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395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少阳随口敷衍,然后塞了几张银票过去,城门官见钱眼开,看他还带着两个女眷,应该不会是啥坏人,就放他们进去了。
  叶少阳一行人在街上找了一家挺上档次的客栈,安顿下来。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安顿下来之后,碧清问道。
  “等小马他们来到,一起撸袖子干。”叶少阳也是打定了主意,先把皇帝拉下马再说,至于那个九星叠气阵位置所在,以他的设想,一定是在皇宫之类的地方,也不会太难找。
  碧清道:“你连法器都没有,如果引来圣灵会的人,拿什么对付?”
  “我能感觉到,我那些法器都在不远某个地方,明天过去看看。”
  “就算你那些法器圣灵会的人用不上,也不会好好放着留给你的,没准有什么阴谋。”
  叶少阳也是这么想,道:“嗯,但必须拿回来。”
  碧清盯着他,说道:“你可别忘了答应我的。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帮我把炼尸缸拿到,也不枉我跟了你这么久。”

  叶少阳挠着头,“你这话容易让人污秽啊,什么叫跟了我这么久……”
  碧清笑道:“不是吗,每天陪着说话,同吃同住……”
  两人正调侃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把木头楼梯踩的咚咚响,下一刻,房门就被人敲响了。
  叶少阳过去开门,立刻冲上来两个人,一左一右按住他的胳膊。
  另一个进到屋里,拿了桌上的油灯,照着叶少阳的脸,喝问道:“可是杨绍业?”
  叶少阳心里咯噔了一下,没等开口,边上一人呼啦一声抖开了一张纸,是一张通缉令,整个半张都是自己的画像,别说画得还挺像。
  “都统,就是他!”一个人嚷起来。
  几个人一起比对,那个都统点了点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叶少阳,“您是小侯爷啊,还是个皇亲国戚,怎的赶出偷袭白虎堂、杀死特使宗师这样的事……”表示很不可思议,随即笑道:“您而今做了通缉犯,就别再摆侯爷的架子了,跟兄弟们去衙门走一趟吧。”

  说完,冲着站在窗前的碧清努了努嘴,手下们争相出列,狞笑着朝碧清走过去,想趁机在绑人的时候占点便宜。
  叶少阳摇了摇头。
  那都统说道:“我说小侯爷,现在摇头也晚了。”
  “是啊。”叶少阳转过头,说道:“不可伤人!”
  一个士兵嬉笑道:“不伤人,夫人这细皮嫩肉的,怎能随便伤了……”
  “砰!”话没说完,人已经倒着飞出去,躺在地上鬼号起来,双眼瞪的老大,不可思议地望着侯爷夫人她还笑吟吟地站在窗前,这兵士想了半天,才想起方才好像是这女人踢了自己一脚……边上那几个兵士也都愣了一会,然后尝试着靠过去。

  砰砰砰!
  几人相继被撞飞。
  “她会法术,这下我可看清楚了,她会法术!”一个兵士叫嚷起来。
  都统大惊,急忙让手下去找白虎堂。
  这时候隔壁房间也传来一阵打斗声,几个捉拿侯爷“同党”的士兵被撞飞出来,倒在地上之后,一个个表情抽搐,连同这边房间的几个,都相继变成了邪物。

  “被鬼占了身子了!”
  这都统大叫一声,命令手下赶紧去报告白虎堂。
  这时候那些完成蜕变的邪物已经开始戾气发作,见人就扑上去,抓人是没指望了,都统只好招呼剩余手下后退,守在客栈门外。
  一个个拿出了随身的长矛,对着大门站成一排,都统一个劲叫掌柜的把别的门都关好。这时候里头的客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见楼上一阵响动。

  蛤蟆精、蜘蛛精一类的邪物顺着楼梯呼啦一下就来下来了,本来他们是互相打的,从楼上打到楼下,结果看到楼下有这么多人,不少邪物就开始攻击人类,一时间鬼哭狼嚎的。
  还有一些试图冲向守在门外的士兵,都统一声令下,所有士兵手拿长枪一起捅过去,他们的兵器上都是白虎堂的高人开光过的,上面刻有简单的道纹,算是普通人能用的低级法器。
  因为门很小,长矛又很多,形成了一条枪阵,一时间将攻过来的邪物挡了回去。
  但是客栈里就像是丧尸蔓延似的,那些住户和客栈的工人,除了被杀的,活着的也都变成了邪物,后来没人类可杀了,一边自相残杀,一边朝出口涌过来。
  这些士兵眼看着挡不住了,都统只能命令撤退,回衙门找人去。
  这些邪物冲到路上,见人就啃,当场就咬伤了不少人。
  叶少阳一行人集中在一间房里,房门大开,瓜瓜一个人守着,只要有邪物上来,都被他撞飞出去,后来客栈里邪物都跑出去了,也没有新的过来了。

  叶少阳挑开窗户朝街上看。
  那些邪物的涌入,在街上造成了混乱,不少人受伤,但这些“居民”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就近奔逃到建筑物里,把门窗关好。
  那些邪物就想撞门和窗子进去,结果这些门窗上都贴着对联,邪物一撞上去,对联上的字迹立刻亮起灵光,将邪物弹开。
  家家户户的情况都一样,叶少阳看在眼里,猜测这些对联应该都是用朱砂笔画的,说是对联,其实就是大号的灵符,心中感慨,圣灵会为了保证他们在这个世界的统治,还真是够费心的。

  这些邪物冲不到路边的建筑里去,就只能顺着街道一路狂奔,就在叶少阳站着看的工夫,街道对面有一队士兵列队奔来。
  这些士兵都穿着厚厚的白色盔甲,头戴红缨,在几个道士和尚的率领下,从四面八方赶来,到了一定距离就站住,然后拉弓射箭。
  箭射进那些邪物身上,伤口处立刻冒出白汽,邪物立刻就叫起来,双手去拔箭,但手抓在上面也是一股子白汽冒出来。有修为深一些的还能撑着把箭拔出,差一点的就在地上哀嚎着翻滚起来,更多的箭像雨点一样飞来,很多邪物就这样被射死了。
  一轮箭雨飞过,这些邪物非死即伤,而且都被赶到了比较集中的地方,那些士兵就拔出刻下符文的长枪佩剑,列着方阵,从四面合围,不断压迫着这些邪物的空间,凡是反击的,都寡不敌众,被活活砍死,而那些和尚道士则盯着其中几个修为深厚些的,各执法器,包围进攻,不一会工夫也都消灭了。
  几十个邪物,就这样被军队给碾压了,地上到处都是邪物留下的残肢断臂,以及各种颜色的血。
  法师们用石灰、糯米一类的法药泡水,在地上清洗着,将那些残肢断臂融化,用不了一时半会,地上什么痕迹都没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队伍里一个士兵吹起了一个牛角形状的东西,发出苍凉而绵长的乐声,跟着队伍列着方阵离去。又过了一会,有些建筑打开了窗户,里面的人们四下张望,见一切都结束了,便各自出门,来到街上,该干啥干啥。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就这么被镇压了下去。

  “咱们可能是被遗忘了,那个都统什么的,大概以为我们被杀死了。”腾永清在叶少阳身边说道。
  日期:2018-07-10 07: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