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1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没有在意此事,而是找到一处位置落座,随口问起南宫今日前来可否是为了山海界一事。南宫见我询问,收起了脸的笑意,点了点头,但并未言语。
  王灿一脉,乃是巫族之的九鼎家族,关于这山海界一事自然需要告知他们。!不过,先前听王灿所言,他并不认识南宫,这么说来他们先前并未见过。南宫筹划山海界一事已有数千年,王灿一脉既然是巫族,而且又是洞天之首,能量绝非他人能,南宫应早些告知此事,也好为他提供一些帮助。我不明白,为何事到如今才想起到王屋洞天来通知王灿?
  想到此处,我便将心疑问说了出来,想要让南宫为我解惑。他听完之后,一脸平静,摆摆手示意此事暂且不谈,等王灿进来之后再说也不迟。
  片刻之后,王灿才匆忙前来,连连向我们告罪,说是下面有些急事需要处理,这才耽搁了些时间。偌大个王屋洞天事事皆要由王灿着手处理,的确是有些难为他,对此我也并未在意。
  待王灿落座之后,南宫还是没有打算表明来意,只顾着与王灿寒暄。起初我心还有些着急,不过听着听着却是让我听出了门道。从南宫口得知,似乎他早些年曾到过王屋洞天,甚至还与王灿的父亲熟识。
  王灿一听南宫与自己父亲熟识,面色有些欣喜随即问道,“晚辈着实有些眼拙,竟未识得前辈乃是家父好友。不过,家父倒是从未提起过在外界还有挚友一事。”
  南宫听完面色未改,只是回应道,“最近百年来,我诸事缠身并未到过这王屋洞天,你不知晓实属正常。”
  这番言语之后,王灿面色略显惊愕。不过,转瞬便恢复如常,似乎意识到了南宫既然能够与他父亲相交,绝对不是凡品。随即便岔开话题,不再谈及此事。
  约莫半个时辰,王灿似乎觉着这般闲聊甚是乏味,便开口询问南宫今日前来有何要事告知。南宫见他询问,倒也干脆,反问王灿他父亲可有告知他山海界一事。
  王灿并未立马回应,而是转向看我,随后又看向南宫。他这般模样,显然是已经知晓,如此倒也不用多费口舌。南宫似乎也明白过来,点点头再次开口询问道,“你父亲可有交代王屋洞天禁地之事?”
  王屋洞天还有禁地?我来此并非一两次,为何从未听王灿说起。不过,转念一想,这王屋洞天乃是洞天之首,坐拥四条真龙脉,连绵千山,更何况传承数千年,有禁地存在倒也不足为。只是,这禁地之事王灿连我都未曾告知,王灿的父亲为何会告知南宫?

  细一琢磨,我便猜出了一二,兴许王灿的父亲知晓南宫所谋之事,两人之前曾有过某种约定,看来南宫此次便是为那禁地而来,确切来说,应该是为禁地之的某种东西而来。
  想到此处,我向南宫投去询问的眼神。可他并不理会我,而是紧盯着王灿不妨,似乎等着他的回应。
  听完此话的王灿,面色瞬间便沉了下来,眉眼之透着一丝警惕,开口询问南宫为何会提及此事。他这般模样,我也能够理解。王灿并非没有城府之人,既然这禁地之事乃是绝密,王灿自然要琢磨南宫的真实目的。
  南宫见此,面色依旧未改,只是淡淡的回应道,“你切莫这般警惕,我今日前来无非是要做个见证。”
  他这话倒是有些意思了,来此作何见证?
  王灿显然与我一样,有些不明所以,随即开口询问南宫言语之究竟是何意思。南宫听完之后,站起身来,凑近王灿轻声说道,“开启山海界之物。”
  听到这里,我心一怔。这开启山海界之物无非是玉环、钥匙和十大神器。眼下玉环与钥匙已经逐一被掌握,唯一尚未齐全之物便只有十大神器了。莫非这王屋洞天的禁地之有神器存在?这十大神器已出其九,这么说来,王屋洞天内的便是最后一方神器了。

  之前所有的神器,除却我手的轩辕剑与南宫掌握的昆仑镜之外,南宫从未染指过。此番前来却是想要做个见证,想必他已经对开启山海界之事有些迫不及待了。
  此时,王灿才反应过来,眉头微皱开口询问道,“莫非家父连此事都告知了前辈?”
  南宫点点头,印证了王灿的言语。王灿见此,并未立马作出回应,而是心似有权衡,片刻之后,才抬头再次看向南宫道,“当初家父曾告知在下,这禁地之时乃是绝密之事。除非来者手持信物,不然绝不能告知禁地所在。”
  说罢,王灿便扭头看向我,似乎在向我告罪。我见此,连连摇头表示无妨,我并非不通情理之人,既然此事乃是他父亲特意交代,我也何必在意王灿刻意隐瞒一事。
  不过,南宫听完并未立马回应,而是从怀掏出了裹挟着巫炁的昆仑镜,接着大手一挥,昆仑镜便露出了原本样貌,然后递到王灿面前淡淡说道,“你父亲说的可是此物?”
  王灿接过灵气充裕的昆仑镜,反复查验,最后面色颇为惊讶,口惊呼道,“此物便是古神器,昆仑镜?”

  言语间他眼神看向南宫,得到印证之后,他又收回目光,再次盯着昆仑镜看了许久,这才将之归还于南宫。随后,他便站起身来朝着南宫躬身道,“请前辈恕晚辈先前冒昧,只是这禁地一事着实重大,何况家父又特意交代,不得不小心查验一番。家父离去之前的确告知过晚辈,来者会携带昆仑镜,届时一切听从那人指挥。”
  南宫听完之后摆摆手,示意王灿落座,随后回应道,“我与你父亲乃是挚友,你也不必一口一个前辈,我托个大你叫我一声世叔便可。”
  说罢,他还不等王灿回应,便示意立即前去禁地,今日需要将禁地打开。王灿先是一愣,朝我看来,面色略带歉意。看他这模样,似乎并不知晓我与南宫之间的关系。也罢,我只好起身,将我早已与南宫熟识的事情告知他。此话也得到了南宫的印证,王灿听完之后,这才一阵恍然连呼明白。
  既然南宫这般着急,我们也没在此处多做停留,直接出了宫殿往禁地飞去。
  约莫半刻种,我们便停在了一处山涧。粗略一看,这山涧略显眼熟,似乎我曾到过此处。细一琢磨才发现,当初我与韩稳男为了破开蓬莱仙境处的屏障,曾到过王屋洞天找寻麒麟,当日便是在此处发现了它。
  不过,此处除了灵气充裕之外,我并未发现有何特别之处。而且按照我的想法,既然是禁地,定会在周围布下结界,或者有人守卫才是,可此处哪有一丝神秘模样。
  身侧的王灿似乎看出了我心疑惑,随即开口向我解释道,“王屋洞天人丁稀少,但诸事繁杂,一般不会有人至此。况且外界还有阵法加持,若非得到我的准许,外人根本无法入内。派人把守,倒是略显多余了。”
  王灿这番言语不无道理,不过我还是没能看出此处有何特之处,也不知那禁地究竟藏在何处。
  这么想着,心着实好,便催促王灿不要继续耽搁,即刻将禁地打开。王灿得令之后,也没敢耽搁,飞身到山涧处的瀑布之前,双手掐诀,口念念有词。
  日期:2018-05-3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