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1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劳新畴斜乜她一眼,淡淡的说:“那要不明天派你的人去?我觉得你前些日子新收的那个男宠就很合适。”
  竹下千代子脸上顿时就浮现出一抹媚意,微笑着问:“我亲爱的劳族长,难道你吃醋了?这可真是让人受宠若惊呢!”
  “你说呢?”劳新畴冷笑着反问,“一只侥幸在俄罗斯轮盘赌中活下来的臭虫而已,没想到你竟然视若珍宝,人们都说岛国女人下贱,如今看来,所言不虚啊!怪不得出身贵族的萧晋会在你面前软下来,身份差距太大,是很影响情趣的。”
  啪!
  一支红酒杯生生被竹下千代子捏碎,劳新畴眉头一挑,恍然想起,这个yin荡的女人也是练过功夫的。
  “好吧好吧!”劳新畴笑眯眯的举起双手,“我道歉,你就当是我因为吃醋和嫉妒而胡言乱语吧!”
  竹下千代子拍打掉掌心的玻璃渣,冷冷地说:“劳新畴,别忘了你自己的出身是什么,劳家是靠着给我们岛国人舔鞋子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就算是岛国最下贱的女人,也比你高贵百倍!”
  劳新畴的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一股杀意就涌上了心头。
  人都是这样,对于自己并不缺少的东西总是不屑一顾。劳新畴从他爷爷那一辈开始就做岛国人的走狗,哪怕现在他在夷州已经拥有了极高的地位,在很多知道内情的人心目中,依然无法摆脱掉“狗”这个标签。

  就像你说岛国人是美国的走狗他们也会生气一样,劳新畴的内心深处其实是很仇视岛国的。说到底,身为一名拥有私人武装的毒枭,他该有的底气和傲气不会缺,断然不可能成为精日分子那种连灵魂都愚蠢的傻B。
  当然,他祖祖辈辈都是生活在夷州的土著,自然也不可能亲华,他是坚定的独立派。
  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他起身一边向外走,一边淡淡说道:“既然你觉得我的人没用,那接下来就由你派人盯着他吧!”
  拉开房门,一只脚踏出去的他忽然停住,又回头轻蔑地说:“为防你想不到,我友情提示你一下:萧晋这些天出门经常带着张安衾,除了是避免被你骚扰之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吸引陈立生和山口组杀手的注意。
  因为他们肯定会派人关注菊田雄斗被杀那晚拍摄直播视频的张安衾。”
  竹下千代子柳眉一挑,撇嘴道:“多谢!但这个不需要你来操心。”

  劳新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关门离开。
  深夜凌晨三点,距离萧晋他们所住别墅约一百米的马路边,两辆黑色的越野车缓缓停了下来。不多时,七八名全副武装的蒙面黑衣人分别从车上下来,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向别墅摸去。
  然而,就在他们离别墅已经不足五十米的时候,路两边的树林中突然冒出了数道火光,登时便有三个人倒在了地上。剩余的人大乱,慌忙散开,一边寻找掩护一边向两边的树林中反击。
  一时间,短短的一段林间小路上仿佛雷神降世,光芒四射。
  别墅的书房内,萧晋与陆熙柔正通过电脑显示器观看着这一幕,红外夜视的监控探头可以让现场清晰可辨,却无法将声音也传达过来,所以他俩就像是在看一部默片一样。
  眼看着最后一名蒙面黑衣人在试图逃跑时被击毙,陆熙柔就伸着懒腰打哈欠道:“原以为能看到什么精彩的场面呢,没想到居然这么无聊,陈立生和山口组派来的人也太废物了。”
  女孩儿今晚穿的还是一件男士T恤,这么一伸懒腰,衣摆被高高提起,萧晋便看到了一条布料绝对不比口罩多多少的粉色胖次。
  撇撇嘴,把自己的睡袍脱下来披她身上,他说:“就算你已经习惯了给我送杀必死,但也为我考虑一下好不好?”
  陆熙柔转脸得意的看着他:“怎么,你还没有习惯么?”
  萧晋没有理她,弯腰仔细的看着监控画面,树林中埋伏的人已经出来开始打扫现场和尸体,见其中没有一张熟脸,就有些意外道:“劳新畴竟然换人了,之前监视我们的一个都没留,这也太蠢了吧?!难道他以为换几个人,我们就发现不了了吗?”
  “那些跟班不是他的人……”陆熙柔顺嘴就回答,说到一半忽然反应过来,但住口已经晚了。
  萧晋眯眼瞅着她:“小柔,这里面有我还不知道的事情么?”
  陆熙柔不爽的撅了撅嘴,说:“我已经安排人打入了他们内部,劳新畴和竹下千代子确实如你所料并不是互相统属的关系,好像隐隐还存在着某种竞争,具体的细节我还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之间是有不小矛盾的。
  今晚监视我们的这些人其实都是竹下千代子的手下。”

  “你安排了人?”萧晋惊讶极了,“咱们所有的人都在这栋别墅里,你还能安排谁?你可别说你又偷偷的从公司调了人来。”
  “你是不是傻?”陆熙柔斜乜了他一眼,鄙夷道,“要是一个内地来的没名堂的家伙,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接近到他们身边?”
  “那你找的是谁?”
  “还记得那个在俄罗斯轮盘赌中活下来的少年人么?他的体格很好,男人的本钱也很雄厚,深得竹下千代子的喜爱。”

  萧晋一怔,紧接着就全都明白了。
  二十多个人玩俄罗斯轮盘赌,除非是神仙,否则没人能在一开始就知道谁能活下来,这直接就排除了玩家中有卧底的可能性,更何况,会所肯定在他们参加赌局之前就将他们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了个底掉。
  也就是说,不管最终活着的是谁,他都是天然可以被信任的。
  竹下千代子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变态女人,一个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少年对她而言本身就极具特殊性和吸引力,若是这少年本钱再雄厚些的话,获得她的青睐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想十几天前两人不欢而散的那个晚上,陆熙柔曾凌晨四点多偷偷跑出去过一次,萧晋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心里既为这女孩儿的智慧击节赞叹,又为她的无所不用其极而感到十分无奈。
  “那个少年名叫阿浪,参加俄罗斯轮盘赌是为了给肝癌晚期的母亲筹医药费,但不幸的是,就在他拿着枪跟死神抢命的时候,他的母亲咽气了。”
  陆熙柔又开口说,“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把用命换来的奖金都分给了周边和他一样贫穷的邻居,我几乎都没有费什么口舌,他就答应了为我做事。能看得出来,对于母亲的死,他非常的自责,并对会所里的那些人充满了仇恨。

  另外,你也别骂我牵连无辜什么的,要不是我,说不定他这会儿已经自杀了。”
  事情已经这样,而且对自己有百利无一害,萧晋还能说啥?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问:“那个……你是怎么知道他本钱雄厚的?”
  陆熙柔完全没有料到萧晋憋半天会憋出这么一个问题来,呆呆的愣了好一会儿,忽然就跳了起来,像只考拉一样死死的挂在了他的身上。
  “啊!死变态,你怎么连吃醋的样子都这么可爱呀?不行了,我又想跟沛芹姐抢了,怎么办?”
  日期:2018-06-04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