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56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告诉你,沈平要是死在了香港,从此以后大圈在这一个朋友都没有,遍地都是敌人,你知道余连生和疯彪还有蒋中元和北美洪门是什么关系么?他们,从根上来讲,那叫门徒!你知道邵先生,何鸿燊还有李嘉强这些人跟洪门有什么牵连么?这些人在国外,香港,澳门有太多生意和洪门后瓜葛了,别的地方不说,就说在香港五十年代以前,你扔一块砖头就能砸到一个洪门子弟,你自己盘算一下,沈平死了是什么后果!”

  “那他现在死不死的,其实关系也不太大了,仇都结下了,人都让我撵到粪坑里去了,他他么的得恨死我”
  魏丹青摆手说道:“你想多了,只要人没死那就没什么严重的后果,洪门遍天下但也不是姓沈的一家独大,总堂口里一直都是洪门三大姓在把持的,司徒和沈,李,以前司徒家在北美洪门是扛鼎,只是最近几十年由于司徒老先生走了,他们才往后退了退,姓沈的才逐渐上位了,所以沈平没死沈天养要报复你,那两家也不一定会同意的······”
  一天之后,从美国汇过来的两百万美金到账了,安邦掐着一张银行卡寻思了半天,一脸的迟疑和踌躇,一连三四天过去了他都没有去医院。
  “我的安老板你干什么呢?”在医院里守床的老桥不满的给他打了电话,说道:“好几天了你都没有人影呢,你系不知道啊,你再不来,曹宇可能都得拿床单给自己吊死在医院里了,他说你不爱他了”
  “我他么·······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去”安邦有点头疼的说道。
  “那行,要不你跑路吧,就能一辈子不看见他了”

  “哎,行吧,行吧,我晚点过去一趟”
  过了一天,安邦带着那张银行卡去了医院,这几天他确实比较犹豫怎么面对曹宇,因为他觉得自己食言后脸上就火辣辣的,向来都标榜一个唾沫一个钉的安老板,似乎还是第一次做出出尔反尔的事来。
  毕竟,社会人都是要脸的,安邦觉得自己在这件事上有点颜面无光了。
  “哥,我以为你两天没来看我,这是打算要把我给逐出师门了呢”曹宇靠在病床上,两天时间过去后他的舌头虽然没有达到无缝衔接的程度,牙也装的是假牙,但至少说话已经不漏风了,勉强能达到字正腔圆的地步了。
  “哗啦”安邦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边很认真的看着曹宇说道:“哥,愧疚啊,不好意思”
  “呵呵,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安邦把银行卡放在床头,说道:“沈平家里赔来的两百万美金,给你的”

  “哎,两百万,这么多?”曹宇拿起银行卡,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后,舔着嘴唇说道:“邦哥,有了这钱我能买一套海景房了,外加一辆我心仪了许久的好车,同时还能给家里的老头老奶奶置办些他们想要的东西,并且我还能余下一部分以后留给自己的孩子,这两百万的美金是香港绝大部分人几辈子都不一定能见到的,但是我有了”
  安邦皱了皱眉,低着脑袋说道:“可是,你遭的罪也是被人没有的”
  “啪”曹宇一把拍在安邦的手上,非常严肃认真的说道:“你别埋怨自己,这钱不光只是两百万那么简简单单,这是沈平的买命钱,我懂的······所以邦哥你不要有啥过意不去的心里,你这件事做的没有错,我还没有死而已,只是伤了,这钱买几条人命都够了,我太满足了,你说香港有多少人一辈子能赚来这两百万?这些钱能干多少事?”
  “你能理解就行!”
  曹宇笑了,眨着眼睛感慨的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留在大圈么?就是当初大圈一无所有的时候我都愿意进来么?因为我觉得你挺有人情味的,比社团里很多大哥都有味,我十几岁就出来当马仔了,开始的时候也跟了一个大哥,唯他马首是瞻什么的,他指着人让我砍我就敢拿着刀过去,所以后来这大哥总是搂着肩膀跟我说,你以后会好起来的,我会扶你上位的·······”

  “你这大哥似乎也没把你扶起来啊,不然你也来不了大圈啊?”安邦问道。
  “呵呵,他就能他么的嘴上使劲而已罢了”曹宇冷笑着说道:“我不到二十岁的时候,有次我大哥在外面和人吃饭的时候打起来了,我接到他电话后就赶了过去,替大哥出头,给对方脑袋砍了好几刀也争了一口气,但后来我们才知道砍的那个人是个社团里的堂主,人家比我们大了好几圈呢,你知道最后是啥结果么?我大哥给人赔了五万块的港币后,给我家的地址又告诉了对方······”
  安邦当即就皱眉了:“这他么的,干的挺不是人啊”
  “呵呵,所以邦哥你不用愧疚,你所做的事已经超出太多社团里道义和情谊的界限了,我很庆幸自己来了大圈”曹宇指着自己的嘴说道:“别说两排牙和一个舌头了,要我命咱都不带后悔的”
  安邦沉默了半晌,心里郁闷了好几天的结慢慢的打开了:“别挑好听的安慰我啊,我这人听不得假话”
  “我用给你发个誓么?”

  “要不,你就发个十块钱的誓吧·······”
  差不多也是相同的时间,北美洛杉矶郊外的庄园,沈平从香港归来了。
  那天晚上过后,沈平和忠叔后来是被后知后觉赶过来的警方给带走的,当时歇斯底里的沈平就给家里打电话,翻来覆去就一句话。
  “来人,有多少来多少,我他么说什么也得要给大圈平了”
  但是,沈平的电话过去后,沈天养直接就生硬的告诉他:“回来,现在不回来,那就以后永远都别回来了”

  沈平当即就被一口闷气给憋的差点吐了血,但是老爷子发话了他不敢不听,于是一天之后就乘坐飞机从香港飞回了洛杉矶。
  回到家里之后,他火急火燎的去见了沈天养,问他为什么不让人去香港。
  “你以为大圈是真怕了我们洪门的名头,才不敢对你下手的?我告诉你,错了,你大错特错了”沈天养十分郑重的指着沈平说道:“你赖以生存的沈家名号,对很多人来讲可能都具有威慑力,但是对大圈不存在,要不你三年多前你会被两个人用两把枪给劫出唐人街么?你信不信,洛杉矶的人还没等启程呢,你就得被人干死在香港了”
  “那我的委屈,就白受了么?”沈平抿着嘴唇说道。
  “老实的呆着再说吧,从长计议·······记住了,打虎不死反被其咬”
  “咣当”愤愤的沈平摔门而出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来到浴室伸手拧开水龙头往浴盆里放着水。
  听着哗啦啦的水流声,一直到浴盆都被放满了,他才阴着脸给关上了,然后转身就走了。
  这个时候的沈平发现,他已经没有了把自己泡进水里的冲动和**了,自从从粪坑里出来后,沈平不知道是转性了还是物极必反了,他的那个严重的洁癖的毛病,已经不存在了。
  “沈状,你来我房间里一趟,我有事找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