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9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既然形成铁案,他翻出来干嘛?”
  “找我的晦气呗!”齐辉怒气冲冲道,“他让市纪委找苗海虹的麻烦——就是当初跟牛德贵睡觉的女人,又派人绑架开发商严刑逼供,在人家小腿上戳了一刀两个洞,还扬言什么三刀六洞……”
  “等等,”于道明连忙问,“有没有证据证明是方晟指使?这可是严重违法犯罪的行为,要受到法律追究的!”
  “除了方晟,哪个认识那些奇奇怪怪的人物?”
  于道明正色道:“齐主席,话也不能这么说。方晟虽然做事有欠考虑,但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还是懂的,再者绑架劫持那种事,方晟倒被人家算计过,好几次差点丧命嘛对不对?没证据,我这个做长辈的也不好跟他谈啊。”
  “这么说于家不准备阻止他蛮干?”齐辉眉毛一掀准备翻脸。
  于道明耐着性子问:“您说他蛮干,我都没弄清原委。就算调查苗海虹也是市纪委的事儿,方晟是组织部长,根本不搭界。”
  “他跟那个女书记有一腿!”
  “我又要向齐主席要证据了。”于道明绵里有针笑道。

  齐辉悻悻道:“整个双江,还有京都哪个不知道他是花花公子?连白家都吃他的哑巴亏,哼!”
  于道明道:“苗海虹有什么可查的?睡就是睡了,难道了解是自愿还是被迫?我看不出跟牛德贵的案子有何关联。”
  “省纪委双规牛德贵时有生活作风这一条,移交检察机关时考虑到苗海虹主动承认揭发有功,并未利用牛德贵获取好处,而且两人次数不多,性质相对不算严重,综合考虑只起诉他的经济问题……方晟很可能逼苗海虹翻供,不承认跟牛德贵通奸!”
  于道明当即听出这是纪委抓领导干部的常用套路,从生活作风入手逐步围剿,凡是领导干部很少抓不住经济上的尾巴,成功率几乎百分之百。

  “那还是翻不了案,最终判决依据是经济问题啊。”于道明觉得齐辉遮遮掩掩必有玄机。
  齐辉急得一拍大腿:“所以才绑架开发商,要想逼他们承认当初诬陷牛德贵啊!”
  “到底有没有诬陷?”于道明反应很快,“会不会开发商假装行贿然后向省纪委举报?”
  “你都这么想,难怪方晟暗底下搞小动作!”齐辉冷笑道,“要说案子的细节我也不太清楚,但大家都得相信司法公正,法院判决的案子还能有假?”
  这话对于道明而言根本没有说服力,他想了想道:“齐主席,我会尽快找方晟了解情况,如果他插了手必须说明原因,如果不是他干的,齐主席恐怕还得另想办法,可以吗?”
  “他要是条汉子做了就别抵赖!”齐辉气哼哼拂袖离开。
  隔了会儿于道明拨通方晟的手机,先被挂掉,一个多小时后才回过来,赔笑道:
  “二叔,有事找我?”
  于道明道:“双江敢挂我电话的,有且只有一个。”

  方晟还是笑嘻嘻:“刚刚开市委常委会,为人事调整吵得不可开交,那种状况我总不能当众接电话,‘喂,二叔,要我到省正府去一趟?’,人家以为我拿常务副省长吓唬他们呢,对不对?”
  “你是常有理!”于道明没好气道,“不过有一点说对了,的确要到省正府来一趟,有话问你!”
  “幸亏没接电话,”方晟笑道,“什么事?让我有点心理准备。”
  “过来再说。”
  于道明随即挂掉电话,这时徐璃敲门进来,程式化地回报了周六、周日两天公务安排,于道明皱眉道:
  “怎么回事,去年再三强调双休日尽量别安排活动,怎么又卷土重来?”
  徐璃不慌不忙道:“主要是陈秘书长统一要求的,推不掉。”
  陈秘书长直接服务于省长,徐璃暗示这些活动都是何世风要求的。于道明皱皱眉头继续看行程表,过了会儿突然问:
  “关于牛德贵的情况,你知道多少?”
  于道明打电话时,方晟的确正参加市委常委会。市直单位两位一把手到了退二线的年龄,四位任期已满按规定必须换岗,日前方晟综合各方面意见,向常委会提交备选人员名单。
  六个单位都属于市正府管辖部门,在拟定备选名单时方晟主要征求了罗世宽的意见,毕竟要在他的统一领导下工作,而且罗世宽深耕正府事务多年,对领导干部的情况比较熟悉。许玉贤看到名单后虽对个别人选啧啧嘴,但没有明确反对,只说交常委会讨论。

  其它五个二线部门负责人人选顺利通过,本次调整的重头戏——发改委主任任命被卡住了。
  首先是发改委现任主任储开山的去处,方晟拟定调到人大财经委员会办公室任副主任,正处级。
  储开山离二线还有三年,不足一个任期,调到其它单位或部门任一把手明显不恰当,到人大过渡是最理想的方案,作为他的顶头上司、多年靠山罗世宽也予以认可。
  许玉贤啧嘴的就是储开山,近两年外界关于储开山的负面评价太多,举报信不断,考虑大局稳定和班子团结,加上姜姝到任市纪委没多久,许玉贤忍而未发。
  这个调整遭到王诚、茅少峰等人的强烈反对。
  王诚认为储开山在发改委任职期间风评很差,去年群众测评是“不合格”,后来组织部门做了工作重新测评,才勉强以“合格”过关,这样的干部要等经济责任审计结论后才能调动。

  向来低调很少参与讨论的政协主席苗志节出乎意料发言,认为人大、政协不是藏污纳垢之地,不能动辄把明显存在问题的领导干部拖到这里加以保护,给外界造成平安降落的印象。
  纪晓丹站出来力挺:“处级干部都是先调整后经济责任审计,虽说不符合程序但已成了惯例,如果要扭转过来也可以,从这批调整干部开始一刀切,而不能只针对储开山同志,否则群众会怎么想?定点爆破么?我反对搞特殊化!”
  邵卫平与储开山私交不错,也站出来道:“储开山同志在发改委任期虽然满了,但还有三年才退二线,过去碰到这种情况会适当延期,如今调到人大过渡也应该,我的看法是组织程序照走,认为他有问题后面再进行调查,一码归一码。”
  苗志节反唇相讥:“我看就是一码事儿!最终查出来有问题的干部都在人大政协!”
  茅少峰道:“上次组织部利用榆洛县领导班子调整的契机,对调离领导岗位的干部进行经济责任审计,结果揪出一大批蛀虫,群众反映非常好,认为市委动真格了,基层开了个好头,市直单位也可以照办嘛。”

  罗世宽没料到常委们对储开山的意见这么大,阴沉着脸不吱声。
  许玉贤很满意场面朝自己愿望的方向发展,直接点名道:“姜书记有什么看法?”
  姜姝轻掠额边碎发,徐徐道:“关于储开山涉嫌严重违纪的调查,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前期工作,之所以没向各位常委回报,是因为相关调查取证工作涉及大量市直机关同志,尽量保密。既然今天讨论他的调动问题,那我只好表明态度,那就是审计机关必须进行经济责任审计,必要时纪委也会介入!”
  日期:2018-07-10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