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394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芮冷玉每天过的虽然很平淡,但很恬淡充实,她就跟道风聊天,说将来等叶少阳厌倦了人间,他们躲到这里来,过这种最为平淡的生活,倒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道风总是沉默不语。
  这天,芮冷玉睡觉的时候,中途醒来,四周一片漆黑,她听到外头有海浪拍击礁石发出的那种巨大的声响,心中疑惑,迷迷糊糊地走到门后,开门的一瞬间,她惊呆了:
  门外,居然不是隐贤观的中厅院落,而是一座山,很高,有好几条暗红色的液体组成的溪涧,从山顶最高处流淌下来,四周泛着浓浓的血腥味,让她意识到这暗红色的液体是血。
  这场景……似乎在哪里见过?
  芮冷玉茫然之中,带着一丝的熟悉,看了看自己脚下,脚下是血水汇聚而成的一眼看不到边的水域,而自己竟然站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狂涛骇浪不断打在脚下,血沫飞溅,十分恐怖。
  这是哪里?
  芮冷玉猛然转头,厢房和大雄宝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弥漫着瘴气的同样看不到头丛林。
  黑暗森林?!

  芮冷玉心中猛地颤抖起来,不,自己怎么可能会在这里!道风呢,隐贤观呢?难道都被血水淹没了吗?
  正在惶恐之中,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你回来了?”
  芮冷玉猛然回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后卿……他身上穿着当初自己买给他的T恤和牛仔裤,双手插在兜里,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
  芮冷玉急忙后退,不成想脚下一滑,踩到了血水中,只好站住,怔怔地望着后卿。
  “你回来了。”后卿又说了一声,冲她张开双臂,“冷玉,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有没有想我?”
  芮冷玉缓缓摇头,浑身颤栗着,“不,我明明在洪荒世界,怎么可能会来这里,一切都是假象……”

  “冷玉,你一直都在我身边啊,你体内流淌着将臣之血,不管你到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不,不可能!”芮冷玉气急败坏地冲他喊。
  后卿一点也不着急,仍然微微笑着,说道:“你现在一只脚踩在血水里,是不是感觉很舒服,很亲切,这都是将臣之血,与你体内的一样,你,用心感受一下。”
  芮冷玉心头一惊,注意力不免就放在那只脚上,本来这只脚刚踏进血水,感觉凉凉的,现在竟然感到了一丝温暖,这种温暖还不光是感官上的,而是来自内心深处……她浑身颤了一下,急忙把脚拔了出来,但是后勤动了动手指,突然一道浪花迎头袭来,猝不及防之下,将她卷入了波涛之中。
  芮冷玉死命挣扎,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居然可以在水中呼吸,而且血水温暖地包围着她,带来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舒适,亲切,更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安全感。

  就像婴儿被泡在母亲体内的羊水中……她早就忘了婴儿时期的感受,但眼下没来有地就起了这种感觉。
  这种舒适的感觉,让她越来越放松了抵抗。
  不!这不是我!
  芮冷玉猛地一个激灵,拼命抵起来,但全身都被浓稠的血水包围着,一点也使不上力气。
  “你是我的,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来,我等你……”
  这些话从她耳边一直不断地响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芮冷玉感觉到自己的四肢有了知觉,猛然意识到这是在做梦,于是用力咬下舌尖,身边的一切都褪去了,她悠悠醒过来。
  自己还躺在厢房的床上,外头是白天(这里有极昼极夜,但没有人间大部分地方那么规律的日夜交替)。芮冷玉感觉自己全身都是麻痹的,半天才缓过来,靠在床上大口喘气。
  “出什么事了?”

  道风的声音传来,芮冷玉转头去看,那个“小子”还保持着背对自己的姿势,这是自己睡前特意摆的姿势,虽然不用避嫌,但是被人盯着睡觉的感觉还是有点别扭,于是每次睡觉之前,芮冷玉就强行把小人转向脸朝墙的那边。
  芮冷玉坐起来,缓了几口气,道:“做恶梦了。”
  想到那荒诞的梦境,于是跟道风说了一遍,道风听完,却半天不作声。
  “这个梦我越想越怪,道风,你说这个梦会不会有什么预示?”

  “不要多想。”道风半天只说了这句话。
  芮冷玉还是忍不住去想,尤其是梦中,后卿对自己反复说的那句话,一直历历在目:我一直在你身边……
  这句话什么意思?
  芮冷玉越想心里越犯嘀咕,又跟道风去说。道风沉默半晌,突然说了句:“你对当日你获救的经过,还记得多少?”

  芮冷玉想了一下,道:“不太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时自己走进了燃烧的尸血里,后来就昏过去了,等我醒来,我已经被带回人间了,这中间的事情……我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难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道风没有回答,他当然不会把自己的猜测说出去。
  “道风,你说,我现在算是什么形态,是人,还是鬼,或者僵尸什么的?”芮冷玉自己分析道,“我有肉身,在人间还是需要吃饭睡觉的,按说我是人类,但那天我明明吸收了将臣之血……我很担心我成了僵尸了。”
  “你是人。”道风答。
  “你怎么知道?”
  “你的血中有人的阳气,我才吸的。我吸僵尸血做什么。”
  芮冷玉听他这么说,也就稍稍放心了,只是总忍不住想起梦境中的经历,在心里形成了疙瘩。

  大明朝时期的北京城。
  比南京那边人多,城门内外,人络绎不绝,干活的、做买卖的,还有一些达官贵人,形形色色,从城门洞下往来进去。
  叶少阳一行人在远处看着,如果不是他们心里有底,谁能想到,这些形形色色的人们,竟然全都被改写了记忆,被硬塞进这个虚假的世界?
  每一个生灵,在这里都被迫扮演着崭新的角色,自己却不知道。
  看着他们,叶少阳内心深处,突然涌起了一股浓浓的恐惧,跟碧清说了。
  “这是真正的众人皆醉我独醒啊,如果我现在去跟他们说出真相,他们反倒会觉得我是神经病。”叶少阳轻轻摇了摇头,这种奇怪的感悟,他说不上来。
  碧清也望着城门下那些行人,说道:“可是,你怎么知道你才是醒着的?没准你们也是被人灌输了记忆,活在你们那个世界呢,如果有人去说你们那个世界是假的,你们也会骂别人是神经病吧。”

  叶少阳顿时哑然,一个人,判断现实处境的真假,无非就是记忆,可如果记忆本身就是作假了的呢?但反过来,如果不依靠记忆,那还能依靠什么呢?想了半天,还真的什么都没有。
  这件事,真的细思恐极。
  进城的比出城的盘查得要严格得多,尤其是他们这种赶着马车、一看就是外地来的,需要出示户籍证,这东西叶少阳也是有的,但想到自己在南京那边闹出的事,估计自己八成已经成了通缉犯,于是推说没带,然后报了个假名字。
  守城的士兵倒也没说不让进,拉到边上,询问他们进城的目的之类的。
  日期:2018-07-09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