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23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里这么想着,我便朝着吴越的房间走去,轻轻叩门之后,房门应声而开,柳如絮出现在了门口。他见我回来,面色露出一丝欢喜,不过眉宇之间隐约还能看到一丝忧虑,也不知所为何事。
  柳如絮向我行礼之后,便将我请到屋内。进门之后,我却发现屋内除了柳如絮之外,并未有吴越的影子。我有些奇怪,随口提了一句。没曾想,柳如絮见我询问吴越,面色忧虑之色更浓。朝我拱手道,“数日之前,阿越便离开了此地。”
  我眉头一皱,他们夫妇二人好不容易团聚,为何不到一月时间,吴越却撇下柳如絮离去?
  不待我问,柳如絮便开口告诉我说,前些天白灵前来告知吴越,让她前去蚩尤墓寻找伏羲琴,说是此物对我至关重要,还特意交代只能让她一人前去才行。
  听到此处我便明了事情的缘由,按照我的猜想,此事应是南宫主导。他这番用意,我也能够猜得七八分。吴越原本是伏羲琴魂,当初为了击退龙虎山道士,才不得已将自己与伏羲琴的联系斩断,当时几乎香消玉殒。

  当初那手持伏羲琴的龙虎山道子被困蚩尤墓,先前龙虎山来人也曾询问此事,从他言语之中不难明白,蚩尤墓他们根本无法打开,那龙虎山道子生死至今不明。眼下既然到了山海界开启之际。自然需要有人掌握伏羲琴,无疑,吴越乃是最佳人选。
  而且当初南宫还说起过,只要掌握了十大神器,便能够掌握开启山海界的主动权。只是这神器皆有灵性,亦可自动认主,所以南宫虽有心齐聚,但也无力掌控。
  虽说如此,但若能掌控几件神器,总还是有益无害的,所以,南宫此举也是无奈之事。
  我思索片刻,吴越毕竟曾是伏羲琴魂,加之她对蚩尤墓附近十分熟悉,照理来说,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于是我宽慰了柳如絮几句,让他无须过分担忧。
  他对我倒是信任,见我这么说,点了点头,似乎已经不再担忧此事。
  从柳如絮房间里离开之后,没走几步,便遇到了胖子,他老远看到我,便一脸笑意的走了过来。
  瞧他满脸春风得意,我心里一动,先前我离开时,胖子正与白灵商议婚事,还跟我说大喜之日会通知我。如今足足一月过去。我还未曾收到他的喜讯,看他此时模样,莫非好事就在这几日了?
  果不其然,胖子走到我跟前,便笑着告诉我说,两日之后,他便与白灵便举行婚礼,届时让我做证婚人。
  听胖子说到证婚人,我连忙摆手,自古以来,证婚人皆是族中长辈,或者德高望重之人。我与胖子年纪相仿,又是同辈,怎能做得了他的证婚人。不料胖子却说。我乃巫族圣人,眼下巫族唯我马首是瞻,既然我在场,这证婚人非我莫属。
  他这话倒也在理,我想了想,也不好扫了他的兴致,于是便点头应下此事。
  胖子闻言。也是满心欢喜,说让我先准备着,他还有诸多事务要去忙。

  待他走后,我回到房间,也没有闲着,既然要做胖子和白灵的证婚人,我自然要上心些,得先弄明白婚礼的流程和证婚人的职责,以免到时出糗。
  这么想着,我便让药王谷之人前去翻阅一番典籍,将一系列的婚礼习俗呈报于我。待我仔细翻看之后才弄明白,这婚娶之礼着实不简单。
  依照古籍所载,昏礼者,取其阴阳交替有渐之义。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是以昏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皆主人筵几于庙。而拜迎于门外。入,揖让而升,听命于庙,所以敬慎重正昏礼也。
  好生诵读数遍,我才将流程尽数消化,弄明白了证婚人要做之事。
  转眼便到了两日后,这天一大早,林叔便带着胖子与九鼎家族之人前来叩门。这一点乃是请证婚人的必要流程,由男方聘请,依礼居客位,在众宾客之前。
  胖子身着一身状元服,看上去颇为精神。我随他们一同到了主殿,此时婚礼主殿内一片喜色,就连桌椅也都特意换成了红木。

  吉时一到,白灵便在药王谷众人的护送下到了殿内。此时的白灵身着凤冠霞帔缓缓而来,着实有一股清风轻摇拂玉袖,湘裙斜曳显金莲的韵味。
  不过,看着此时她的装扮,我心里却是一下子回到了十数年前,我喝下那坟头酒之后,在梦中与姽婳成亲的那一刻。
  多年来,我都未曾与她偷得半日闲遐,更是不能将她介绍给众位好友。想到此处,我心中微微有些发酸,暗暗期许着,将来终有一日,我和姽婳,也要办一场风光的婚礼,让她再次披上凤冠霞帔,回到那日梦中。
  心里惦念着姽婳,在胖子的大喜之日里,我也很难愉悦起来,机械般笑着做完了证婚人的工作,一直熬到婚礼结束,心里都没多少喜意。
  到了第二日一早,药王谷内欢喜的气氛还未散去,南宫却是前来敲开了我的房门,告知我说,族人已经在前厅等着了。
  见他这般模样,不用他说,我也猜出了个大概,想必是山海界开启在近几日了。
  心里有了底,我也没有开口询问,便随着南宫来到前厅。此时胖子夫妇已经换了常服,也坐在前厅之。见我前来,屋内之人纷纷起身,纷纷与我见礼。

  待我落座之后,白灵便带着众人,朝我抱拳躬身道,“请圣人带领我等前往山海界,迎回族人。”
  我心早已预料,所以对此并未觉得意外,不过眼前这场面却是令我颇为触动,心似有指点江山之感。我抬眼在人群略微扫过几眼,众人皆是满脸激动,等着我的回应。只是,我未曾见到吴越的身影,看来她似乎还未找到伏羲琴。不过,既然南宫决定此时出发,想必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我估摸着一旦吴越拿到了伏羲琴,势必会找来,这一点倒是用不着我担忧。
  既然如此,我便招呼众人起身,即刻启程。
  众人高声应下之后,便让开身位。我和南宫当先朝着屋外走去,可才刚踏出门槛,却是发现一个身影跪拜在门后。
  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柳如絮。也不知他何故如此,询问一番之后,方才知晓,他是担忧吴越那边的情况。此时吴越尚未归来,我们已经启程,等吴越拿到伏羲琴之后,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寻找我们,所以他想请求我将他带在身边,也好第一时间见到吴越。
  他们夫妻二人情深意重,柳如絮有这样的请求,我自然不会拒绝,于是便点点头,让柳如絮回到了相柳袋。
  处理完此事之后,众人便齐齐朝着药王谷外飞去,不过此行我们并未带所有族人,天师之下皆留在药王谷之,其也包括林叔。

  出了药王山之后,我们一行人乘着飞机赶往胶东,据南宫所说,我们此行的目的乃是黄海。当初南宫说起此事之时,我心不免一阵狐疑,莫非这山海界便在渤海之?
  我曾将此事询问过南宫,可他对此事闭口不言,告知我届时我便会知晓。他这人行事一向如此,我也不再追问,便将此事搁置一旁。
  日期:2018-06-04 06: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