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20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年轻人脑袋上狠狠抽了一巴掌,易烈又放缓口气,语重心长地说:“易善啊!你是家里年轻一辈里身手最好的,人人都说你是习武天才,但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在萧晋的面前,你就是个屁!
  知道吗?一年前我都需要在三十招之后才能击败他,如果是拼命的话,我残废绝对是必然,而那个时候,他才二十二岁!
  所以,我不管你平日里是什么样,这次跟我来夷州,你得给我把脾气压住,一切行动听我的命令,否则的话,要是因为你而出了什么意外,老祖宗雷霆震怒,谁都救不了你,明白吗?”
  “臭大叔!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我可警告你,要是我朋友出了什么意外,我跟你没完!”跟着萧晋的车一驶进别墅院子,张安衾摘下头盔就冲上去质问道。

  萧晋不理她,目送着劳新畴派来的车开走之后,才转身冷冷道:“想见你朋友就跟我进来,要是再敢大喊大叫,老子就把你埋院子里当花肥!”
  “你敢!”张安衾跳着脚反驳一句,两条腿却乖乖的跟着走进了别墅。
  “哥哥,张小姐。”贺兰艳敏迎上来招呼一声,接过萧晋的外套又蹲在地上帮他换拖鞋。
  “死变态,你还知道回来啊?那个岛国骚娘们儿伺候的你不好么?”陆熙柔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里,脸色很臭。
  张安衾惊讶极了,看看贺兰艳敏,再看看她,问道:“贺兰小姐,陆小姐,你们……你们不是都回内地了吗?”
  “是啊!但是我们又偷偷地跑回来了。”陆熙柔阴险的嘿嘿笑了一声,说,“所以,张小姐,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对待知道了这个秘密的你呢?”

  张安衾心头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萧晋没好气道:“小柔,我这会儿已经够头疼的了,你就别添乱了好不好!清心呢?还没回来吗?”
  “还没有,”贺兰艳敏回答说,“不过她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那个朱雅婷也没什么大碍。”
  “雅婷?”听到朋友的名字,张安衾的脑袋顿时就成了浆糊,烦躁的跺跺脚,恼道:“你们到底在搞什么?麻烦来个人跟我讲讲清楚好不好!”
  萧晋叹息一声,看着女孩儿的眼睛说:“张安衾小姐,我马上要跟你讲的事情关系到我们所有人的身家性命,所以,很抱歉的通知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你将暂时失去人身自由,直到我们离开。”

  张安衾愣了愣,第一反应是他在吓唬自己,可仔细看看他的表情,似乎又很像那么回事,不由半信半疑的干笑说:“大叔,你的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甚至都没有任何的比喻和夸张。”萧晋脸色越发的凝重了,“这些天,夷州江湖中天理盟和岛国杀手追杀我的事情,如果你已经知道了,就应该明白我没有骗你。”
  “对吼!”女孩儿拳头砸在掌心,震惊道,“难道传言是真的,菊田雄斗和陈汉飞都是你杀的?”
  顿了顿,她自己倒先摇了摇头,又满是疑惑地说:“不对!要真是你们杀的,这会儿肯定在内地好好躲着了,干嘛还要偷偷的跑回来送死嘛!”
  萧晋被这女孩儿奇葩的脑回路给惊着了,懵了好一会儿才说:“姑娘,你是不是应该先关心一下自己的问题?老子这会儿可是在纠结要不要杀你灭口呢!”

  “切!臭大叔,又吓唬我。”张安衾满不在乎的白了他一眼,说,“会所里那么多人都看见了是你把我带走的,要是我就此人间蒸发了,信不信我爷爷能把你们全都活剥了扔海里喂鱼?”
  萧晋彻底被这个大胆自信的姑娘给打败了,摇摇头,瘫在沙发上无语地说:“怪不得你能跟那个朱雅婷成为好朋友,原来愚蠢真的是会传染的呀!”
  女孩儿立马就不干了,板起脸拍着沙发扶手道:“喂!臭大叔,玩笑要适可而止,快点告诉我雅婷在哪里,要不然,我可是真的会生气噢!”
  话音刚落,门外传来了一阵汽车引擎的声音,贺兰艳敏起身看了看,便一边走向房门一边说道:“上官姐姐回来了。”
  “草草草草……”上官清心走进屋里时,脸色非常难看,甚至有点狰狞,一边骂着脏话,一边将肩膀上扛的朱雅婷丢在沙发上,愤怒道:“姓萧的,以后再有这种脏活,你找别人去干,老娘不伺候了!”
  “雅婷!雅婷?”张安衾扑到好友身边,见她眼睛紧闭,脸色苍白,怎么唤都没反应,不由急坏了,“大叔,雅婷这是怎么了?”

  萧晋为那姑娘把了把脉,长出口气,安慰她说:“放心,你朋友只是受了点小伤和刺激,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精心养养就好。具体的,待会儿我会详细跟你解释清楚。”
  言罢,他又看向站在冰箱前狂灌啤酒的上官清心,笑着问:“连你这么奇葩的人都能刺激成这样,我还真有点好奇发生了什么了。”
  “***,那帮王八蛋简直不是人!全都是畜生……不,畜生都比他们高贵万倍!”上官清心一口气灌完整瓶啤酒才大骂道,“你知道他们是怎么处理那些赌局中不幸被淘汰的尸体吗?郊外有家养猪场,那里有两台大型的粉碎机,连骨头都能分分钟粉碎成渣的那种……”
  刚听到这里,贺兰艳敏就发出一声干呕,捂着嘴冲向了卫生间。
  上官清心又骂了一句,咬牙说:“老娘今后再也不吃猪肉了!”
  萧晋这会儿的脸色也阴沉的可怕。猪是杂食动物,什么都吃,那些被搅碎的尸体最终都去了哪儿,用脚后跟想都知道。
  “尸体”这两个字终于让张安衾开始害怕了,站起身,微微戒备着问道:“大叔,上官姐姐,你们……你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萧晋深吸口气,对上官清心和陆熙柔说:“今晚辛苦你们了,去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吧!别想太多,那些人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接着,他看看张安衾,抬步向门外走去。“屋里有点闷,如果你不怕我杀人灭口的话,就跟我出来,我会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的。”
  “对于那个萧晋,你怎么看?”

  会所的一间套房内,劳新畴下床披上睡袍点燃了一支雪茄,青丝散乱的竹下千代子往上挪挪靠在床头,滑落的被子下肌肤洁白如雪。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劳新畴闻言微微一笑,一边倒着红酒一边问道:“就因为他软了?”
  竹下千代子很不屑的撇了撇嘴,说:“不光是这样,你没见他杀人时那个婆婆妈妈的样子吗?明显就是一个养尊处优惯了的公子哥,有几个臭钱不知天高地厚罢了,大陆这种人多得是。”
  “这么说,你也同意司徒先生所说的那个传闻?”

  “可能性很大。”
  日期:2018-05-31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