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80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嘴······”永孝两根手指捏着对方下巴,人不得不把嘴就给张开了。
  “咕嘟,咕嘟,咕嘟”一整瓶子还没凉透的骚性原汁麦,就这么被永孝给硬生生的灌在了对方的嘴里。
  “咳咳,咳咳”半分钟后,被压在地上的黄毛剧烈的咳嗽着,扣着自己的嗓子眼,一阵干呕。
  “我a你么!”
  “咳咳”
  “我a你么·····”
  小黄毛被自己的一泡尿给灌的直反胃,虽然是自产自销了,但因为他之前刚喝了不少的酒,所以尿出来的不光味骚而且还全是沫子,就这一瓶下去了,味道一直从脚底下骚到了脑门上。
  永孝用手在他身上抹了抹喷上的沫子,皱眉说道:“我们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客人,你好好消费我拿你当上帝,但你和我扯没用的砸我们的招牌,那我肯定得把你这个上帝给干折翼了,打你不服气么?”

  黄毛顿时急眼了,斜了着眼睛看着旁边的勇哥,那意思是你怎么不表态呢,勇哥脸色给干的通红,今天这人丢的挺大,所以本来他是不打算吭声的,但有的时候巧就巧在,你本想着是要从良的,但奈何现实太残酷了,有人偏偏就给你逼良为娼了。
  “这不是唐人街,陈兴汉的侄子陈帅勇么?华埠的人啊·····”
  就这一句话让本来打算息事宁人的陈帅勇给架上了火坑,因为没人点出来他是谁,那随后掉头就走也没什么,可有人点出来他是陈兴汉的侄子了,然后他的人被永孝给灌了一口原汤,面子的问题可就不好说了。
  陈帅用阴着脸说道:“朋友,你们是大圈的吧?在温哥华按理来说和我们唐人街应该也算是一家,毕竟都是一母同胞的中国人,你这么干有点太不给人面子了吧?”

  永孝愣了愣,随即说道:“谈面子?是这个人有点太不知道好歹了,他这么干算是挑了我们大圈的场子吧?今天我要是不管,以后谁还会来酒吧?”
  “但你也不能,把那个什么全灌人嘴里吧”
  “呵呵,那你说怎么办啊?我给你赔个礼道个歉呗?”永孝无所谓的说道。
  陈帅勇刚要搭话,地上的黄毛就跟个猴子似的“嗷”的一下就蹿了,因为他明显觉得当勇哥点出自己华埠的身份后,这帮初来乍到的大圈仔,就该明白点事了。

  “我a你么的,赔礼能行么?我必须也得给你来一瓶子······”
  陈帅闭着眼睛倒吸了一口冷气,心里念叨着一句话,完了,他很明白的看出来永孝这个人是吃软不吃硬的。
  果然,永孝忽然随手就从身上拔出了从来都不离身的军刺,一刀尖顺着黄毛的腮帮子就插了进去:“我妈在我六岁那年就走了,我自己都没机会问候她呢,你在这接二连三的和我提她老人家,不知道我容易伤感么?”
  “噗嗤”永孝说完就把捅进对方腮帮子里的军刺给抽了出来,黄毛脑袋两边的血当即就喷了出来。
  “唰”永孝晃悠着军刺的刀尖,跟陈帅勇说道:“今天的纠纷谁对谁错你自己都能看出来?还用往下解释么,不用的话你们把人带走就拉倒了,你要是还想要什么说法,那就来找我,我人整天都在这里呆着”
  永孝把军刺上的血在自己的裤腿子上擦了擦,然后就别在了身上,转头分开人群就走了。
  陈帅勇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他的背影,下面的黄毛捂着腮帮子哭喊着说道:“勇哥,他,他这是在打你脸呢啊”
  “给人抬起来,送医院去”陈帅勇扔下一句话后,直接调头就走了。
  这个酒吧是大圈的场子,他还真没蠢到在人家主场和人掰扯的地步。
  一场貌似小纠纷就这么过去了,永孝又回到了自己先前的座位,脑袋里回忆着人群里有人嘀咕的那句话,就给刚刚的服务生找来了。
  “这伙人,你认识么?”
  “不认识,但知道是谁”
  服务生说道:“领头的,和你一直对话的人叫陈帅勇,华埠龙头陈兴汉的侄子”
  “行了,知道了”永孝摆了摆手,然后很无语的看着楼上的方向,嘀咕道:“真他么不怪我,谁让你们这帮当大的,都喝懵逼了·····”
  永孝无奈的叹了口气,离开座位来到楼上包房,推门进来后当即就愣住了,从沙发到茶几再到地板上,横七竖的倒着好几道人影,几条胳膊腿都交叉在了一起,相拥而眠呼噜声震天响。

  这帮酒蒙子,都喝的不省人事了。
  本来永孝是打算进来和安邦他们说一声楼下的事,但看这状态明显是没办法聊了。
  这个时候呢,陈帅勇也把黄毛给送进了温哥华的医院里进行救治,永孝捅他的一军刺不至于要命,但腮帮子两边被捅穿了,吃饭说话什么的都挺费劲,这种贯穿伤得需要缝合才行。
  “勇锅,则些歪来的大筐崽,明显都没把类当回似,没把偶们华埠当回似啊·····”黄毛被缝好了腮帮子后,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呲呲漏风,但他也没忘了拱一把火,毕竟腮帮子被人给捅成这样,属实挺丢人的。
  陈帅指着他说道:“你什么时候能给你装逼的性格改改?一喝点酒就他么不知道自己有几根毛了,事是你挑起来的你不知道么?心里有点谱吧!你最近有点膨胀了”
  黄毛委屈的说道:“类要说怪偶,那偶不和类犟嘴,但特们确实真没给类面子·····”
  “好好休息吧,这事不用你操心了”陈帅用烦躁的说道。
  第二天一早,喝的五迷三倒的大圈们在包房里醒了。
  “嗷·····哎呀,谁他么把手伸我裤衩子里了”徐锐醒来之后,就感觉自己的裤裆有点温热,仔细的品了一会后,发现这股温柔正在缓缓的移动着,一下子就给他的鸟紧紧的握住了。
  “媳妇,你这卫生巾啥型号的,怎么拱起来这么大一块呢”处于睡meng中的王莽,磨着牙说着meng话。
  “唰”屋里面醒来的人,眼神都齐刷刷的飘了过去,就看见王莽一手插在徐锐的裤裆里,一条腿骑在了他的身上,徐锐脸被憋的通红,明显王莽的爪子给他抓到位了。

  “咣当”永孝推门进来,看见这一幕后,惊愕的说道:“两哥,这是玩什么呢?”
  感受着裤裆里的温度,和逐渐要往起立杆的小鸟,徐锐脸色被憋的通红,直接抬起自己四十二号的脚丫子,就印在了还“呼呼”大睡的安邦的脑袋上。
  “啪”徐锐的技术不错,用脚丫子扇了安邦一个小嘴巴。
  安邦迷茫的睁开眼睛,静静的呆愣的看着徐锐差点把脚趾插进自己鼻孔里的大脚丫子,挥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你他么喝懵逼了,拿脚趾头捅我鼻孔干嘛?”
  徐锐悲愤的吼道:“你在问我为什么拿脚趾头捅你之前,能不能把你的爪子从我裤裆里抽出去,大哥,你他么都快给我捏炸了”
  “啊?”安邦呆萌的眨了眨眼睛,手下意识的就使了点劲,这完全是本能的反应,因为人在感觉手里有什么东西的时候,总会不自然的捏一下。
  “嘶····”徐锐倒吸了一口冷气,翻着白眼,身体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
  “唰”安邦低头,眼睛顺着自己的胳膊落在了徐锐的裤裆上:“我,草”
  老桥,丁建国还有王莽他们全都别过了脑袋忍不住的说道:“太辣眼睛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