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1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拜托,你的思维方式不要这么奇葩好不好?人用刀杀了人,难道要去怪刀吗?造成这一切后果的明明是那些该死的大坏蛋,雅婷也是受害者呀!再说了,她在危急的时候第一个想到我,不正说明她把我当成最好的朋友么?”
  刀杀人不能怪刀的道理人人都明白,但在现实生活中,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却少之又少。
  女人被**了指责人家穿的暴露不检点;孩子被欺负了,老师最常说的一句话却是“怎么被欺负的不是别人”,世间就是这么荒唐,唯有真正内心纯洁强大的人,才能用宽容的眼光去看待一切。
  张安衾确实是一个好女孩儿,值得被这个世界温柔对待。
  “我对朱雅婷使用的是一种结合华医与功夫的假死方法,具体解释起来很麻烦,你只需要知道,她的心脏暂时停跳之后,一段时间内大脑的供养依然充足,自然不用担心有什么后遗症。当然,很损伤元气是一定的了,所以她需要吃药静养休息,正好就由你来照顾她吧!”
  “好吧!”张安衾有些无奈的撇撇嘴,向别墅走去,“你们动作快点,我太久不回家是会穿帮的。”
  看着女孩儿的背影,萧晋开口:“安衾,谢谢!”
  女孩儿回头嫣然一笑:“嗯,这个比对不起好听多了,你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嘛!”
  萧晋苦笑摇头。
  又在外面抽了支烟,他回到别墅自己的房间,一眼瞅见自己床上的被单下有一个人,便默叹口气,换上睡衣躺了上去。
  感受着轻车熟路钻进自己怀里的身体,他问:“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今天如果我们要抓劳新畴的话,虽然很难,但也不是没有办法。”陆熙柔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确实!”萧晋毫不迟疑的点头,“光是在会所里,我就想了不下三种办法,但每一种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必须留下一个人断后。”
  陆熙柔叹息一声:“断后不代表就一定会死的。”
  “我赌不起!”萧晋呵呵一笑,抱紧她说,“不管是你们中的谁出了事,这一趟夷州之行就算输了,而小爷儿是来赢的,目前只不过才赚了三个亿而已,还远远不够呢!”
  “少拿这种中二的大话忽悠我!”陆熙柔不满的屈膝在萧晋关键部位顶了一下,“你赚钱是为了得到与易家抗衡的权势,现在这种干巴巴的钞票,你才不舍得拿命去换呢!”
  萧晋疼的差点儿没叫出来,重重的在她满月上抽了一巴掌,怒道:“死丫头,那地方是能随便乱碰的吗?知不知道老子这辈子就指着它活呢!”
  “反正我也得不到,不如干脆毁了。”陆熙柔撅着嘴小声嘟囔说。

  萧晋一阵哭笑不得,重新抱住她说:“之所以今晚没动手,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发现劳新畴在那家会所的地位很微妙,既不像是幕后老板,也不像普通会员,他跟竹下千代子的交流模式更像是同事或者合作关系。
  鉴于那家会所是一间跨国性质的高端私密俱乐部,我有理由怀疑劳新畴可能并不是向内地贩毒的始作俑者。而且,他提起司徒金川时的口气也很奇怪,里面隐隐透着一股子尊敬的味道,好像他才是地位相对更加低下的那个一样。”
  陆熙柔猛地支起上身,吃惊道:“你不会是又想要把人家的幕后势力也一网打尽吧?!”
  萧晋瞅瞅她穿的衣服就郁闷的问:“你自己没有睡衣吗,干嘛又穿我的T恤?”
  “因为你的T恤又宽又大又透气,比睡衣舒服多了呀!”女孩儿回答的理所当然。

  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他说:“光是一个劳新畴就够让我焦头烂额的了,怎么可能还敢妄想搞定那强大的幕后势力?我只是想要知道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将来人家来寻仇的时候,好歹不至于两眼一抹黑,毕竟我在龙朔的身份和基业人家都一清二楚。”
  “我查过了,那间会所隶属于一家名为‘菲利普基金’的信托公司,注册地在列支敦士登公国,著名的避税天堂之一,完全无法追踪。”
  “所以我才更要按原计划行事,一步步的获取劳新畴的信任呀!”
  “直接把他抓回去审讯不也一样能知道?”
  “呃……这就又要回到牺牲你们谁的问题上了,要是有更加稳妥的机会,我肯定不会有丝毫犹豫。”
  “这世界上哪有完全稳妥的事情?”陆熙柔抬起脸看着他,目光中有气恼也有怜悯,“现在是不是特别后悔接下这个任务?”
  “是啊!悔的肠子都青了。”萧晋苦笑,“不知道消耗了多少运气才碰到沙夏和西园寺一树那样的马戏团杀手保住自己的秘密,现在倒好,因为一个小小毒枭就完全葬送了,但愿那个什么‘菲利普基金’的背后不是马戏团那样的庞然大物。”
  陆熙柔沉默片刻,忽然咬住牙恶狠狠地说:“既然一定要得罪,那不如索性得罪的狠一点!”
  萧晋挑起眉:“怎么说?”
  “很简单,就像你处理秋语儿和陈汉飞的事情一样,把它闹大,闹的人尽皆知,群情激愤。到了那个时候,它那些身份高贵的会员们为了自保,肯定要拼了命的跟它撇清关系,而人人都知道,死人才能保守秘密,所以,毁掉它就是必然!”
  萧晋闻言思索片刻就摇了摇头,说:“操作起来太难了,这世界上可不是只有咱们那里有网络管制的,它的会员群体都是有钱有势之辈,就算不可能统一行动,也必定会在事情爆出来的第一时间将扩散的苗头掐死。”

  陆熙柔一滞,然后整个人瞬间就蔫儿了。她还是太过想当然了,因为这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政府会真心希望自己的臣民拥有所谓的言论自由,区别不过是有没有遮羞布来掩盖自己的真面目罢了。
  会所的那些会员们是一个由特权人士组成的强大群体,他们手中所掌握的金钱和权力根本无法估计,一旦目标一致,绝对会形成一股超级恐怖的力量,封杀一条无法求证的“流言”轻而易举。
  “诶?”萧晋忽然灵机一动,“把事情闹大不合适,那我们反其道而行之,还是有很多文章可做的。”
  陆熙柔眼睛又亮了起来,往上拱了拱身子,兴奋道:“快说,怎么个反其道而行之法儿?”
  “这办法说起来倒也不难,就是会给咱们增加很多的难度和危险。”萧晋沉吟着道,“名利名利,名在利前,声誉在上层社会中向来都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元素,尤其是政客,名声对他们来说,就像是水之于鱼,离了就没法活。
  如果我们能够拿到会所的会员名单和一些严重违反道德与法律的活动证据,就可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