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8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30 16:43:02
  第295章 再谋新局
  野狐田将遗嘱扔在了地上,他挥拳打在鸭屎的脸上,鸭屎的一边脸立即失去了知觉。鸭屎并没有反抗,手里的枪掉落在了地上,枪口尚有余烟。野狐田抱起宁十三走了出去,大声呼喊着自己的手下。他亲自带人火速送宁十三去看附近的西医。
  黑蜘蛛从地上捡起枪,对准了鸭屎。皮六从后面抱住她,枪打偏了。黑蜘蛛歇斯底里地大哭起来,被皮六连抱带托拉了出去。黑蜘蛛的哭声越来越远,至于她被皮六送到了哪儿,其他人都不知道。

  “简鱼,我们走。”鸭屎小声说道。
  简鱼看了下身边躺在那里抽搐的鸡头米,随后说:“他还没死。”
  “我们走。”鸭屎以不容置疑的口吻强调道。
  李一强拦住鸭屎道:“你杀了师父,你师父遗嘱让你做堂主,你去哪儿?怀义堂还有很多兄弟在外面,你难道撒手不管了?”
  “呵呵,”鸭屎苦笑着说,“我已经输光了,我连二姐都输掉了,我做堂主?开玩笑。所有江湖人都知道我是杀了师父做的堂主,我能在江湖立足吗?江湖上会说,宁十三是个不问恩仇的江湖义士,四爷是个谋害师父的盗贼。这个位置谁都可以坐,唯独我不可以。”
  “四爷,不是我说你。你犯得着这样干吗?”李一强道,“你为何要开枪?”
  “不开枪,我就得死。开枪,我就满盘皆输,但能保命。你说我怎么选择?”鸭屎苦笑着说,“从今往后,我才是真正被斗败的人。”
  “我不明白,如果宁爷可以杀你,为何一直迟迟不动手?”李一强不解地问道。
  “他知道我杀不了他。如果想杀他,我就打头、心脏了。我打了右胸,说明这是我次优的选择。如果杀死他,我会输得更惨。李当家的,这次是师父赢了。如果他伤口不感染,好过来后,他还是县长,还是怀义堂的老大。并且,他的名声会成为传奇。从今天开始,我必须退出微山,不然杀师父的罪名会让我在微山无法立足。”

  “你要去哪儿?”李一强问道。
  “我先去湖西,然后去沛县待一段时间,随后处理完身边的事,再做打算吧。”鸭屎道,“李当家的,你可以报仇了。报完仇,也退出怀义堂吧。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你和黑蜘蛛的事?”李一强不解地问道。
  “如果师父不死,我和二姐还有一线希望。我为此付出了那么多,还会为这一线希望继续下去。如果师父死了,我们就永远不可能了。”鸭屎道,“师父是想通过这件事告诉我,想当老大,就得没有朋也,没有爱人,没有家人。一个有牵挂的人,永远都当不了老大。虽然我恨师父,但是我不得不佩服他。”
  “把李一刀留给我。”李一强道,“其他的我不管。”
  鸭屎给简鱼身边的人做了个手势,他们俩一个扛起鸡头米,另一个抓起通天鼠,将他们带了出去。鸭屎在前,简鱼在后,船迅速向湖西驶去。
  “要不要我跟二姐再解释下?”船到湖心的时候,简鱼说道。
  “不用。”鸭屎冷冷地说,“你尽快回上海,从此不要再北上。”
  “我不。”简鱼生气地说道。
  “听话。”

  “就不。”
  鸭屎没再说话,他想到了其他的事,陷入了沉默。他暗中对宁十三佩服不已。一个讲道义的人永远都当不了老大。真正能当老大靠的绝对不是实力,而是靠手腕,靠坚强的意志和不怕死的精神。宁十三与鸭屎对峙时的勇气,让鸭屎的精神世界完全崩溃了。
  鸭屎的头脑可以甩宁十三很多条街,但是在狠毒上、手腕上,他比宁十三差太多了。宁十三很容易就将鸭屎最重要的人全部收买了。然而,鸭屎努力了这么久,调查了这么久,取证了这么久,最终还是落入了宁十三的套中。为了这个圈套,宁十三豁出去了性命。
  回到湖西,鸭屎一脸失落。
  尽管鸭屎早已安排自己的人将小宋江、小貂蝉从通天鼠手里解救了出来,但是他并不知道是谁在照顾小宋江。他的第一感觉是小貂蝉在照顾他。不过,当他走进湖东的大院时,早已听到了林静姝极为嘈杂的笑声。

  小宋江身上的伤被处理好了后,连续吃了几顿饱饭,立即精神了起来。尽管他依然无法下床,但是与林静姝不断开着荤段子玩笑。
  小貂蝉在小院里等待野狐田。鸭屎怕野狐田的事情会刺激她,于是暂时没有过去看她。
  简鱼见鸭屎不理她,一个人进入房间休息去了。
  鸭屎来到小宋江身边时,林静姝仅仅斜眼看了下他,并没有理睬他。
  “林姐,你先休息下,我和小宋江聊聊。”鸭屎笑着说。
  “四爷,你的人呢,把我弟弟的人都杀了吗?是不是我弟弟也死了?我弟弟是你救的,如果是你杀了,我就不欠你什么了。”林静姝说这话时极为平静,但她内心是极为不安的。她清楚,怀义堂与运河帮的火并,很可能会死很多人。
  “你什么时候来的沛县,你怎么知道那么多?”鸭屎问道。
  “我来没几天,湖西、沛县风言风语的,关于四爷的故事,谁不知道啊。”林静姝说着说着就流出了眼泪,哭着道,“把我弟弟的尸体给我吧。我把他埋在爹妈坟旁,让他给二老护陵。”
  “他在院子里绑着,你给他松绑,带他回沛县吧。”鸭屎道,“从此以后,退出江湖,不准再踏入江湖半步,不然我一定不饶他。”
  林静姝端着盆子就飞奔了出去。通天鼠被绑了好久,四肢一直不通血,根本就站不起来。林静姝哭着给他解开绳子,扶着他往外走。

  鸭屎在小宋江身边坐下,看着他道:“你瘦了,但是瘦了点好看。能下床吗?”
  “下不了,身上没劲儿。”小宋江道,“宁十三被弄死了吗?鸡头米呢?”
  “没有。”鸭屎说了下整个过程。
  小宋江也将在北平打听到的信息全部讲给了鸭屎。有一部分信息通过密信,让金含蕊交给了鸭屎,还有一部分隐藏在他的心中。小宋江道:“宁十三是个狠毒的人。月明妃的弟弟,黄胡子的儿子,我都已经解救,并安置了。老鲶鱼是你亲爹,你去堆一下坟头吧。”
  “好的。”鸭屎道,“有些信息,我也猜得差不多了。还有些信息,我听了也不意外。微山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解决。我必须一点一点地解决。”
  “如果你不杀宁十三,你还会陷入他新的圈套。如果你杀了宁十三,你与二姐将永远是仇敌。这是你要抉择的地方。此外,无论你杀还是不杀,你都不能继续在微山江湖立足了。你自己想好了。”小宋江道,“换个地方吧。”

  次日上午,鸭屎就听到湖上的兄弟遇到了血滴子的船,将他带到了湖西。鸭屎立即见了血滴蝉,并与他沿着湖边聊了很久。
  血滴蝉道:“听四爷这么描述,我大概知道了微山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我会如实告诉师父的。我这次来,其实更重要的任务是把简鱼带回去。你一定见过她吧?她来这里其实是找你的。”
  “简鱼在我这里,你们放心。不过,我很好奇,简鱼为何那么受屎壳郎老大宠爱?”鸭屎不解地问道,“屎壳郎老大与师父关系也不一般。这些都让我困惑。”
  “四爷,这些是师父的家事。不过,我可以给你个提醒。师父是微山人。”血滴蝉笑着说,“动动脑子总能猜出来。你在地下世界能活着出去,也有这层关系。”
  鸭屎从简鱼那里已经知道简鱼是老鲶鱼的侄女,听血滴蝉说屎壳郎是微山人,鸭屎立即就把所有的逻辑对上了。
  “多谢你提醒。我终于全明白了。”鸭屎笑着说。
  “四爷说来听听。”血滴蝉很惊讶地说。
  “屎壳郎老大是老鲶鱼的弟弟,简鱼是老大的私生女儿。”鸭屎大笑着说,“这下可真的热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