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1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话间,两人就走进了村支书办公室。里面办公桌后坐着一个微胖的秃顶男人,见媳妇儿带着一个女人进来,眉头就是一皱,不耐道:“你怎么又回来了?狗娃都快放学了,你不赶紧回家做饭去,瞎跑什么?”
  “当家的,俺跟你介绍个人。”他媳妇儿拉着赵彩云来到办公桌前,一边打眼色一边笑着说,“还记得正月里咱家狗娃差点没命的事情吗?这位是彩云妹子,救了咱娃一命的就是她男人。而且,你说巧不巧,原来要在咱们青山镇开发旅游区的公司,也是她男人开的呢!”
  听到媳妇儿说这是救儿子性命的恩人的婆娘,张支书的第一反应就是惊喜,可紧接着听了后面的话,表情就变得复杂起来,有愧疚,有尴尬,有无奈,还有那么一点点对媳妇儿的恼火。
  “啊!原来是救下狗娃的恩人,快!快请坐!”他起身热情的邀请赵彩云去会客区的沙发,转过脸就瞪了媳妇儿一眼,热情口气不变:“还愣着做什么?赶紧给彩云妹子泡茶,就泡前段时间别人送的那盒!”

  “张书记,嫂子,不用麻烦了,白开水就行。”赵彩云客气道。
  “那怎么行?你可是救了我们儿子一命的大恩人呀!要是不好好招待,传出去我们两口子可就没脸见人喽!”张支书笑呵呵的开了句玩笑,在她对面坐下。
  “张书记言重了,救你们儿子的是我男人,我可什么都没干。”
  “一样的一样的。”张支书摆了摆手,“说到你家男……先生,当时听你嫂子回来说狗娃眼看着气儿都要喘不上来了,可你先生只是在孩子身上摁了一会儿,竟然就让气球自己跑了出来,简直神了,到现在村里的老人还说我家狗娃是遇到了贵人,大难不死,将来必有后福呢!”
  张支书笑的十分爽朗,声音也很嘹亮,看上去像是一个比较豪迈的人,赵彩云想了想,便谦虚道:“我家男人从小就跟着家里长辈学习医术,虽然现在没有成为医生,但他总说只要懂医,那就决不能见死不救。
  说起来,也是你们儿子的福大命大,当时嫂子拦下的正好是我男人的车,要是别人,就算好心好意同意把孩子送到县城,恐怕也来不及呀!”
  “是啊是啊!”想起这个,张家嫂子就一阵后怕,端着茶杯过来,接口道,“妹子你不知道,当时我死的心都有了,要不是碰到了恩人,这会儿我肯定也早就进了土,你男人可是救了我们娘俩儿的命啊!”

  赵彩云要的就是这句话,只见她咯咯一笑,便做出不好意思的样子摆手说:“张书记,嫂子,你们可别再夸我们了,我男人跟我都是普通人,不过是伸了伸手罢了,咱们乡里乡亲的,互帮互助也是应该的嘛!”
  听到这句话,张家嫂子再抑制不住内心的愧疚,伸手捅了丈夫一把,说:“当家的,彩云妹子这次来,就是想了解一下咱们村土地征用的事儿,你跟她好好解释解释吧!”
  张支书眉头微微一蹙,似乎很不满媳妇儿的多嘴,但紧接着,他又叹了口气,点燃一支烟默默抽了两口,开口道:“彩云妹子,这个事儿吧,讲起来是有点对不住你们,它要是我一个人的地,那肯定没说的,你们就是一分钱不给,拿去用都没关系。
  可是,它是属于石桥村全体村民的共有财产,有人出价比你们每亩地多出了一万块,我要是坚持卖给你们,跟村里的乡亲们可就没法交代了。”
  “这个我们知道,也能理解,价钱嘛,都是好商量的。”赵彩云脸上笑容不变,“只是让我们不大明白的是,为什么你们村决定的这么快?起码也要问问我们愿不愿意出价更多嘛!”
  “这个……”张支书犹豫起来,好一会儿才说,“妹子,看在你们对我们恩情的份儿上,具体的原因我可以告诉你,但是,我的话仅限于这间屋,出了这个门,你就得当我什么都没说过。”
  赵彩云立刻重重点头:“这个自然,张书记你放心,妹子可以向你保证,出了这个门,当我没来过都行!”

  张支书又沉吟片刻,开口道:“在我看来,这件事情可能原因还是出在了你家先生的身上。
  原本青山镇土地征用的事情是年前就已经开始谈的,当时不管是镇上还是县里,所有的领导都替你们说好话。可是就在十几天前,突然就有人找到了我,说要高价跟我谈我们村里土地的事儿。
  我当然是不同意的,毕竟他们来路不明,没头没脑的就开高价,想想就知道有问题。谁知道,刚拒绝完那人的第二天,县里就有领导给我打了电话,说什么我能当上村支书是因为乡亲们的信任,我的职责就是尽最大努力为他们谋取利益,一言一行都牵扯着近百户人家的福祉,是要负责任的。
  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妹子你能听得出来吧?!不怕你笑话,我当时差点儿给吓尿了。
  后来,过去没半天,那人就又来了。领导都发了话,人家出价又更高,换成你是我,你能怎么做?”
  “原来是这样。”赵彩云点了点头,神色就再忍不住变得凝重起来。
  她现在也算是做了一段时间的生意了,不敢说懂了多少,但至少差不多已经习惯了生意场上应有的思维方式。因此,她心里非常的清楚,一旦石桥村的地被别人以高价买走,那青山镇已经签了协议的其他村子立刻就会反悔。
  农民才不管什么违约不违约的,他们只知道你出的钱比别人少,那就是坑了他们,你还不能跟他们硬怼,要是坚持履行合同,或者用法律来压他们,那肯定完蛋。因为接下来你在他们地盘上的任何工程都会遭到无休无止的阻碍和破坏,分分钟让你损失惨重。
  最最关键的是,当朝是靠着农民起家的,深知他们力量的恐怖性,一个两个的欺负到死都无所谓,可一旦爆发了大规模的群体**件,那肯定没说的,领导们全都会变成毫无原则的青天大老爷,连各打五十大板都没有,不管谁对谁错,反正无产阶级一定没错。
  无数一腔热血投资农村又赔的血本无归的企业早就证明了这一点。当然,这倒不是说农民们都是不讲理的无赖,而是因为他们眼界的局限性,极其容易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给左右。
  就比如石桥村的事,不过是县里领导打了个电话,张支书就得乖乖照办,而村民们则除了每亩地多拿一万块钱之外,什么都不知道,要是平易资本用强力解决掉这件事,那在村民们看来,就是平易害得他们少拿了很多钱,自然会非常的生气。
  这根本就不是石桥村一家的事儿,背后作梗的人是要弄死平易资本呀!
  沉思良久,她吐出一口浊气,认真的看着张支书道:“书记,事到如今,我也不跟您绕圈子了,您说的没错,这件事确实是有人在针对我男人,但从这一点您也应该能看得出来,对方买地并不是为了村里的乡亲。
  他们给的钱是比我们高,可是之后呢?在我们的旅游开发计划中,今年是必须要破土动工的,囚龙村外悬崖上的那个电梯已经开工一个多月了,您应该见过。也就是说,我们是实打实的想要把青山镇打造成一处优秀的旅游胜地。
  日期:2018-06-02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