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艳福》
第1节

作者: 强强联合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06 18:39:22
  写在前面
  《西门艳福》男主角叫西门宏,跟历史上一大名人西门庆是本家,不管读者朋友怎么看,作者打死都不会承认《西门艳福》跟《金瓶梅》有任何关联,一则作者没有看过《金瓶梅》,二则作者的水平跟能力实在有限得很,岂能跟《金瓶梅》相比?
  《西门艳福》的写作灵感,来自一个民间故事。小说在结尾时,讲了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说的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做生意很成功的商人,除了妻子之外,还有三个情人。这一次做完生意,赚大了。回家的路上,看到别人夫唱妇随,相濡以沫,突发奇想,到底是妻子好,还是情人好。他想验证,就将银子存进钱庄。
  他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病恹恹的样子,去情人家,说生意失败,还得了当时无法治好,易传染的绝症,拉血病,请她们帮忙并援助。情人们对待他的,只有冷漠和无情。一个个怕被传染,一个个拒绝他,将他赶走。
  回到家,他以同样的话语告知,妻子没有嫌弃他,不怕传染,又要去请医生,又要女儿熬粥。妻子的关心,让他羞愧难当,从此再也不去跟情人会面了。
  《西门艳福》的主角西门宏跟他的经历相似,只是西门宏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

  西门宏不顾家,设计取得丁花梅的好感,想办法要得到她。正好丁花梅的老公不能满足她,就跟他好上了,而后私奔。逃到省城边上一个小镇,西门宏失手将丁花梅从四楼的阳台上推下去,一动不动,摔死了。怕被追责,匆匆逃走,开始颠沛流离的生活。逃亡路上,他碰到一个个女人,一次次好起来,又一次次被算计,一次次没落下去。
  无论怎么努力,西门宏不能走进女人的心里去,她们图的是他袋子里的票子,陷入她们温柔的肘弯,他一次次掉进她们设计好的圈套之中,到头来只是一场空。他病了医生说他得了禽流感,即将客死他乡时,身无分文的他去找过去跟他好过的女人,希望得到援助。女人一个个拒绝他,对待他的,是一副副冷冰冰的脸。
  啼笑皆非的是害他逃亡,躲藏一辈子的丁花梅,并没摔死。竟然跟别人结了婚,过着幸福生活。
  西门宏在绝望中回到家乡,为自己在山上掘好坟墓,以便图个落叶归根。躺在坑里等死时,偏偏死不去。想到民间故事时,他也想验证妻子对他是什么样的态度,就去了儿子开的饭店。妻子没见着,儿子却控诉他,叫他无地自容,黯然神伤离开,昏倒在路上。妻子还是救起他,经过检测,确诊他得的不是禽流感,很快治好了,并回去跟妻子一起度日。

  丁花梅的老公找上门来,要跟他拼命。只因当年带走丁花梅,叫他一辈子单身,孤苦伶仃。打斗中,西门宏砍死他,知道自己也没好结果,赶在警方来到之前,带了老鼠药,去了他自己掘的坟墓。
  读到动情之处,请准备好纸巾擦眼泪。内心柔软,神经脆弱者,需谨慎。
  小说始于艳福,止于艳福。艳吗?看过之后,才好作答。爱奇艺文学将全文刊发。可以先试读,满意,就订阅,不满意,试读完了,告诉您的同事,朋友,此作味同嚼蜡。
  游戏人生的人,最终被人生游戏,抛弃生活的人,最终被生活抛弃。小说作为反面教材,给我们警醒,玩情如玩火,弄不好玩火自焚。

  生活中不能没有男人,也不能没有女人。男人和女人组成了这个丰富多彩的世界,产生千千万万的情感,演绎万万千千的传奇。跌宕起伏的情节,荡气回肠的故事,您喜欢还是不喜欢呢?如果此作适合您的口味,请告诉您的朋友。不适合您的口味,也请告诉您的朋友,说不定您朋友喜欢这样的小说。
  西门宏跟曹井天是贫困地区高坪县回龙镇,一个偏僻角落里的农民,家境都很贫困。常常在外打工,补贴家用。
  这年他们在县城一家工地干了八个月了,工程基本完工,可一分钱工资都没拿到。
  拖欠整整八个月的血汗,拿不到,谁不心痛?谁会甘心?
  为了将工资要到手,他们走了极端,绑架了承包工程建设的老板娘丁花梅,将她扛到深林荒野里的山洞里。

  时间久了,太饿。西门宏吩咐曹井天好生看守她,他下山去买点吃的喝的。
  1 阻止他乱来
  西门宏买了面包,饼干,小花片等副食,回到渺无人烟的山上,还没走近山洞,就听到丁花梅大声地叫骂:“你这畜生,放开我,你,你,你流氓,人渣,放开我!”
  工友加邻居的曹井天则大声呵斥:“老实点,乖乖配合老子快活快活,你也快活快活。”
  “挨千刀的,遭雷打的,放开,快放开,你不得好死……”丁花梅的哭腔,在山洞里回荡。
  西门宏三步并做两步,走到洞口,只见绑在丁花梅身上的绳子,还像以前那样,从前胸交叉地勒着,胸部绳子勒下去,两座球形小山似的更突出,更迷人。反绑在后背的双手,没办法松开。凌乱的头发,盖住半边白里透红的脸,泪光闪闪,神色凄凄。蔫着头,似霜打的茄子;咬着牙,如发怒的老虎。
  她被推翻,平躺地上,曹井天骑在她胯上。裤子已被拉下去,红色的丨内丨裤已离开屁股。只见白白的肌肤下面,黑黑的风景,引诱曹井天拉开了自己的拉链,正准备掏自己的家伙。
  西门宏急忙大声呵斥:“干什么,干什么?曹兄,你怎么能这样呢?我们抓她做人质,已经犯错了,不能一错再错。”
  曹井天朝他扮了个鬼脸,嬉皮笑脸说:“西门兄,你别叫,我风流快活完了,你也乐乐,那滋味,飘飘欲仙,你不想尝尝?”
  西门宏急忙拉住他说:“你发什么颠,脑袋跑了偏,用的屁股去抽烟,熏旺了你那根铁钎钎?”
  曹井天有些生气,说:“事到如今,你还顾忌什么呢?他们欠我们八个月血汗,玩他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玩白不玩。”
  西门宏说:“我们只是抓她做人质,逼她老公付工资给我们。美女,你得付我们工资。”

  丁花梅说:“付,我当然会付。我家那死鬼现在也是身陷困境,实在拿不出钱。巨大的压力让他崩溃,各路讨债的人马,逼迫他只差没跳楼了。他付不出,我付。”
  曹井天说:“你以为我会轻易信你吗?他活该,他自作自受。今天,你先配合我好好玩玩。”
  他说着,又拉动裤子,准备下手。
  西门再次拉住他,说:“曹兄,使不得,万万使不得。”
  曹井天说:“怎么使不得?他还不送钱来,我还要送她上西天,叫他尝尝痛失亲人的悲痛,吞食拒不支付我们血汗的后果!”
  西门宏说:“曹兄,别胡来。美女,我先帮你把裤子穿上。”

  西门宏帮她将裤子拉上,整好拉链,扣了扣子,系紧裤带,说:“美女,你给你老公说句话,叫他把钱准备好,送到我们指定的地方,我们便送你回去。”
  他掏出手机,拨通电话,就要交给她。曹井天一把夺过手机,关了说:“打什么屁电话,有用吗?他铁了心赖账,不给我们钱。要给的话,他会怀疑是我们绑架了他老婆,主动打电话给我们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