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1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摇摇头,将自己的两个问题都重复了一遍,女孩儿这才解释道:“你没有看到泼水的时候人家还撒了一点米吧?!
  这不是无情,而是要向亲家和周围的人说明我们是正派人家,女儿嫁过去一定会恪守妇德,相夫教子,侍奉公婆如同侍奉父母一样。撒米则是祝愿女儿一辈子有吃有穿,不会受苦。
  至于扇子,则代表的是新娘在娘家是被宠大的,自然会有一些小姐脾气,但亲家不用担心,她把扇子丢掉了,就说明她已经把自己的坏脾气也扔掉了,嫁人之后一定会是一个出色的贤妻良母。”
  “哦!原来是这样。”萧晋恍然大悟,忽然又坏笑着说:“扔扇子就是扔坏脾气,那回头你嫁人的时候,岂不是要准备一台风扇?不对,风扇也不够,得扔空调才行!”
  张安衾闻言一怔,紧接着就勃然大怒:“死大叔!臭大叔!我的脾气有那么差吗?”
  说着,她抬手要打,萧晋一矮身,就嘻嘻哈哈的挤出了人群。

  女孩儿自然不甘心,大叫着“你给我站住”紧紧追了上去。而她不知道的是,他们在人群中挤来挤去的过程中,几个黑衣人就渐渐被他们远远的甩在了后面。
  几分钟后,张安衾终于追上了萧晋,却也已经累的没力气打他了,扶着膝盖气喘吁吁道:“臭大叔,不知道说女孩子坏话是很不礼貌很不绅士的行为吗?你必须向我道歉。”
  萧晋左右看看,见街角有一家冷饮店,便笑着说:“好!我向你道歉,亲爱的张安衾小姐,为了表示我诚挚的歉意,请你赏脸让我请你吃一杯冰激凌甜点,好不好?”
  “我要吃最贵最大杯的!”女孩儿立刻高举起手大声的要求,模样可爱极了。
  吃完冰激凌甜点,萧晋和张安衾前脚刚回到别墅,董雅洁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阴沉着脸听完事情的全部细节,他深吸口气又吐出来,说:“在很早之前,我就知道这一天肯定会来,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又是在我无法出现的时候。你们不用猜了,萧骏骅就是西北萧家的人,而且还是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有很大希望继承整个家族的那种。”
  “西北萧家又怎么了?”董雅洁的口气很是不忿,“马建新他们是自作多情的把你错认成了他家人,你又没有公开冒充过身份。”

  “有没有公开根本不重要,”萧晋说,“世家大族都很看重自己的声誉,但凡影响到这一点的人,在他们眼里都是带着原罪的,我被误会时没有当场坚定的否认,对他们而言就算冒充了。”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认栽?”
  “认栽自然不可能,除了女人之外,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任何人面前认栽的。”
  董雅洁闻言就毫不客气的嘲讽道:“那我是不是应该庆幸萧家来的不是一个女人啊!”

  萧晋呵呵一笑,说:“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在我最初得知自己的假身份是来自西北的时候,就研究过萧家。他们虽然有着大家族各种各样的毛病,但因为隶属于军方系统,比较敏感,所以总体来说,家风还是相对比较温和的,很少有恃强凌弱的事情发生。
  这一点,从一事发萧骏骅就现身上便可见一斑。人家明显是想玩儿阳谋,光明正大给予我冒充他家人的惩罚。要不然,他直接把我的名字和龙朔的那一切都告诉易家就行了,没理由还要费心费钱的折腾出这么一档子事儿来。”
  “废话!”董雅洁呛声道,“不管是阳谋还是阴谋,人家都已经出招了,而且抓的还是我们的七寸,你让我怎么不担心?你可别跟我说那个萧骏骅只是闹着玩儿,就为了吓唬吓唬你。”
  “你呀!怎么脾气还是这么冲?我给你开的药茶,你有没有按时按量的喝呀?”
  “你……死小明,你要是再这么没个正经,我可就要做主拿股份跟他谈了!”
  “好吧好吧!说正事。真是的,我心里什么更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

  郁闷的嘟囔一句,萧晋又正色说:“你可以先跟他谈,反正彩云已经为我们争取到了几天的时间,你就摆出愿意让他拿地皮入股的姿态,但坚决不明说到底让他占比多少,就这么拖着他,然后我这边再让小柔跟他爸和邓兴安通通气。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合同签不了,加上市领导们出面的压力,以及我的迟迟不露面肯定会让他心里没底,只要坚持到他主动联系我,那我们就有了至少六成的赢面。”
  董雅洁沉默片刻,问:“你打算只凭着电话联络就说服他?”
  “除了这个,我还能怎么办?回又回不去,要是他愿意来夷州一趟的话,那自然最好,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听你的话音,是不排斥让他入股喽!”
  “是的。萧骏骅这个人,我还是听说过的,行事作风虽然骄傲了些,但也是因为出身使然,圈子里该讲的规矩从不破坏,算是一个值得深交的人。
  事实上,你也知道,真正的大家子弟根本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不堪,当年要不是易思鼎喝多了踩到我的底线,我们也是可以成为朋友的。
  总的来说,萧骏骅入股对我们而言并没有什么坏处,还能凭白获得一个强大的靠山,何乐而不为?当然,他要付出的代价不能只是石桥村的地皮,股份比例也不能按照他的意思来。”
  听他已经把事情考虑的很清楚了,董雅洁就叹息一声,语气也变得温柔和怜惜起来:“这段时间……你过的一定很辛苦吧?!”
  “一点都不辛苦。”萧晋嘿嘿笑着说,“人家送了我一个高档俱乐部的会员,每天美酒美食吃着,好玩儿的好看的爽着,别提多自在了,除了见不到你之外,比在内地过的还要舒坦呢!”
  “滚!”董雅洁大骂,不过紧接着又笑了一声,无奈道:“你呀!总是这个样子。算了,既然不想让我担心,那就赶紧办完事早点回来,区区一个山村教师,还真当自己是超人啦?”

  “嗯,不出意外的话,最多再过半个月,我就应该能回去了。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你气红脸的样子,还真有点儿不习惯。”
  手机那边传来深呼吸的声音,片刻后就听董雅洁呢喃一般幽幽地说:“快回来吧!我……菁菁那丫头也很想你。”
  说完电话就断了,萧晋咂摸了一会儿董雅洁话里的“也”字,心中因为西北萧家这么快就出现的郁闷便缓解了许多。
  女人的温柔永远都是抚慰男人的最佳良药,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从老天决定让男人被女人生出来的第一天起,就是注定了的。

  与此同时,菲利普会所内,刚刚听完手下汇报的劳新畴摇头苦笑一声,对竹下千代子说:“我们那位萧晋先生的脾气还真是不小啊!
  甩了我们派去跟踪的人,然后再大摇大摆的回去,像是在玩耍一样,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他要是想离开的话,随时都能人间蒸发,哪怕他带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是你派去的人太没用了,他们应该切腹谢罪!”竹下千代子黑着脸说。
  日期:2018-06-03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