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1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来开业了,那些游客们的吃住各种花销都能让百姓们过的越来越好,长时间的不敢说,富裕三代肯定没有任何问题。而他们呢?给您什么承诺了吗?没有吧?!因为他们除了针对我男人之外,压根儿就没打算干别的。
  您是明白人,应该知道,这一锤子的买卖,别说一亩地多给一万了,就是多给十万,明显也不如把地卖给我们呀!”
  张支书还真没考虑到这么深的地步,所以闻言着实惊讶了一下,再看向赵彩云的目光里,就没了丝毫所谓村干部的优越感——能拥有这份见识与口才的女人,就肯定不是一般的婆娘。
  “妹子你说的这个倒也在理,”他又点燃一支烟,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说,“可原因你也知道,领导都发话了,在不在理也就不重要了,就算我豁出去顶着压力不干这个支书了,下一个换上来的人,依然还会这么做。
  所以呀,妹子,这事儿你跟我谈一点用都没有,抓紧时间让你男人在县里再活动活动,比啥都强。”
  “书记您说得对,我们也是这么想的,可是我男人现在正在外地出差,一时半会儿的赶不回来,我一个妇道人家又什么都不懂,就算去了县里,估计也没有领导愿意见我。”
  赵彩云苦笑着说,“而且,我接到消息,对方的人今天就会来跟您签合同,恐怕这会儿都已经到镇上了呢!”
  “啊?这么快?”张家嫂子惊呼一声,看看自家男人,脸上的愧色就又浓了几分。

  张支书的表情也不好看,沉默片刻,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彩云妹子,这事儿实在是我没办法左右的,我……我也只能跟你说声对不起了。”
  赵彩云摇摇头:“张书记您又客气了,妹子就算再不懂事,又哪能不知道这个根本怨不着您?要怪,也只能怪那些黑了心的当官的,只知道自己捞钱,完全不管咱们老百姓的死活。”
  张支书越发的尴尬了,挠挠光溜溜的脑门,补偿一般的说:“妹子,地皮的事儿,我肯定是帮不上你了,但不管怎样,你们都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这恩情得报,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只要我能做主,绝对没有二话!”
  “这个……”赵彩云装模作样的迟疑片刻,说,“我倒真有件事想求书记您,可又怕您为难……”
  “没事,你说!”张支书豪迈道。

  “这不是人家马上就要来签合同了嘛!拦肯定是拦不住的,又不能让您得罪领导,所以,我想请书记您一家三口到龙朔玩几天,所有的费用都由我们出。
  短则三天,长则四五天,只要合同一时半会儿签不成,给我家男人留出赶回来活动的时间,您就算帮了我们大忙,我求您了。”
  说着,赵彩云就起身跪了下去。
  “喂!萧大叔,你这几天为什么非要拉着我出来玩呀?雅婷被你刺激的那么狠,现在精神还没恢复呢,我要好好陪她的。”
  离开高尔夫球场的车里,张安衾很不满的对萧晋埋怨道。
  瞥了一眼后视镜里跟着的轿车,萧晋嘴角勾起,说:“这会儿想起来要陪朋友了?刚才打球的时候,我看你可是玩的很开心呢!”
  “废话,出都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
  “嗯,不错,没想到你小小年纪,事情倒是看得蛮开的,将来要是交男朋友被甩了,肯定不会像其它小姑娘那样要死要活。”
  “你才要死要活呢!”女孩儿不爽的踢了一下他的椅背,噘嘴道,“臭大叔,咒我被男朋友甩,我就咒你永远都找不到女朋友!”
  萧晋哈哈大笑:“借你吉言,我已经有未婚妻了,而且马上就要有自己的孩子,还真不需要新的女朋友。”
  张安衾意外的眨了眨眼,前倾身子趴在前排中央扶手上问:“未婚妻都怀孕了还要出来执行任务,你们华夏的军人真的像传说中那么的冷血么?”
  “冷血?你们这边都是这么宣传我们的?”萧晋笑着说,“为国牺牲,怎么看都应该是一腔热血吧?!”
  女孩儿想了想,摇头说:“对于女人和孩子来讲,就是冷血。”
  “呃……你这么说倒也不算错,但没办法,有些事总是需要有人去做的,国家无小事,牺牲在所难免,有句老话儿怎么说的来着?对,自古忠孝难两全嘛!”
  “你有这么高尚?”女孩儿的眼中满是毫不掩饰的怀疑。
  萧晋又哈哈笑了一声,说:“那当然不可能啦!而且正相反,我是标准的家庭型男人,‘忠孝’二字里面,我的首选永远都是‘孝’。这一次来夷州,不过是因为有不得不来的理由罢了。而且,我在来这里之前,还不知道未婚妻已经怀孕的事情。”
  “你果然是一个大滑头!”张安衾鄙视的说了一句,又莞尔一笑,道:“不过,这样的你倒真实了许多,有血有肉,在我的想象中不再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特工’符号了。”
  “特工也是人,跟美女一样,饿了要吃饭,渴了得喝水,拉的屎也都是臭的。”
  女孩儿咯咯娇笑起来:“你真讨厌,明明前两句就可以了,为什么非要加上拉臭臭啊?!”
  萧晋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又开了一会儿,不远处忽然响起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他眼中光芒一闪,便打转向灯向那边靠了过去。
  “大叔,我们还不回去吗?停在这里做什么?”张安衾下车见附近是一片居民区,就茫然的问道。
  萧晋瞟了一眼后方也在缓缓往路边停靠的轿车,就拉起女孩儿的手向人群聚集的地方快步走去。
  “听声音像是有人在办喜事,我很好奇夷州的风俗跟内地有什么不同,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张安衾觉得他有些大惊小怪,刚要习惯性的再讽刺他几句,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正被他紧紧握着,心头没来由的狠狠跳了一下,到嘴边的话就咽了回去。

  人群聚集的地方确实正在进行一场喜事,他们挤进去的时候,正好看到新郎将穿婚纱的新娘从楼里抱出来,一对新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有人在给周围看热闹的分发喜糖,萧晋也拿到一个小纸袋,打开来见里面有四块,正好太妃、水果、牛奶、巧克力各一块,显然这家人办喜事是用了心的。
  把最普通的水果糖拿出来,剩下的递给张安衾,转头见新娘的娘家人递进车里一把扇子,紧接着新娘又将扇子狠狠的丢了出来,围观群众见状顿时一阵叫好,不由好奇的问女孩儿道:“这丢扇子是个什么说法?”
  因为递糖的缘故,两人的手就分开了,张安衾在稍稍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莫名的有一点失落,再加上周围人声鼎沸,所以根本就没听见他说什么。
  这时,婚车缓缓开动,新娘的娘家人又端来一碗水泼在车后,车里的新娘立刻就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萧晋又道:“这个我能看明白,应该就是代表‘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吧?!意义很明确,但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刻意和无情了?”
  “啊?你说什么?”张安衾终于有了反应。
  日期:2018-06-03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