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6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香港以后的发展暂且不管,但回归后的期间,务必要保证一个良好的社会环境。
  从几年开始,到九七年,安邦从内地进入香港的十年间,在大圈的后发展时期,安邦手中的尚方宝剑终于全部出鞘了。
  将近两个月左右的清洗,或逼迫或和谈,但不管是哪种方式,七月一日之前曾经泛滥在港dao的黄赌毒,在悄然间渐渐消逝了,也许这是一种拔苗助长的方式,也许只是表面的现象,但不过怎么说香港确实是干净了不少,这也为以后的管理,打下了一个基石。
  只是,鲜少有人知道的是,这一幕的背后有那么一群有功之人,深藏了功与名。
  九七年,七月,一日。
  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二十世纪末期,最具有影响力的事件之一。
  香港,九龙城码头,一艘远洋货轮出港在即。
  今夜的海风吹的有点大,吹的人衣服和头发猎猎作响,天空中星月闪耀,海面波涛起伏不定。
  码头,远洋货轮下站着黑压压的一片人,其中最多的是一群穿着淡绿色旧军服,三十岁左右的汉子。
  “去了那边先稳一下脚,不要急躁,以熟悉环境为主,待适应了之后一切从长计议,那里的环境不比港dao肯定很严峻,你们至少得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融入进去,毕竟是异国他乡么·····”魏丹青背着手站在安邦身前,感慨万千的说道:“叔没有什么多说和叮嘱的,就一句话,活着就好,其他的都他么是浮云,明白么?”
  安邦呲牙笑了笑:“你好像在和我说生离死别呢,气氛有点沉重了哈”
  魏丹青嘴角抽搐着,良久后才叹了口气:“我本来想说点煽情的话来着,但后来发现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却全都说不出口了······”
  今晚上,太圈正式撤出香港,老魏留下压阵,因为在北美,大圈的二代军师何征可以无缝对接,顶替魏丹青的位置了。
  七月,一日,午夜过后,一点。

  一艘远洋货轮驶离九龙港口,缓缓开向远方。
  船舷的一边,面朝香港dao方向齐刷刷的站着一排穿着淡绿色老式军服的男子,面容坚毅,眼神异常坚定。
  “敬礼!”
  “唰”一排汉子扬起右手划向头顶一侧,铿锵有力的朝着他们不曾看见,却缓缓升起的五星红旗敬了一个军礼。
  “起来不愿做努力的人民······”
  “我宣誓······自愿加入中人民解fa军,愿用我的血肉之躯,为祖国构建一道血肉长城,捍卫我们军人的荣誉······”

  “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热爱······”
  “英勇战斗,不怕牺牲,保卫祖国,保卫人民,在任何情况下决不背叛祖国”
  “以上誓词,我坚决履行,决不违背·····我们是光荣的中人民解fa军”
  昔日,庄严的国旗下,有一群人曾经慷慨激昂的宣誓着神圣的誓词,执行着祖国和人民赋予他们的使命和荣誉,扬我国威护我中华军魂!
  今日,有一群曾经这样的人,远离故土奔向远方,他们依旧未曾遗忘,泯灭心中曾经许下的誓言,他们依旧热血沸腾,内心深处依旧心向东方。
  峥嵘在身,光辉从未退去!

  他们叫中军人!
  在香港,他们叫大圈!
  “呜······”汽笛声起,货轮渐渐驶入公海。
  码头岸边,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子,静静的站在一辆车旁,目视着远去的货轮,潸然泪下。
  许久之后,她的脸上泪痕已干,但心绪却已经随风飘向了北方。
  “你好好的,老公”黄连青默默的呢喃了一句。
  同样是码头,另外一个方向,有个女子仿佛雕像一样看着逐渐在视线里成为黑点的货轮,幽幽的叹了口气。
  “多年前,你我一同背井离乡,我留了下来,你却已经不再了!”
  几日后,茫茫海面一望无际,只有一首远洋货轮孤零零的飘在海平面上,到处都是碧蓝的海水,和偶尔跃出海面的鱼群。
  这是香港黄氏船务公司的货轮,此行前往加拿大温哥华的港口。
  这也是,撤离香港转战北美的大圈帮,此次的最终目的地。
  北美,加拿大,墨西哥,美国三点一线。

  大圈在即将离开香港的时候,魏丹青告诉他们。
  “美国我们不适宜过去了,那里是华人帮派洪门总堂口的地盘,也是几大黑手党的盘居地,你们去了就跟羊入狼群差不多,可能还没掀起一点浪花的就被人给吞的渣都不剩了,墨西哥的蒂华纳是杨指领人在发展,你们过去无疑就是画蛇添足,根本没这个必要了”
  “去加拿大吧,那里是一片肥沃的土地,有待开发,是一片铮铮向荣的市场,加拿大的华人众多,去了也不会太有生疏感·····听说那里是北美的天堂,钞票,热情似火的美女到处都是”
  魏丹青一句话,安邦领着老桥,王莽,徐锐,丁建国还有刘牧和永孝,大汉,二雷登上了前往温哥华的货轮,将于半月之后抵达温哥华海港。
  背井离乡十余年后,大圈再次踏上北美征途!
  货轮的甲板上,安邦靠在一张躺椅上,腿架在船舷边,赤着上身卷起了裤腿,鼻梁骨上卡着一副宽大的墨镜,手里握着海钓的鱼竿。
  这是自从货轮离开香港驶入茫茫大海中之后,安邦他们这一群人打发无聊时间的日常消遣方式。

  海上行船,面对最多的就是孤单和寂寞。
  除了喝酒,吹牛逼,睡觉,钓鱼是唯一能带点娱乐性质的活动了,因为一帮体力旺盛的汉子们聚在一起,荷尔蒙可能分泌的略微有点多,面对面的坐着一不小心就会擦出彼此不顺眼的火花了。
  就这航行在海上的几天,他们几个有人没事就三两句话之间搞起了单练,拿徒生搏击当热身活动了。
  “唰”鱼咬钩了,安邦一把拉起鱼竿就给甩了起来,水面上一条五十多公分长的海鱼被吊起来划过一道弧线落向甲板,同时躺椅上的安邦从身旁拿起三棱军刺,甩手就给落下的鱼给钉上了。
  “啪嗒”海鱼掉在甲板上扑腾了两下后就不动弹了。
  旁边的刘牧伸手拿起军刺,无语的说道:“哥,又吃烤鱼呗?”

  “我想吃烤羊,你去海里给我抓一只吧”
  “好吧,这个话题不能再讨论了,不然我怕你一激动,容易给我烤了”刘牧蹲在甲板上,利索的用军刀给钓上来的海鱼拾掇了一下,旁边已经架起了烧烤炉子,一堆新鲜的鱼马上就要准备上烤架了。
  “再吃下去,我怕自己都要变成生猛海鲜了。”老乔拄着腮帮子,有点上火的看着旁边的龙虾,螃蟹,海鱼嘴里就泛出了一股腥味:“还有几天能上岸啊?我这一把老骨头都要在风浪中给折腾散架了,再漂下去没等到加拿大呢,你们直接给我海葬算了”
  “算算时间,还得要一个多星期吧,哥几个趁着这阵比较悠闲,养精蓄锐调理身体吧,马上就要飘到大洋彼岸去了,不是一场硬仗就是暴风骤雨,到时候都别他么叫苦啊”
  “还有大洋马,哥你怎么不说呢?”徐锐扣着裤裆,有点小兴奋的说道:“为国争光的时候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