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黑暗中的幽灵——暗夜卫士》
第358节

作者: 男人不哭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队长再一次看了看浑浊而湍急的河流,有些惋惜的说:“非常优秀的战士,可惜了……”打了个手势,带着这几名队员撤退。这一夜激战打得惊天动地,不知道多少势力都被惊动了,对于他们这些黑编制部队而言,这是很不利的,虽然他们不见得会怕那些闻风赶来的家伙,但是能避免跟这些冤家打交道,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作为战利品,他们拿走了金先生戴在头上的那顶防弹头盔,然后一脚将金先生的遗体给踢进了河里。
  又过了六分钟……
  一双红得吓人的眼睛从浑浊的河里露了出来,接着是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他把一柄81式军用刺刀插入河边的石缝里,全凭臂力与湍急的河流搏斗,胸口急剧起伏着,喘得跟个风箱似的,在他的身上已经看不到多少生命的痕迹了。没错,他就是萧剑扬,跳进河里后他抱着一块石头不让自己浮上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憋了多久,反正到了后来,整个人都要爆炸开来了似的,意识逐渐从身体剥离,他甚至已经看到死神的狞笑了。每一颗细胞都在颤抖,哀求他赶紧浮上去,不然他就会死在河里的,但是理智告诉他,对手就在河边等着他,只要他浮上去,马上就会被密集的弹雨撕碎,甚至成为俘虏,他绝对不能这样做!

  直到最后,整个人都已经失去意识了,控制不住身体了,他才松开那块石头浮了上来,喘了好一阵大气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打破了人类生理的极限,在五六米深的河里潜了整整十三分钟!
  一个只要不是疯了,只要还有一丝丝理智,就绝对不会有人去挑战的纪录!
  眼前一片暗红,耳朵嗡嗡作响,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从河面吹来的风刮在湿漉漉的脸上,有点冷。他近乎贪婪地呼吸着空气,生命力随着急促的呼吸一丝丝的注入他的身体,过了好久,他才感觉自己渐渐渐的活了过来。有些茫然的四下望去,视野之内已经看不到一个敌人了,也许,那些绿色魔鬼都以为他已经死了,都以为铁牙犬中队已经死绝了,回去享受他们的胜利了呢。想到那些绿色魔鬼,萧剑扬苍白的脸微微扭曲,流露出来的,是刻骨的仇恨。他的手臂已经感觉不到酸痛了,全靠一股意志在支撑着,等调匀呼吸之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调匀呼吸,拔出刺刀,朝下游继续游去。现在河流两岸都高出河面一米五以上,对于现在的他而言简直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他只能往下游漂去,硬要上岸只会把自己最后一丝体力白白浪费掉,最后死在河里。

  除非落差特别大,否则河流的下游河床一般会越来越开阔,河水也会越来越浅,从上游带来的泥沙会淤积成浅滩,这就是他活着离开这条河的唯一希望。这需要一点运气,如果现在遇上一条鳄鱼,他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只有让它当点心的份了。他虽然没有来过非洲,但是对非洲河流的危险性还有略知一二,尼罗鳄、牙巴拉鱼、河马等是非洲河流中的致命杀手,遇上它们,再怎么强悍的人也只有死路一条,他现在只能是听天由命,希望老天保佑,别让他遇上这些可怕的水中杀手。

  往下游漂了好几千米,水流明显的放缓,河床变得开阔,这是个好兆头,萧剑扬精神一振,总算是看到一丝活下去的希望了。
  好兆头还在继续:就在他的脚触到河底的鹅卵石,终于可以放松一下的时候,一段枯木朝他漂了过来。对于落水者而言,没有比一段枯木更好的东西了,它可以为落水者提供足够的浮力,简直就是流神赐给落水者的诺亚方舟啊!
  但是萧剑扬的第一反应却是拔出81式军用刺刀,对准了那段看似无害的“枯木”!
  果然不出所料,当距离足够接近后,那段“枯木”突然活了过来,露出一张血盆大口,两排军刀状的利齿令人不寒而栗,以闪电般的速度朝他的脖子袭来!
  非洲的河神喜怒无常,有时候会送来可以拯救落水者的浮木,有时候则会送来能将落水者啃得连骨头都不剩的尼罗鳄,萧剑扬遇上的正是后者,他的运气真的背得没法说了。好在萧剑扬早有准备,见势猛一闪身,在间不容发之间避过这条尼罗鳄的攻击,81式刺刀对准尼罗鳄的眼睛狠狠的刺了下去!尽管已经筋疲力尽,他的攻击还是那样的狠辣、凌厉,甫一出手就是生死立判。这一刀准确地刺中了来势汹汹的尼罗鳄,可惜没有刺中它的眼睛,刺刀扎在它的头部,被防弹能力一流的盔甲给挡住了。同样,由于要闪避他这致命一击,尼罗鳄那条要命的尾巴也扫空了,没能击中他,只是扫起几米高的水花。

  一击不中,尼罗鳄迅速窜出十几米远,萧剑扬没能追击,在水里,人的动作永远无法跟上鳄鱼的。确定脱离了他的攻击范围之后,尼罗鳄转过身来,阴冷呆滞的眼睛盯着这个看似弱小的家伙,寻找着他的破绽。而萧剑扬则反手握住刺刀,与这条长达三米,体重超过一吨的水中杀手对峙。现在他身上连一颗手雷都没有了,步枪也不知道掉在哪里,全身上下,只剩下刺刀这么一件武器还能用的,而这把长度仅三十一厘米的刺刀在一条三米多长的巨鳄面前,是那样的无力……

  萧剑扬盯着尼罗鳄,声音沙哑而低沉:“滚开,否则,你就得死!”
  尼罗鳄听不懂人话,但这并不妨碍它对萧剑扬的挑衅作出反应。而它的反应就是以更迅猛的速度扑上去,血盆大口张到极限,一口咬落!
  这次萧剑扬没有再闪避,在尼罗鳄嘴里那腥臭的气息喷到他的脸上的时候,81式军刺反手转为正手,照着尼罗鳄的下腭狠命刺去!
  血花四溅!
  尼罗鳄那一身盔甲固然是刀枪不入,但是仅限于背部和头部,腭部、腹部的皮肤却柔软得很,一些土人喜欢用山着当诱饵引诱鳄鱼上岸,然后飞快的将尖刀埋在它返回河里的路线上,大家一起突然杀出,受到惊吓的鳄鱼会照原路返回,试图逃回河里,结果柔软的腹部马上就被埋在地上的尖刀划开,肚破肠流,一命呜呼,成为土人餐桌上的佳肴。萧剑扬采取了同样的攻击方式,后发先至,拼尽全力一刀刺在尼罗鳄的下腭,穿透力极强的81式刺刀没有让他失望,齐柄刺入尼罗鳄的下腭,痛得尼罗鳄浑身一震,哗一下将萧剑扬给撞得飞出四五米远。几乎昏迷过去。不过这条尼罗鳄已经没有心思扑上去补上致命一击了,来自下腭的剧痛让它失去了理智,它的嘴巴大大地张着,根本就没法合拢,稍稍一合拢刀尖马上刺入上腭,这滋味可不好受。它喉咙里嗬嗬作响,翻滚着,扑腾着,用剪切力惊人的尾巴拼命地抽打着河水,鲜血顺着军刺那四道血槽喷溅而出,染红了河水。它就是不死于失血过多或者伤口感染,最终也会活活饿死————那把插在它下腭,靠近喉咙处的刺刀剥夺了它狩猎和进食的能力。

  日期:2018-07-30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