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66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得出这些老兵很沮丧,他们在刚果已经奋斗了三年,有不少老兵牺牲在了战场上,但是他们所追求的事业一点起色都没有。困难他们并不怕,解决问题的办法总比问题多,但刚果人那散漫懒隋性子,对革命事业漫不经心的态度,却让他们失望之极。没有办法,二战结束之后,整个非洲梦游一般获得了独立,然后梦游一般开始内战,浑浑噩噩,压根就没有方向。如果说印度从英国手里获得独立是源自于英国的恩赐,那么非洲的独立就完全是耍猴,逗他们玩的,一个被殖民统治了数百年的国家没有经过充满鲜血与智慧的碰撞、互动,想要彻底摆脱外来势力的控制,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并且找到正确的方向将整个国家带入正轨,谈何容易!刚果人就是这样,完全当革命是打零工,混一天算一天,不给钱马上走人,指望他们去牺牲、奉献?从树上抓群猴子下来每人发一支AK-47让它们去打仗都比他们靠谱一点。

  整个古巴军团都很迷茫,不知道路在何方。
  萧剑扬也陷入了迷茫。
  通过波琳娜,他得知,两个月前,以铁牙犬中队全军覆没为起点,整个非洲突然掀起了一股清洗中国势力的狂潮,不知道多少在非洲活动的中国特工人员、技术工程师甚至投资者遭到暗杀,死伤惨重,虽然林鹰血洗卡拉比的钻石小镇和伊西罗大本营,以雷霆铁腕震慑住了那些黑暗势力,但是中国在非洲的情报网已经陷入瘫痪,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重新恢复了。这对他而言是个致命打击,没有情报部门的帮助,他是无法与国内取得联系的,总不能跑到大使馆去跟大使说我是来非洲执行任务的士兵,跟部队打散了,你帮帮忙送我回国吧?真这么搞,大使先生百分之百会把他当成精神病患者!

  怎么办?
  该怎么做才能回到部队,将这一切告诉上级?
  还有铁牙犬中队全军覆没的血仇……
  这些日子,那些战友血淋淋的身影不时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们的防弹衣弹痕累累,头盔上满是血污,不说话,只是握着打光了子丨弹丨的步枪,定定的看着他,这一幕无数次将他从梦中惊醒。
  这个仇,一定要报,而且,必须由他亲手去报!
  余振声,这个王八蛋到底在哪里?他是不是躲到美国去了?自己还能找到他,将其手刃么?
  “你心中的仇恨太强烈了,这不是什么好事,它会让你失去一名职业军人必须的冷静和理智,将你送进死亡陷阱里的。”在一次晨跑结束之后,两个人浑身大汗的躺在草坪上喘息的时候,波琳娜这样对萧剑扬说。
  萧剑扬嘴角一扬,露出一丝漠然的笑:“将我送进死亡陷阱,总比我亲自将整队战友带进死亡陷阱强吧?”他永远也忘不了,就由于他的不称职,将岩石、蝰蛇他们带进了敌人的伏击圈,导致他们全部牺牲,这已经成了他心中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
  波琳娜侧过头来看着他,问:“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以至于整个人都变了?以前的你虽然也有点沉默,但不失天真,有点傻,却挺可爱,给我的感觉就像一棵枯树沐浴着春天的露水抽出的一缕嫩芽。可是现在你完全变了,变得比以前更加沉默,充满了愤怒和仇恨,浑身都笼罩着死气,这不像你!”
  萧剑扬说:“当整队战友都一一战死在你的面前,而你却无能为力,必须背负着他们拼尽全力为你争取到的生存希望落荒而逃的时候,你就会明白我的感受了。”他蓦地对着天空发出一声悲怮而愤怒的嘶吼:“我不会放过你的!哪怕付出一生的时间,我也绝不会放过你!就算你躲进老鼠洞里,我也会把你揪出来,让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可怕的代价!”
  嘶吼声震散了天边的云彩,一只正在上空盘旋的秃鹫吓得呱一声,笔直的往下坠,拼命拍打着翅膀,总算没有掉到地上,却也不敢再在这里逗留,拍翅膀蹬腿,远远的逃开了。

  波琳娜移开目光,不想让萧剑扬看到自己脸上的怜悯。这一声痛彻心扉的嘶吼让她明白,那个有些天真的,为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的归属跟她争得面红耳赤的大男孩,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只是一具躯壳而已。
  萧剑扬恢复得很快。他中的那两枪都没有打中要害,只是失血过多而已,现在伤口早已愈合,再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性训练,他的身体很快就回复到巅峰状态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考虑,古巴军团似乎很乐意看到他恢复,甚至向他提供了武器弹药,于是这家伙一连几天都泡在靶场上,将这些对于古巴军团而言相当珍贵的弹药朝着靶子倾泄,一天下来,让硝烟熏得整张脸都成了黑炭,就两排牙齿还是白的。强劲的后坐力,富有节奏的枪声,还有遍布靶子的弹孔,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只有一次次扣动板机,他那颗日夜被仇恨煎熬着的心才能得到一丝平静。

  短短几天,这家伙竟打出了六千多发子丨弹丨,训练之亡命,连那些无数次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古巴老兵都瞠目结舌。
  最后一个弹匣打完了,萧剑扬看着空空如也的子丨弹丨箱,还有满地的弹壳,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再找古巴人借一点弹药。这时,一身迷彩服,戴着奔尼帽的波琳娜拿着两支SVD狙击步枪走了过来,将其中一支递给他:“我们来比试比试!”
  萧剑扬问:“比什么?”
  波琳娜说:“当然是比狙击了。”
  萧剑扬飞快的校着枪:“好!”
  在一旁围观的古巴老兵也轰然叫好,兴奋得不得了。这样的比试三天两头就会发生,但是那位美女狙击手主动找人比试还是头一回,这样的热闹可不多见。在波琳娜的指挥下,他们在六百米外竖起了两个靶子,萧剑扬直撇嘴:“六百米,我在新兵训练营都能打中九环!”
  波琳娜微笑:“没有压力是吧?那再好不过了。”一挥手,两个毛子笑嘻嘻的滚来两个去掉了底的汽油桶,波琳娜第一个钻了进去,在汽油桶里架起了狙击步枪。萧剑扬也钻进去,这样的训练他也接受过,无压力。科夫曼说:“听我的命令,我发令了才能开枪!”

  萧剑扬点头,表示明白。
  这一点头就遭了老罪,那帮该死的毛子这个往油桶踹一脚,那个往油桶砸一砖头,有一个更加过份,抡着根子把油桶敲得咣咣响,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个不停,冷嘲热讽。其他干扰萧剑扬倒不怕,但是汽油桶被滚来滚去却让他非常头疼,每移动一次他都必须重新瞄准,校正诸元。最要命的是在汽油桶里射界是非常有限的,滚了几下他就没法打了!还有更加要命的,现在正值刚果最为炎热的季节,气温达到三十七、八度,趴在汽油桶里跟煎牛排似的,难受得要命!波琳娜也是同样的待遇,毛子们并没有因为她是女兵就给她特殊的照顾。萧剑扬苦笑,难道前苏联的特种兵都是这样训练的吗?

  科夫曼大爷坐在树荫下和几个古巴军官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谈笑风生,看都不看这边一眼,任由那帮毛子对着两个汽油桶连踹带砸玩得不亦乐乎,他老人家该不会是忘记了自己发令员的身份了吧?
  在汽油桶里呆了三十分钟,萧剑扬浑身都湿透了。天气本来就够热了,汽油桶里更加跟蒸笼似的,还弥漫着难闻的汽油味,趴在里面岂是好受的?毛子们玩得兴起,索性就滚着汽油桶在跑道上疯跑,滚得他晕头转向,而开火的命令迟迟没下。萧剑扬干脆闭上眼睛,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随你们便了!
  突然,被滚个不停的汽油桶停了下来,接着是科夫曼的喝声:“每人三发子丨弹丨,射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