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8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说着说着,意识逐渐不太清醒了。她将头歪在了皮六的肩膀上。皮六想扶起她,下去叫医生,但是只要一动,她就会表现出更难受。估计,她的头撞得有点脑震荡。皮六就这样让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
  鸭屎安置了小宋江,料理完湖西、沛县的事情后,因为极为思念黑蜘蛛,所以偷偷潜入了楼外楼。尽管楼外楼增加了很多防备,但是对鸭屎来说,这些防备还是比较好突破的。野狐田将重点用在了防止宁十三出事上,其他地方相对薄弱。
  鸭屎见黑蜘蛛房间有灯光,于是倒挂金钩看到了房间里的一切。透过窗户,他看到房间里亮着灯。黑蜘蛛将头埋在皮六的肩头,皮六并没有躲开,偶尔抚摸下黑蜘蛛的脑袋。黑蜘蛛像睡着了一样,一脸享受的样子。
  尽管鸭屎是个极为聪明的人,但是在感情方面几乎是个白痴。他无法理解这一幕的意义。他挂在那里,双脚已经发麻了,依然不想下来。他脑子里先是盘算下,这种场景背后的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进而得出了好几个不好的结论。
  此刻,他很想杀死皮六,但是又找不到合理的理由。如果二姐选择了皮六,他又有什么理由杀了他?再说,尽管是假戏,但是名义上二姐与皮六是夫妻。如果自己一闹,江湖上也不会有人站在自己这边。
  祝福他们?不可能,那是圣人的事情,而不是鸭屎的事情。这是二姐的背叛?所谓背叛,在黑蜘蛛看来,是鸭屎开枪打伤师父在前,那才是背叛。鸭屎已经是欺师灭祖的人了,这才是最大的背叛。当他的双脚实在是受不了的时候,松开脚,自由落地而下,在空中转身,伸手抓住了墙上的缝隙,随后落到了楼下。
  在黑暗中,他走了几步,越想越气,他拔出枪,对准二姐屋子的窗户开了一枪,打碎了玻璃,他随后潜入草丛,消失了。密集的枪声从楼外楼传出,过了一会儿,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鸭屎跳入湖中,游到苇塘,找到一条自己放的船。那是一条小船,横在那里。他划船到了湖中,静静躺在船里,看着星空发呆。

  他从未有过如此的无奈,也从未经受过这种强烈的考验。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抉择。他将所有的恨全部放到了宁十三身上。为了二姐,他一开始是不会直接杀了师父的。如今,对他来说,宁十三必须死。如果没有宁十三的暗中撮合,也不会有黑蜘蛛与皮六的缠绵悱恻。
  已经是秋天了,一阵风吹来,鸭屎感觉四周极为寒冷。他站起身,划船回到了湖西。他关在屋子里连续好多天都没有出来。血滴蝉一直没有等到简鱼,原本想与鸭屎当面辞行,先回上海,但是一直见不到鸭屎。除了送饭的兄弟,没有人能见到他。
  他在仔细思考,认真谋划着,想着如何才能干掉宁十三。对他来说,一切暗杀都是下作的手段,他要彻底打败师父,从心灵上、肉体上将宁十三彻底从微山消灭掉。李一刀死后,微山所有的力量全部归到了怀义堂。怀义堂的生意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了。
  宁十三是个命很大的人,感染治好了,高烧退了,医生宣布,他脱离了死亡危险。
  他每日躺在床上,背后垫高点,尽管身体很虚弱,但依然对重大事情发表看法。
  他的双腿已经完全瘫痪,或许是身上中弹对一些神经造成了影响。他腰部以下失去了知觉,要靠几个仆人给他擦洗身体,处理屎尿。尽管如此,宁十三依然努力让自己的精神状态好起来。每次咳嗽都会咳出血来,但是他并不在意。
  黑蜘蛛喂他吃药时,他已经看出了黑蜘蛛小腹有点鼓。黑蜘蛛是个很瘦的女人,小腹鼓起一点点都会很明显。尽管她通过穿衣服试图掩盖,但宁十三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宁十三什么都没有问,黑蜘蛛也什么都没有说。
  皮六看到了这一切,趁黑蜘蛛不在的时候,偷偷对宁十三说:“宁爷,给您报喜。”
  “你确定是喜?”宁十三笑着说。他的这句话说明,他也怀疑这孩子是谁的。毕竟,鸭屎开枪前,黑蜘蛛曾经跪下,希望鸭屎带她走。
  皮六跪在宁十三身边道:“我和黑蜘蛛真的好了。鸭屎因为这个对您意见非常大。他对您开枪,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唉。”
  宁十三笑着说:“如果是这样,那就最好。”
  …
  又过了些日子,中秋前后,皮六收到了皮一鸣从西安发来的电报。皮一鸣说,皮大刀受了重伤,估计活不过这个冬天。皮大刀希望与皮六见最后一见面,同时见见黑蜘蛛。收到电报后,皮六极为痛苦,哭了好几次。
  宁十三道:“去吧。”
  皮六道:“如今黑蜘蛛身体越来越笨重,这样去不好吧?”
  “唉,你爹也不容易,让他见见孙子,说不定冲冲喜,他就好了。”宁十三道,“不过,快去快回。”
  黑蜘蛛一开始极为不愿意去,在皮六的请求下,她又不得不去演一场戏。
  皮六带黑蜘蛛,在几位兄弟的护送下离开了微山。
  他们刚走,鸭屎就去小院见到了小貂蝉。小貂蝉的肚子已经更明显了,她整日为野狐田担心,如今已经成了神经质了。
  鸭屎安排了七八个当地的妇女伺候她,她的整体状态非常好。
  “四爷,大爷不要我了吗?”
  “不是。你别担心,我很快就让你们团聚。不过,你得答应我,劝他退出江湖。我给你们一笔钱,你们做点正经营生,不要再踏入微山了。”鸭屎道。
  “如果前段时间你对我说这样的话,我可能不理会你。如今,肚子越来越大,我对孩子也越来越担心。如果能退出江湖,我没有理由不答应。他也没有理由不答应。”小貂蝉道,“四爷帮我们安排吧。”
  皮六、黑蜘蛛一走,野狐田成了怀义堂的实际执行人,权力大了太多。他从未享受过如此有权力的生活。宁十三是个极为会鼓励人的人,经常夸奖他,把他吹捧得简直上了天。整个微山的黑帮都倚靠野狐田。
  不过,他最担心的是小貂蝉。如今,小貂蝉在鸭屎手里。鸭屎是野狐田最害怕的人,他知道鸭屎不会轻易伤害小貂蝉,但是依然极为担心。他不敢轻易约见鸭屎,生怕引起师父怀疑。他为此很苦恼。

  初冬的一天,湖上刮着风,极为寒冷。野狐田突然发现前面有一条两层小船很特殊。走近了一看,船上的人竟然是小貂蝉。他很兴奋,马上靠过去,上了小船。小貂蝉后面的几个人持枪对准了他。
  “这是为何?”野狐田问道。
  “大爷,跟我走吧。我们换个地方过普通人的日子。孩子一旦生下来,你想让他一天到晚在江湖里混吗?”小貂蝉道,“四爷说了,希望你退出怀义堂。”
  “我不可能退出怀义堂。你跟我回怀义堂。害你的事是鸡头米干的,不是师父。我带你回去,师父会原谅我们的。”野狐田道。
  “你别做梦了。”小貂蝉道,“你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其实,是有的。”鸭屎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鸭屎从另一层甲板走上来,看了下野狐田道,“大哥,你看到的、感受到的全都是虚幻的。不要被这点权力诱惑了。我给你另外一个选择。杀了师父,你做怀义堂的老大,我退隐江湖。”
  “我不是你,我不会杀师父的。”野狐田道,“你可以杀了我,但是放了小貂蝉。”
  “你没有资格与我谈。”鸭屎道,“我给你七天时间,七天后,你来湖西,我安排人送你们走。如果七天内你不来,从此以后,你再也见不到小貂蝉。”
  野狐田极为羞愧地看了下小貂蝉,随后上了自己的船离开了。回到怀义堂后,宁十三立即召见了他。
  “去哪儿了?”宁十三问道。
  “在湖上查看了下防务。”野狐田道。

  “哦,见到鸭屎了吧?”宁十三笑着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