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19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此处,我便将心中疑问说了出来,想要听听南宫的解释。他听完之后,告知我这九鼎家族不仅仅关系到封印妖族之事,他还从其中摸索到一些之前的事情,眼下着实不方便说起。
  南宫这番话的口吻让我想起了,之前在药王谷林叔给我说过的一番话,当时我便认为他摸索到了上古大战的一些由头,这么说来,这南宫莫非也是如此?
  我正要询问,不料南宫却是摆了摆手,示意不再继续追问此事。眼下考虑此事还为时过早,况且他也只是摸索到一些模糊的东西,无法判定是否属实。
  他这番话无异于印证了我心中所想。既然他这么说,我也不再纠结于此。这么说来他的确是有了应对之策,我也用不着冒天下之大不为去阻止山海界开启,之后的事情南宫自会处理。
  他行事着实稳妥。让我不得不心生佩服,倒是我先前有些急躁了。不过他既然提到九鼎家族汇集之后便能够应对之策,想必自然是少不了九州鼎帮助。这么想着,我便从相柳袋中将九州鼎拿了出来交给南宫。此物已经搁置多年,眼下却是到了派上用场的时候。
  他见我此举,先是一愣,不过立马便反应过来,随手便将九州鼎收了起来。接着便告知我时间所剩不多,让我加紧修炼。此事倒是自然,眼下玄道佛三家正在外界紧锣密鼓搜寻我的下落,此时我也无处可去,况且山海界不久之后便会开启,呆在王屋洞天修炼乃是唯一之法。

  谈话间,王灿已经归来,不过他似乎并不打算将盘古斧带在身边,此举倒是稳妥。他走上前来,朝我拱拱手,随后又向南宫行礼道。“王灿已将族内事务交付,眼下便可启程。”
  南宫听完微微颔首,站起身来向我打过招呼便准备离开。不过,此时我却是想起一事,想要询问南宫山海界开启的具体时日。他见我发问,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说道,“一月之后,巫族齐聚药王谷。”
  他这番话的意思,显然是让我一月之后到药王谷与他们汇合,这么说来,山海界开启之日便是这一两月之内了。时间上来看,着实有些紧迫。
  不过,南宫提到药王谷,却是令我想到了另一件事情。当初我修炼道炁化形之法时,在药王谷的山洞之处察觉到了道炁波动。后来才明白,是南宫特意将人带到了那处,只是我怎么都被捉摸不透,他为何会选择与修炼道炁之人联手。
  这么想着。趁南宫还未离开,我便将此疑问脱口而出。他听完我的话,似乎有些意外,看来他没料到我会注意到此事。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隐瞒,但他只说了两个字,崂山。
  崂山?此事与崂山有何关联?细一思索,我这才反应过来,当初将东皇钟归还崂山之时,那崂山掌教恰巧不幸遇难。当时我便察觉到了那里有南宫的气息,后来经过一阵分析,便猜测南宫与那崂山掌教达成了某种协议,不然那崂山掌教怎会甘愿赴死。
  此时听到南宫再度说起此事,想必被南宫带到山洞之处的那人便是崂山掌教了。不过,令我颇为奇怪的是,当初我与祭祀恶灵明明是在掌教的骨灰中发现南宫的气息,这便表明那崂山掌教肉身已毁,难不成他又寻得了新的肉身?
  这么一琢磨,似乎并非没有可能。南宫与他之间达成了某种协议,自然不会轻易死去,看来南宫还有一些隐藏的后手。
  思忖间,南宫已经带着王灿离开,殿内只剩下我一人。想要知晓此事,只能等到下次见面之时了。眼下呆在此处甚是无聊,我寻思着事不宜迟,这便去王灿父亲的府邸安心修炼。
  片刻之后,我便到了地方,刚一站定我就察觉到了米泰的气息,他修行天赋着实不错,眼下的修为竟然快要接近印章中期。此时宫殿门口摆放着各种样式的干粮,很明显这是王灿命人为米泰准备的。我扫了一眼之后,便没在意此事,而是直接迈步进了宫殿。殿内十分空旷,并无任何摆设。想必是米泰害怕自己修炼之时产生的气流将屋内的陈设损毁,这才让人将宫殿的物件搬离。这么看来,米泰并未仗着我的身份在此作威作福,这一点令我颇为满意。

  如此想着,我便绕过了主殿到了后面的房间之中。刚一进门便发现眼前布下了一处巫炁屏障,我并未粗鲁的破开屏障走进去。而是站在原地高声喊着米泰。几声之后,眼前的屏障总算是消失不见,米泰也从屋内快步走了出来。
  他见我归来,一脸欣喜,立马快步上前朝我跪拜道了一声师父。我见他如今这般修为,心中着实颇为欣慰,随即示意起身回话。他得令之后,将我请进屋内与我叙谈了起来。
  交谈中我得知,他修行至识耀后期之后,发现自己缺少打斗的功法,后来本打算向王灿讨要一本功法,但始终不知该如何开口。正当他捉摸不定之时。遇到了一个叫阿莫的小孩儿。他与米泰一样,皆是孤身一人在此,一来二去两人竟然成了忘年交。之后,阿莫得知米泰乃是我的徒弟,两人更是倍感亲切。在一次交谈中,米泰无意间说起了功法之事。阿莫竟示意可以传授米泰一些剑法。两人早已形同一人,米泰自然不会拒绝,习得阿莫传授的剑法之后,米泰的修为更是突飞猛进,不到数月便进阶印章天师。

  听米泰提起阿莫,我却才想起来,当初我把他留在此处,拜托王灿照管,这些年来都未曾再与他相见,也不他如今可否安好。眼下既然我回来这里,理当去见他一面。而且米泰还受了他的恩惠,我这当师父的,于情于理,也得当面表达谢意才是。
  阿莫的话是真是假,我也说不清楚,但不管黄竹老道是否这么说过,此时我总算是找到了个台阶,于是便呵呵一笑,也不再瞎琢磨,开口告诉阿莫说,事不宜迟,我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听我这么说,阿莫面容严肃起来,点点头,便带着我来到院落之端坐下来,拿出那手札,准备对我讲解。不过在他开口之前,我挥手把一旁的米泰叫了过来。
  这手札毕竟是阿莫他们师门秘法,不便让米泰听闻,于是我思索了一下,待米泰到我面前时,我将相柳袋的卸甲剑取了出来,交到了他的手,肃容道,“此剑名为卸甲,虽其貌不扬,但威力非凡。你既已习得剑道,便需要一柄趁手的兵器傍身,为师将此剑赠与你,望你好生修炼,勿负此剑。”
  说罢,我向他强调了卸甲剑卸甲前辈的存在,告知米泰,卸甲前辈那是这卸甲剑剑魂,定要心怀崇敬,若是遇到不明之处,还要向前辈虚心请教才是。

  先前我听闻米泰说起自己得以阿莫传授剑法之后,我便考虑着是否要将卸甲剑交与他。毕竟米泰虽然习得了剑法,但始终没有一把利器傍身,与人争斗之时无法施展全力。这卸甲剑虽然不凡,但终究是凡剑,其威能远远不及我体内的轩辕剑,而且依照我眼下的实力,这卸甲剑对我而言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与其留在身边,不如将他赠与米泰,也好弥补这些年来未曾教导他的亏欠。
  日期:2018-06-02 08: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