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8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安邦继续又一巴掌打了过去:“你要是不服,不听,马上就给我滚回墨西哥去,要是听了服气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留下来,我说的话你能不能做到?啊,我问你能不能做到?”
  “能········”
  “咣当”安邦关上房门,进去之前掷地有声的扔下了一句话:“大汉和朝阳的尸体收拾一下,买一副冷冻的棺材装上,就在院子里给我搭一个灵堂·····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出去,都给我老老实实的留在这,不能动!”
  紧闭的房门外,站着大圈一众人,各个心思烦躁,泛着不平,屈辱还有深深的仇恨感!
  越南人的做法,比他们以往的经历要血腥和残忍得多,江湖仇杀刀枪往来,你给我一枪我捅你一刀这在正常不过了,哪怕是安邦那么忌恨万红兵和赵六民,他都没有起了给对方碎尸万段的心思,一枪毙命就足以了,像越南人这样杀了人不算,还把脑袋给割下来示威的做法,无疑相当于是把大圈帮骨子里最嗜血的一面,要给勾起来了。
  可以想象的是,在以后面对越南人的时候,大圈绝对会展开雷霆而血腥的报复了!

  “别看了,赶紧收拾一下,给他们两的尸体装上,天太热了耽搁的时间长了就该发臭了”老桥叹了口气,然后伸手点了点眼珠子通红,直勾勾看着大汉脑袋的二雷说道:“来,你跟我过来”
  老桥和二雷走到一处窗口旁,他递给对方一根烟后,问道:“打你,服气不服气?”
  “······”二雷看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你刚才说的话太操蛋了你知道么?什么叫大汉和安邦认识的晚,不是原本跟着他的人,死了就没感情?我告诉你,我们这帮当兵打仗出身的人,哪怕只和你当了半天的战友,那我们也能随时做好为你挡子丨弹丨,替你出生入死的心思,而不会因为相处时间的长短,来决定彼此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厚!莽子进去了,他和安邦从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到大,到现在都没有办法弄出来搞不好就得在里面蹲几十年,你说安邦急不急?他有没有嚷嚷着让我们去劫狱?有没有把不满露在脸上?为莽子辩护的律师被人杀死在了警局门口,后面的事完全没有头绪了,这王莽的后路完全不明是不是跟死了也差不多,安邦说去找越南人拼命了么?”

  二雷默默的抽着烟,声音嘶哑的说道:“我知道,我刚才说的话不对,但我那不是······是心急了,想要给他报仇去么?”
  “你啊,能不能长点心?你真要是跑出去找人报仇了,我们会坐视不管么?到时候大圈的人是不是得跟着你一块去?现在连越南人在哪,有多少人,有谁支持他们咱们都不知道,你这么鲁莽不跟送死一样么?”老桥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安邦虽然没说,但为大汉,朝阳还有王莽报复回去越南人,这是疑问么?绝对不是,只是欠缺一个合适的机会,或者妥善的方式罢了,等等吧,明白了么?”

  “我知道了,桥爷!”二雷咬着烟嘴,点头说道。
  “我们考虑的可能是个人的情感,但领头的人要考虑的却是整体的利益,安邦要是一个小兵的话,也许那天晚上他就找越南人拼命去了,可他不是,是领头羊,那他就得要考虑整个大圈,互相理解吧,心里别有芥蒂了”
  “放心,不会的,我知道邦哥做的没错······”
  这天晚上,直到天黑了,安邦都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没有出来,老桥后来进去问他吃不吃饭的时候,就只看见了屋子里被抽的全是烟,安邦则是无声的摆了摆手。

  一时间,整个修理厂里都充斥着焦急和上火的氛围,大圈的人谁也没有出去,都缩在厂子里严密的防范,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四处望风。
  在接下来的两三天的时间里,越南人仿佛一击即退一样,在杀了王莽的辩护律师胡冲,偷袭了修理厂之后,也没有动静了。
  但是,温哥华道上却不怎么太平。
  修理厂大汉和黄朝阳的死,越南人在第四街区的损失惨重,成为了温哥华黑帮之间讨论的话题,他们都在猜测这帮神秘莫测突然来到温哥华的华人,是不是会就此被越南帮给打压的抬不起头,然后灰溜溜的悄无声息的再撤出加拿大。
  对此,绝大部分的人都给予了肯定的评价,多数人都说这伙看似挺悍猛的华人,以后差不多是没有在露头的可能了,甚至他们如果露面的话,也许还会遭受到越南帮疯狂而血腥的屠戮,因为有消息灵通的人知道,温哥华的越南帮在这期间,调来了大批的人手。
  绝大多数人都是这么看的,不过在暗中也有不同的眼光出现了。

  片爷最近就比较活跃,他让自己手下负责打探消息的人,四处出击,全力搜寻大圈和越南人两方的情报。
  在接到大圈帮龟缩在修理厂,严防死守没有主动报复的消息后,片爷就有点琢磨不透了。
  “不太对劲,有点反常·······”片爷手里拿着情报,狐疑的嘀咕道:“这不太像是大圈的作风啊,他们睚眦必报的性子,给改了?不对,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
  在大圈上岸北美之后找片爷买卖消息时,他就知道了对方的来历,并且还曾经非常详细和有针对性的研究过香港大圈帮的历史,片爷后来给了个结论出来。
  这是一帮沐浴着战火成长起来的团体,他们有着难以想象的战场经验,也有着团结,一心的队伍理念,战友的死无疑是插在他们心头的一把刀子,拔出来带血,不拔是因为自己手里的刀,还未曾磨亮!
  而华埠黑帮里,陈兴汉在某天集会的时候,曾经感慨的对华埠的几个大佬说道:“幸亏,当初没有替这帮人说话,明智啊······”
  安邦一连几天都没有出门,一直缩在屋子里几乎没动,过了四天之后老桥和陈小帅,还有何征被叫进去了一次,至于谈了些什么,其他人一概不知道只限于他们四个之间。

  “哥,你在这么抽下去真是奔着肺癌去的了,直接永川不朽了······”陈小帅戳着牙花子有点小贱的说道,为什么他这时候调侃安邦呢,是因为进来之后他看见安邦的脸色虽然在烟熏下有点蜡黄色,但状态和神情还是不错的。
  安邦搓了搓疲惫的脸,又习惯性的给烟点上了,然后眯着眼瞅着老桥和陈小帅说道:“几次事,你们琢磨琢磨,第一个是律师胡冲在警局门口被杀,然后我刚去见陈兴汉的时候他本来是打算答应我的,但有人不知道和他说了什么之后,就给拒绝了,还有一个,咱们几个从外面刚回来,大汉和朝阳就被杀死在了修理厂,我们要是在场子里的话杀人的就不敢动手了,时间把握的非常稳,几件事你们和我说下,为什么?”

  何征的反应相当快了,并且可能之前他就已经有所察觉了:“胡冲是我们公司在这边安排的人,我让他去温哥华警局的时候外人是不知道,只有······”
  安邦嗯了一声,皱眉说道:“我去唐人街也是在胡冲死了后临时起意的,随后,我们回修理厂也是临时通知的你们”
  两人说完,屋子里烟雾缭绕谁都不吭声了,只有陈小帅品着他们的话,品了能有几分钟后“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你们他么的怀疑我出卖你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