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83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有兴趣。我有沛县的地盘,对微山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只是宁十三的命,还有通天鼠的命。如果宁十三真死了,野狐田一定给我留活的,不然我不会饶了你。”通天鼠愤怒地说。
  “你别急,这些都好说。”李一刀高兴地说,“很长时间没有这么兴奋了。哈哈哈。”
  突然,一个小兄弟过来报告,提示李一刀,有一组东北军朝这里过来了。李一刀大惊,随后道:“看来,咱们不能等了,动手吧。”
  “动手。”通天鼠道。

  通天鼠站在一个高台上,瞄准了手里拿着人头的鸡头米开了一枪。鸡头米右边肩膀被打得血肉模糊。他丢下人头,倒在了台子上,随后抽搐着。他痛苦得连喊出来的力量都没有,挣扎了几下就昏过去了。
  宴席上没有散的人操起家伙,对着楼外楼就打。李一刀、通天鼠的人里应外合,很快就控制了楼外楼的整个院子。一组鸡头米调来的人,早已被宁十三偷偷换掉了指挥官。他们从更远一点的地方朝大院围了过来,对楼外楼外面的包围圈进行了进攻。
  李一强带着楼外楼内的人与李一刀、通天鼠展开了激烈的交火。打着打着,李一刀发现楼外楼外面几乎没有了动静。他与通天鼠躲在配房的门口,其他的兄弟在周围一直进攻。李一刀发现了问题,问道:“我们外面的人为何不打?”
  “刚才打了,我听到了。”通天鼠道。
  “我们俩不该进来。这下好了,出不去了。我预料外面出问题了。”李一刀道。

  李一刀的一位兄弟爬到墙上,朝外看,大惊道:“老大,东面的兄弟全部被杀了,是东北军干的,他们埋伏那里,等着我们出去呢。”
  “妈的,遭了。赶紧去西边。”李一刀道。
  李一刀与通天鼠在兄弟的掩护下来到了西边。刚才那位兄弟,以同样的方式爬到墙头上,发现西边埋伏的兄弟也都倒下了。
  整个大院里,李一刀与通天鼠的人只有一百多口,外面的几千人一个都没剩。李一刀突然意识到,自己彻底完蛋了。辛苦那么久,布置了这么大的局面,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他极为失望地说:“与宁爷谈谈吧。”
  “呵呵,谈什么谈?”通天鼠道,“你或许还有活路,我是没有任何活路的。我与师父是死仇,没有谈的余地喽。”
  李一刀冷酷地说:“你怎么都是死,能不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通天鼠问道。
  李一刀一拳打在了通天鼠的太阳穴上,通天鼠当场倒下。李一刀做了个手势,他自己的兄弟将旁边通天鼠的二十多个兄弟全部打死。李一刀带着自己八十左右兄弟,绑着昏迷的通天鼠,大叫了一声:“宁爷,我知道你没死。通天鼠背叛师门,我替你抓了。你就出来说个话,给不给兄弟我一个机会。”
  他看不见宁十三在哪儿,但是能听见他的声音。宁十三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死?”
  “宁爷是谁,你死了,谁在微山唱主角啊?”李一刀笑着说。
  “你已经是瓮中之鳖了,你就是再努力也跑不出去。我凭什么与你谈?”宁十三笑着说,“你们谁都走不了。我要通天鼠有什么用?”

  黑蜘蛛突然听到了宁十三的声音,立即收起了那份悲痛,对简鱼说道:“我下去看下师父,你别乱跑,自己小心。”
  “我跟你一起去。”简鱼道。
  黑蜘蛛带着简鱼从楼后很快绕道进入了一楼。黑蜘蛛早已锁定了那间房子,来到门口发现李一强站在门口,一脸难看。
  “怎么了?”黑蜘蛛问道。

  “唉。”李一强摇了摇头。
  黑蜘蛛推开门一看,鸭屎坐在宁十三的对面,一脸冷峻地看着宁十三。宁十三隔空在与李一刀对话。
  “鸭屎你在干嘛?”黑蜘蛛不解地问道
  “你先出去,我与师父谈谈。”鸭屎道。
  黑蜘蛛看到鸭屎手里拿着一把枪,那枪很隐秘地放在他的大腿一侧,枪口对着宁十三。
  “你先出去,我与鸭屎聊几句。”宁十三对黑蜘蛛道。
  黑蜘蛛怒气冲冲要去夺枪,李一强走进来,将她拉住了道:“外面还在打着,你就别添乱了。四爷与宁爷一定有重要的事要谈,让他们谈谈吧。”
  “我想知道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黑蜘蛛道。
  “回头再与你解释。你先别着急,压住火起。”李一强道,“先把外面的人处理掉再说。”
  宁十三对外面的人大声道:“外面的人动手吧,李一刀、通天鼠尽可能要活的。”
  楼外楼西面的墙被炸开了,野狐田带着一组人冲入了进来,东边的墙也炸开了,皮六的人也冲了进来。两组精兵将李一刀的人碾压了一番,李一刀无力抵抗,举枪自杀,被一个士兵阻止了。李一刀、通天鼠被五花大绑,带到了楼外楼内。还有一个兄弟见鸡头米也没死,于是将他也带到了楼外楼。
  李一强守在门口,没有人敢进入屋子里。鸭屎与宁十三就这样坐着,大眼瞪小眼,半天都没有说话。宁十三终于忍不住了,笑着说:“与我斗,你还嫩。不过,咱们俩的默契是怀义堂最好的。你什么时候知道,这是我设的局?”
  “你把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一个往外推,但是又没有合理的理由。这说明,你是想引李一刀、通天鼠上钩。”鸭屎道,“你就不怕我看出来,然后破坏了你的计划?”
  “名义上,咱们师徒从未翻脸。你的诉求是,微山不能再有伤及民众的大规模冲突。我的诉求是,李一刀、通天鼠必须灭。只要我满足了你的诉求,你自然会接受我的诉求。一场婚礼,将他们所有的人都引诱过来,一次性灭绝。这样的话,不伤及微山普通人。这符合你的需求,也符合我作为县长的需求。”
  “师父,你真的很无耻。”鸭屎笑着说,“你把看似很强的人一个一个放出去,同时又把他们关注的人锁在身边。你是把我们所有人都当棋子了。”
  “彼此彼此,野狐田是我故意放到湖西的。你没看出来吧?李一强是我故意放出去的。你没看出来吧?”宁十三得意地说,“嫣红我也带微山来了。”
  “你以为扣下月明妃、嫣红等人,你就能洗刷干净?小貂蝉的事你不知道吧?如果知道了,野狐田会原谅你吗?”鸭屎笑着说,“你以为你可以利用他,其实他心里恨不得杀了你。”
  宁十三笑着道:“我的杀手锏不是这些。你以为我扣下了人?其实没有,月明妃被我送到了安全年的地方,给她做了安排。她会非常感激我。嫣红被我送了出去,如果不出所料,她很快就会和金含蕊汇合。同时,黑蜘蛛很快也会见到她。”
  当宁十三提到金含蕊的时候,鸭屎极为震惊地问道:“金含蕊的事情,你怎么知道?”
  “黑蜘蛛是我养大的。我见金含蕊第一面就知道她不是黑蜘蛛。既然是你的计策,我就将计就计,更何况,这些都在我的谋局中。”宁十三得意地说着。
  “师父,看来,您一个人玩了我们所有的人。”鸭屎笑着说,“弟子佩服啊。”
  野狐田、皮六完成了任务,推门走了进来。野狐田道:“鸭屎,把枪放下。”
  鸭屎看了下野狐田道:“大哥,你一直在骗我?”
  “没有。今天饭局上,二妹把我拽走,师父安排的人才告诉了我发生的事情。都是鸡头米挑拨离间,想害小貂蝉,与师父没有关系。师父今天给我机会,让我有机会杀李一刀、通天鼠这两个败类。”野狐田道。
  鸭屎看了下皮六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鸭屎,不要乱来。宁爷为军队做了很多贡献,你还是收起枪来。”皮六道。
  黑蜘蛛在门外等得极为着急,不知道鸭屎在屋子里闹出什么事情来。突然,一位侍卫急匆匆地走了过来,对黑蜘蛛说了一番话,随后便离开了。黑蜘蛛悬着的心终于彻底放下了。他不顾李一强的阻拦,推门走了进去。
  黑蜘蛛跪在鸭屎身边道:“鸭屎,放下枪,我跟你远走高飞。再也不会有人阻拦我,从今往后,咱们一起过平凡的日子,远离所有的纷争。”
  鸭屎冷冷地说:“师父安置了你的母亲和妹妹,你就为之感动了?师父安置了其他的人,你们也为之感动了?今天,师父几乎一夜之间成了大英雄,大谋略家。可是你们知道吗?如果今天放了他,将来会有更多人遭殃。他的戏,不能再演下去了。鸡头米是师父一手培养的替罪羊。他不能背负所有的责任。”
  “鸭屎,如果你敢开枪,咱们从此恩断义绝,再也不复相见。”黑蜘蛛从地上站起,哭着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一声枪响。她赶紧推门进来,发现宁十三躺在了血泊中,右胸中弹,嘴唇翕动着。野狐田与皮六扑了过去,捂住了伤口。子丨弹丨打入了肺部,宁十三呼吸困难,口鼻渗出了鲜血。
  宁十三指着胸口比划着什么,一开始没有人理解,慢慢的野狐田仿佛理解了,赶紧解开了宁十三的口袋。宁十三已经写好的遗嘱被子丨弹丨打穿了,上面已被鲜血染红。
  野狐田展开遗嘱,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几行字,其中一行是“鸭屎继任怀义堂堂主,皮六继任县长,黑蜘蛛、野狐田退出江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