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8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一愣:“关键时刻离开权力中枢?陈常委出于什么考虑?”
  “大概跟我叔的顾虑相同,担心风波太大影响陈皎的前途。新方案出炉后,各股势力主动或被迫站队,没有骑墙派,必须有明确态度,这种情况下胜了未必平步青云,败了肯定没好果子吃。”
  “碧海……书记和省长任期都没满,陈皎去干什么?”
  姜姝推了他一把,笑道:“他跟你我一样不过厅级,只是身居高位影响力非同寻常而已,估计提个副省级,能不能进常委还两说。”
  “那就……”
  “没劲了是吗?”姜姝道,“你以为陈皎愿意成天泡在研究室,成天跟最高层人物打交道?他私下说过其实压力非常大,虽不至于‘伴君如伴虎’那么夸张,但也是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只要有任务在身,经常夜里都睡不着,翻来覆去考虑哪儿可能有疏漏,哪儿做得不到位,从进研究室第二年起就落下失眠的毛病,至今每晚断不了安眠药。所以研究室那些人都巴不得外放为官,早日脱离苦海。”

  “是这样啊……从你了解的情况看,新方案是否会强行闯关通过?”
  “毕竟代表最高层部分想法,反对呼声再高也不可能百分之百否决,而是在此基础上作某些修正和调整,整合大多数人的利益,最终皆大欢喜。”
  “燕常委什么态度?”
  “按新方案是有机会留任一届,不过他没兴趣;但形势所迫也不能站出来公开反对,所以他基本上不持立场,不发表意见。”
  “不是说最高层都必须站队么?”

  “他是常委,有资格保持沉默,谁也不便硬逼他表态。”
  “想不到沉默权也成了特殊待遇。”方晟笑道。
  “这场风波不知什么时候结束呢……”姜姝又回到刚才的话题,“正如试管婴儿手术,无休止进行,看不到希望。”
  “瞧你,又来了。”方晟温柔地抚摸她,没多会儿又渐入佳境……
  不过有姜姝想要孩子在先,方晟提醒自己今后要加强预防措施,千万不可象之前那样在不知情状况下莫名其妙接二连三当爸爸。
  从白翎到爱妮娅再到鱼小婷,他真的吃不消了。

  市纪委对苗海虹的调查持续了十多天,苗海虹虽说不清收支不符的原因,但紧紧利用老公做生意的特点,抵死不承认有不明收入。汤主任无奈之下让她停岗写说明材料,事实上暂停了她在妇联的职务。
  榆洛县城顿时沸沸扬扬风传苗海虹与市委某领导有不正当关系,利用职权大肆收受贿赂等等,说得有鼻子有眼,给苗海虹造成极大的压力。
  她打电话给邵卫平哭诉过几次,邵卫平不以为然说市纪委让你写材料而不是双规,说明没抓到你的把柄,接下来再挺一阵子呗,事后我会想办法把你弄回银山。
  这个承诺让苗海虹略微心安,索性不去单位,以写材料为借口成天躲在家里。

  李莱遭遇噩梦般的经历后,到医院住了几天,没等伤口完全愈合便匆匆出院,带着一家老小秘密离开省城。
  “我有种可怕的预感,牛德忠案子肯定要逆转,到时会连累一大批干部,倒一大片企业,等风头过去我再回来。”临行前李莱对一班手下说。
  赵安曾在黑道混过,与李莱通了两次电话,详细询问那夜被抓的经过,第一反应怀疑夜钓者是白翎。李莱说自己被白翎打过,手法、力道还有嗓音都不象,夜钓者出手更狠,时刻让他觉得她要杀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赶紧离开双江吧,在外面呆个五年、十年再回来,到时还是一条好汉。”李莱劝道。
  赵安不以为然道:“不错,牛德忠的事咱都有参与,但主谋是于双城,她有本事挖出他的后台,来个一网打尽,否则翻什么案?”
  李莱关切地问:“双城还好吧?”
  “前天通过电话,不敢喝酒,不敢泡妞憋得难受,其它都行。”
  “替我向他问好,但愿……”李莱顿了顿道,“等我回双江时兄弟们都活蹦乱跳。”
  苗海虹被市纪委盯住不放,李莱深夜被逼供,两件事对齐辉的震动极大。

  跟其他人不同,齐辉第一反应便锁定是方晟干的!
  方晟与姜姝是否有私情,齐辉不太确切,但两人关系好是银山官场众所周知的事。自从方晟任组织部长后,凡姜姝举荐的纪委干部均获得重用,纪委系统干部提拔到其它部门任重要职务或领导岗位的比例也明显提高;同样,凡方晟想拿掉的干部,纪委会第一时间跟进,追查到底。
  银山市组织部和市纪委的配合空前默契,简直达到鱼水相融的程度。
  齐辉断定姜姝受了方晟的指使调查苗海虹,而李莱被劫持逼供——谁都知道方晟身边有武艺高强的女人,“顺坝三英”威震四方,除了方晟,哪个闲着没事干愿意管牛德贵的破事儿?
  齐辉气鼓鼓来到于道明办公室,开诚布公道:“道明,上次通电话时我已说过,当年双规方晟并非我突发奇想,而是受你们于家暗示,弄到最后事情没办成还折损我一员大将。后来于家跟方晟和好了,正式接纳他,我倒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方晟把仇都结到我身上……”
  于道明沉声道:“我也说过黄海双规事件早已了结,相关责任人都得到惩处,方晟也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任何人面前表达过对你不满。”
  “道明!”齐辉不悦道,“表面文章谁不会做?这会儿我不是前政法委书记,你也不是常务副省长,我是以长辈身份跟你谈事儿!要是你放不下架子,没事儿,我到京都找老爷子去!”

  “别介!”于道明赶紧赔着笑脸道,“有事您说,我洗耳恭听呢。”
  “方晟到红河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就烧到洪波的双龙集团几块地皮,当时我打电话给你求情,你也答应了,可方晟不答应,说什么一碗水要端平,一把尺子量下来不能含糊。行,我不给于家添堵,把那口窝囊气咽下去,让洪波东挪西借了几百万押金乖乖上缴,够配合吧?”
  于道明叹道:“基层工作不好做啊,方晟年轻气盛,有时动作过于简单粗暴,还请您多担待。”
  “我是担待了,后来从没提过这碴儿,应当什么都没发生,可他不干啊,居然把一桩省纪委经手、法院判决的陈年旧案翻出来查!”齐辉怒拍桌子道,“姓方的这算什么?摆明了跟我过不去嘛!老子现在虽然下台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真要把老子逼急了哪怕同归于尽!”
  “您老别着急,有事慢慢说,”于道明从未听方晟提过翻案之事,不免奇道,“牛德贵是谁?方晟为什么翻出来查?跟您又是什么关系?”
  齐辉看出于道明不似装佯,应该真不清楚这桩事,遂压住火气道:“牛德贵是方晟在红河的前任,因为乱搞女人和经济问题被省纪委查处,后来判了六年……”
  “噢——”于道明终于想起来这回事。
  “道明不是外人,今天在这里我实话实说,牛德贵为土皮的事也跟我们闹过矛盾,所以出了问题被查处时,我在背后多少推了一把,不过他的问题是实实在在的,证据确凿,法院审判予以采纳和认定!”
  日期:2018-07-09 06: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