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72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不归这才放心,当下他笑眯眯的端起了酒杯,正打算不大不小的和吴勉开个玩笑的时候,老家伙的眉头突然皱了一下,随后对着山谷边缘的树林里喊道:“今天我们这儿在办喜事,不知道是那位宾客到了?过来喝一杯吧……”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百无求抽了抽鼻子,随后猛的跳了起来,一阵旋风一样冲到了老家伙对着的树林当中。片刻之后,树林里面听到一声惨叫,随后就见二愣子拖着一个人的脚脖子,生生的将他拖到了吴勉、归不归的身边来。
  “就是他了,这小子见到老子还想逃,被老子打断了腿拖过来了。”百无求说话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的孙无病,说道:“不是老子说你,孙猴儿,这里不是说没人知道吗?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人?”
  “你这话说的不讲理,这话又不失老孙我说的,再说了这里也不是皇宫大内。保不齐有个猎户进来试试运气。”孙无病说话的时候,众人、妖已经看清被百无求拖过来的这人身上一副猎户的打扮,他斜背着弓箭,背后的箭囊当中还插着几十只雕翎箭。腰后还别着一柄短刀,一副标准的猎户打扮。
  这猎户吓得直哆嗦,翻身跪在地上对着几个人磕头说道:“各位大王,小的在山上打猎,误闯了你们的宝地……看在小的上有八十多岁的老娘,下有还在吃奶孩子的份上,饶了小的一条性命吧。小的死了,这一家子就绝户了……”说到这里,这个猎户模样打扮的人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哭声甚至惊动了新房里面的赵文君,她在房内喊道:“吴郎,你我大喜的日子,谁在外面哭泣?”

  听到赵文君话里有担心的意思,当下他示意百无求捂住了猎户的嘴巴,随后向着新房的方向走了过去。边走边说道:“是个路过的猎户来掏喜酒喝,百无求嫌他没给喜金,吓唬了这猎户几句,没事的……”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进到了新房当中,向赵文君解释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家伙,你叔叔是不是找机会就去找他新媳妇了?”百无求觉得婚礼有些草率,当下把火气撒在了这个猎户的身上:“要不是你,他最少还能再敬老子两杯酒。你知道能喝上那个白头发敬的酒有多难吗?老子给他敬酒几百年了,就今天才反过来……”
  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看着吓得直打哆嗦的猎户。嘿嘿一笑之后,老家伙拉开了百无求,随后对着猎户说道:“可怜见的,傻小子你看看把人吓成什么样子了。你别怕,我们不是这山上的大王。是来这里避世的散人,今天我们这里办喜事,来了就是客……人参,你给这位猎户倒杯酒压压惊。”
  小任叁端过来杯酒交到了猎户的手里,看着他喝完了杯中酒之后,归不归又检查了他身上的伤势。好在只是百无求刚才没有下死手,老家伙亲自给他的断骨复位之后,笑眯眯的说道:“你这骨头这么也要一百来天才能复原,祸是我们惹得,不能看着你不管。这样,你就在这里休息一百天,等到伤势复原之后再下山。你将你的姓名、家住何地告诉老人家我,一会我老人家让人给你家人带个信,让他们不要着急,再给他们带上一些安家的钱粮……”

  猎户听到之后,急忙说道:“老人家不用麻烦了,小的长得粗壮,这点伤不算什么。您还是放了小的回去,家里的老娘一日见不到小的,便心神不宁。小的就算是爬也要爬回去。”
  “一日不见你就心神不宁?那你从外面走到了这里,费了几日的时间?”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你到能忍得住疼,知道不是这个傻小子的对手,宁可被它打断了腿,也不施展术法离开。老人家我佩服得很……”
  这几句话说出来,猎户的脸色大变。知道自己已经露了破绽之后,当下索性说了实话:“归老先生您饶命……晚辈也是误打误撞来了这里,晚辈没有歹意。知道这里有几处荒废的石头房子,每次进山的时候都过来看看。想着以后这里可以作为落脚之地,今天再来看到您几位在这里办喜事。我只是想看看谁占了这里的房子,并不是有意窥探……”
  “嗯?认识老人家我……”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我老人家可记不得在哪里见过你了,自报家门吧……”
  “小的叫做叫做姜六郎,是徐福大方师的座下弟子。前些年犯了点事情,被他老人家赶了回来。”这名叫做姜六郎的人偷眼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当初小的跟随广信方士回到陆地,捉拿格杀令上的人。在那个古怪的阵法当中见过您几位的……”
  被姜六郎这么一提醒,归不归隐约想起来当时的方士当中,似乎有这么一个人。当下老家伙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对着他说道:“你是方士……这就不好办了,我们几个来这里就是为了避开你们的,现在你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你说不灭口的话,你将这里的事情告知了其他的方士,还有我们的活路吗?”
  说到这里,归不归冲着孙无病做了一个手势。孙猴子心领神会,举起来大棒子就向姜六郎的头上砸去。
  吓得这人大叫了一声之后,拼命的说道:“我也在格杀令上……我与吴勉大修士、广仁都在最新的格杀令上……”
  姜六郎是三天之前看到最新的格杀令,名单上面吴勉和广仁并列。只不过比起来白发男人来,广仁就惨了一点,他被剥夺掉了大方师的名号,还被徐福钦点为方士一门的罪人。理论上说的话,广仁在格杀令名单上面,还要比吴勉靠前几分。
  说话的时候,姜六郎从怀里面逃出来了一张写满了人名的绢布。递给了归不归之后,哭丧着脸说道:“我知道这山谷人迹罕至,原本想着来这里躲躲的。想不到来了之后看见这里在办喜事,我一时好奇多看了几眼……”
  归不归看了一眼格杀令上面的名单,从上到下看了一遍之后,将它交给了身边一直在伸着脖子看向名单的孙无病。随后笑咪眯的对着身边的几只妖物说道:“可惜了,上面没有老人家我的名字。徐福这个老家伙做的有些不地道了……当时我老人家也动手了……”
  “你那也叫动手? 一个人也没见你弄死。老子就不样一了,弄死的方士怎么也有十个八个了吧?”
  百无求撇了撇嘴之后,对着孙无病说道:“孙猴儿,你看看老子我的大名排在第几?说起来老子也弄死不少的方士了。就算徐福偏心不给前三,怎么也会把老子的大名留在前十吧?”
  孙无病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上面就吴勉一个熟人,咱们的名字都没有。”
  听到自己的名字并不在名单上,百无求顿时变得暴跳如雷。它指着孙无病手里的绢布说道:“不可能!老子差哪了?你再仔细看看,老子叫做百无求,一二三四五六的百……”
  日期:2018-07-31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