脱光衣服,爬上床来。也许因为压力,也许因为心烦,也许因为苦闷,他倒头就睡。
  丁花梅却没有半点睡意。把腿搭到他身上,右手摸向他宽大的胸脯。他侧过身,她也侧过身,彼此面对面,相互靠近,终于贴到一起。他略带粗糙的皮肤在她脸上摩擦着,抖动着,带着温热。
  这种温热,像打火机,点燃了干柴。因此她觉得有团火在体内燃烧,游走,窜动。旺盛的火苗,激起她爬上他的身体。

  他喘着粗气,尽力配合。却力不从心,还没进入实质性阶段,蔫了!扫兴,真扫兴!又一次重复以前的失望,无助和悲哀!如果这人是西门宏,会怎样呢?
  日期:2018-06-12 13:07:50
  7 这些是预谋
  他人受伤了,在哪医治?于情于理都应去看看他。他立即起床,去了洗手间,避开胡更,打他电话,通了,无人接听。重复三次,都是如此。
  只得又回屋里睡下。睡到半夜,手机响起信息提示声,西门宏发过来的。他说:“美女,你好!不好意思,刚刚医生帮我清洗伤口,不方便接电话,对不起啊。感谢你来电话,十天之后,我们聚聚。”
  丁花梅回了两个字:期待。
  西门宏真被刺伤了吗?没有。他们演戏给丁花梅看的。为了让她不报警,不被法律制裁。还有……
  他早将装了红墨水的塑料袋,密封好,捆在背上,曹井天轻轻一刺,他就故意倒下了,“血”也流了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