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艳福》
第2节

作者: 强强联合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西门宏说:“那你说咋办?他还不知道呢。”
  日期:2018-06-07 17:25:48
  2 他们的困境
  曹井天说:“再过三个小时,还不给我们音信,我们哥俩就好好玩玩她,然后送她上西天。我们那点钱,换她一条命也值。”
  西门宏沉默着,没说话。
  丁花梅心里寻思,被他们绑架,遭此一劫,恐怕凶多吉少。出于对生的依恋和渴望,她左思右想,绞尽脑汁,怎样才能从他们魔掌下逃脱。
  先缓缓他们,心里上安慰他们试试。
  她说:“二位大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们的心情我理解。那死鬼欠了你们钱,不管你们有没有难处,都应该还。你们的要求,合情合理。”
  西门宏说:“美女,我们本来不该伤害你,但是没办法,我们也是走投无路,万般无奈之下,才出此下下策。你也别怪我们。”
  丁花梅说:“我怎么会怪你们呢?家里有的是钱的话,谁愿意烈日当空,汗流如雨在工地拼命干。那苦那累不是一般人愿意承受的。你们一定是万不得已才绑架我的,对吧?放心,你们的钱,一定如数奉还。”
  曹井天说:“西门兄,你跟她废什么话,她真理解我们的难处吗?她知道我们的境地吗?她骗我们的,就会花言巧语。真正的理解,是这个,真金白银。”
  他伸出右手,做了个拧钱的手势,接着说:“没有这个,我就叫你上西天,活不过明天。”
  西门宏说:“你还敢叫日月换新天?真的想翻天,可能吗?美女,你放二十四个心,我不让他伤你一根毫毛。”

  丁花梅说:“刚才那位兄弟说的没错,关键是这个。”她也做了个拧钱的手势,接着说:“我会兑现的,虽然那死鬼身陷沉重债务之中,没能力偿还,但我还有点私房钱,他欠你们多少钱,我先替他把钱还上。”
  曹井天说:“你是想让我们先放了你吗?”
  丁花梅点点头。
  曹井天说:“想得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骗我们的吗?”
  西门宏说:“别怀疑人家。”

  曹井天说:“别说信她,有时我连我自己都信不足。这样就将他放了,我们找谁要钱去?如果天黑之前,将八个月下来所有工资,打到我们卡上,我就不为难她。”
  丁花梅说:“我不回去,怎么将钱打到你们卡上呢?私房钱,除了我,没有谁知道的。”
  沉默,山洞里死一般的寂静。
  没过多久,西门宏说:“美女,饿了吧,先吃点东西再说。”

  他拿了面包,撕开包装,递到她嘴边。此刻的丁花梅,整整一天没吃东西了,饿得前胸和后背早贴到一起了,顺从地吃起来。反正事已至此,就算他们撕票,总比去阴间做饿死鬼强。
  吃完面包,西门宏拿了瓶水,揭开瓶盖,递到她嘴边 。她喝了水,心里一热,这个男人,虽然绑架了自己,心地还挺好的,挺会照顾人的。
  丁花梅说:“每一个人都有说不出的苦,你们的苦可能更特别。二位大哥能否说说你们的情况?怎么称呼你们?”
  西门宏说:“我们也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迫不得已才这样的。”
  他说,这位兄弟叫曹井天。我叫西门宏,跟西门庆是本家。但没有像他那样,跟潘金莲勾搭一起的外遇。家境贫困,父亲英年早逝,是母亲含辛茹苦一个人拉扯大的。
  虽然住的土坯房,但还是娶了妻,儿子已经七岁,读小学三年级。
  前天妻子打电话说,前段时间,雨下个不停,母亲住的那间房的后墙,因为漏水,浸湿了土砖。土砖一浸湿,松散开来,顶不住屋顶的瓦片,垮塌了,横梁掉下来,打在老母身上,被打成重伤,躺在医院救治。
  因无力交付医药费,医院已经停了药。如果是红砖房,就没这意外发生了。好想在外苦战三年,将住了三十年的土砖房,改造成红砖房,即使内墙不粉刷,外墙不喷涂,也无所谓,也比土砖房牢固。
  命运偏偏不争气。改造的愿望,一次次泡汤。跟有钱有权的人,多栋洋房,别墅,相差甚远。
  家里还有一个读高中的妹妹,虽然在他们班的年龄偏大,但每次考试,成绩都名列前茅。开学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学费没有着落,面临失学危险。
  西门宏只了指曹井天说,他家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日期:2018-06-08 18:47:27
  3 他们的困境
  西门宏说,家里面的一切开支,全靠他曹井天一个人在外打工赚回去。家里面的日子,本来就过得艰难。
  雪上加霜的是,他耕种田地的老父亲,老眼昏花,去年往田间喷洒农药时,因除草剂跟杀虫剂的外包装相似,大小区别不大,都是铝塑包装,都是粉剂,没识别出来,误将除草剂当杀虫剂用,喷洒在禾苗上。
  禾苗生长就被抑制了,长不高了,结不出谷子了。全年水稻失收,一家人的粮食没了着落。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处境更加艰难。

  他得赚钱回去买米过生活。工地没发工资的日子,全部跟别人借的。工地没发工资,没能力还,没了信誉。半个月前,他妻子说没人愿意借了。现又到了青黄不接的日子,一家人的生活,眼看就要断炊了。
  他总不能让家人活活饿死,抓破头皮,也没找到办法。
  他老婆还怀有身孕,挺着个大肚子带孩子。现又临盆在即,怎么不让人着急?
  两个人面临的困境,谁听了,心里都会酸酸的。丁花梅也不例外。
  老公胡更有难处,他们更有难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话一点都不假。
  早知这样,胡更不去承包电力局,家属大院集资房的承建工程多好。胡更早年承包工程建设,赚了一点钱。
  这回这集资房的主,每家每户请验房公司的验房师验房,验出问题来了。阳台表层开裂,房屋地面漏水,外墙表皮脱落,内墙凹凸不平等等,等等。
  这都是为了赚取最大利润惹的祸。赶工期,偷工减料,使用低廉不合格材料等导致的。他们拒绝继续付款,导致资金链断裂。
  除把以前赚的赔进去,还拖欠不少材料款,无力支付民工工资。

  导致自己被他们绑架,要挟胡更支付工资。人要倒霉,不得不赔。
  他们沉默着,谁也不说话。
  山风吹得洞外的树林,嗖嗖地响。山上慢慢飘起了白雾,将四周严严笼罩,天地间一片昏暗。
  丁花梅叹了一声长气,心想,如果世间没有贫困,如果世间没有饥饿,他们不至于绑架自己,只是没有如果……
  三人在沉默中望着洞外迷蒙的白雾,谁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言词,打破彼此的沉默。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西门宏说:“我的钱,你们缓一缓就缓一缓,我这位兄弟的钱,你能尽快给他吗?”
  丁花梅有些惊奇。他的心地还蛮好的,先考虑别人,再考虑自己,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对他的印象大有好转。
  这样的身材,身板,很有吸引力。西门宏身材魁梧,牛高马大,浓眉大眼,脸上的肉虽然不多,眉宇间却透着一股阳刚之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