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85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脚步顿了顿,头也不回的说了声谢谢。
  “咣当”上了车,安邦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轻声问道:“德雷克,地狱天使,又是什么来头啊”
  陈小帅叹了口气,说道:“德雷克是地狱天使的首脑,地狱天使是加拿大最大的黑帮”
  “知道,他们人在哪里么?”
  “听说,德雷克来了温哥华,在一处庄园里度假”

  安邦怔怔的睁开眼睛,看着车窗外面说道:“这个地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乱糟糟啊”
  “哥,要去么?”
  “去吧,莽子的事不解决,不把那些越南人宰了,温哥华我们又怎么能呆的下去呢?病急乱投医吧,唐人街不行那就去见见这个什么地狱天使好了,也许还有一线希望呢”
  半个多小时后,安邦他们来到了德雷克的那处庄园外,车子停下后安邦推开车门下来,看着紧闭的庄园大门,他走了几步后就停下了。
  “我去叫门·······”
  这个时候,安邦的脸沉的有些吓人,双眼中布满了通红的血丝,当离开唐人街来到这里后,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么低下头来求人,真的就能给关系打通么?

  “回来吧”安邦轻声说道。
  “不见了!”安邦直接转身又重新回到了车里,阴沉的脸上瞬间恢复如初了:“求人不如求己,一次低头就代表以后再见,你还是得把脑袋低下来······大圈,不是这个风格!”
  “求人不如求己啊,这一次低头了,以后我们在温哥华不管是面对华埠还是地狱天使,你都很难把自己的腰给直起来了······”安邦点了根烟,铿锵有力的说道:“回去,谁也不求了,就靠自己!”
  年过三十的安邦,虽然已经过了热血澎拜和斗志昂扬的二十几岁那个年代,但你不得不承认的是,哪怕以后七老八十了,骨子里烙印下来的激情也是难以消散的。
  人不死,满腔热血的军魂,则永不磨灭!
  回到修车厂的路上,老桥,丁建国和刘牧他们等人依次给安邦回了消息,第四街区里越南帮的人仿佛突然之间就凭空消失了一样,只剩下了一群普通的越南移民和偷渡的人,帮会里的全都没有在露面了。
  这就表明,越南人是在收缩自己的力量,而没有打算来一把没头没尾的火拼,所以一场大圈和越南帮突如其来的冲突,仿佛在这个时候起,才真正的进入了白热化。
  安邦这个时候想到了一个问题,为王莽脱罪固然重要,但大圈如何在温哥华生存扎根下去,才更是重中之重的问题。
  全世界,所有地区的黑帮都有一个生存的准则,就是你得有自己的地盘和活动的区域才行,就像香港的和生堂是在尖沙咀,和兴和在屯门一样,温哥华的组织也是如此,华埠黑帮落脚在了唐人街一带,越南帮则是在第四街区发展。

  那么问题来了,初来乍到的大圈得扎根在何处呢,他们这些人不可能守着郊外的这家修理厂,势必得要有自己的区域才行,所以和越南帮拼起来之后,如果能把他们从第四街区清理出去的话,那这一块将会成为以后大圈在温哥华发展的前沿阵地了。
  报复是必须要报复的,同样的,图谋以后的发展,这时候也该提上日程来了。
  而让安邦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越南帮的报复比他来的还要快了那么一点,并且其血腥和残忍的手段也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
  香港还是玩的太小了,这个世界很广阔!
  北美的生存环境,和香港有着太多的不同了!

  离开温哥华市区,回到郊外的修车厂,车子刚刚开进院子里的时候,打开的车窗里忽然飘进来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唰”车里的人脸色顿时一变,这股略微有点刺鼻的味道不是一点点的鲜血就能渲染出来的。
  出事了!
  “朝阳······”陈小帅推开车门站在院子里就吼了一嗓子,他们之前离开的时候,就留下了大汗和黄朝阳两个人在修理厂看家。
  陈小帅喊完,院子里静悄悄的,楼里也没有任何人回应。
  安邦推开车门,三人连忙朝着楼内走去,穿过走廊上了楼梯之后,正要迈步往上爬时,安邦落脚后感觉鞋底子下面有点黏黏的。
  “·····”安邦低头,抬腿,看见脚下有着大片的血迹,再次抬头后他发觉血是从楼梯上流下来的,整整一长溜的血迹,从上面的楼梯一直流到了下方。
  整栋楼里,刺鼻的血腥味比外面还要浓重了太多,太多。
  正常情况下一个普通人体内的血量为4000毫升,粗略打量了几眼,楼上到楼下的这一片血迹都把楼梯快给沾满了,这属于什么情况呢,这就相当于是一个人几乎把体内所有的血差不多都给流光了。
  陈小帅急了,直接扶着楼梯三两步就跃了上去,半晌后楼上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带着无比伤痛的怒吼。
  “我cao你么······越南小鬼子,大汉,朝阳······”

  安邦抿着嘴,快速来到楼上,上来后看见眼前的一幕当场就懵了!
  留在修理厂的大汉和黄朝阳脑袋被人用刀给齐刷刷的割了下来,正当当的摆在一张桌子上,桌子下面是两人被不知道砍成了数段的尸体,内脏流了一地,鲜血顺着走廊缓缓的淌到了楼梯上。
  割头,碎尸!
  在旁边的墙壁上,用鲜血歪歪扭扭的写着一行汉子。
  “大圈,这是我们报复的开始”
  “咣当”安邦失神的退了几步后,后背顶到了墙上。
  大圈在香港和掸邦,金三角多年,结下的仇家有不少,最后几年也曾经去过俄罗斯和马来西亚,每一次结怨的背后都有冲突,流血的发生,也有人受伤甚至是毙命。
  但这么多年以来,大圈死的人或者被抓的人,还从来都没有出现如果如此凄惨的惨状。
  人,死不瞑目,死无全尸!
  时间陡然凝固,安邦,陈小帅和何征全都呆立当场,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一直到院子里有车开进来,老桥和刘牧他们纷纷回来后,上到楼上看见地上惨烈的一幕,宁静才被打破了。
  “呼哧,呼哧”二雷和沈千文喘着粗气,直接从身上给枪掏了出来“哗啦”一下撸上膛后,转身就要再出去:“这帮越南人,我非得给他们全都突突了”
  “回来”安邦沉声呵斥了一句。
  大汉和二雷,沈千文和黄朝阳他们是相处在一起时间比较长的,曾经厮混了多年,彼此之间的感情非常深厚,如果大汉和黄朝阳是正常死在交手中的话,可能两人都不会有这么剧烈的反应,但如此凄惨的被人割头,碎尸了,无论从哪方面来讲都是难以接受的。
  “给他俩枪下了,看着,不要动”
  “邦哥······”二雷红着眼珠子,咬牙说道:“大汉不是本来就跟着你的人,死了你可以没什么反应,但我不行,我和大汉是并肩作战好几年的兄弟,他曾经不止救过我一次,我·····”

  “啪”安邦直接转身,一巴掌就甩在了他脸上:“你再给我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
  “我和大汉是兄弟,是兄弟”
  “啪”安邦指着他,说道:“服不服,听不听我的话?”
  二雷红肿着脸棱着眼珠子,一声不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