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82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9 21:29:42
  第294章 血染红楼
  豆大的汗珠从鸡头米的额头流了下来,他忍不住双手乱颤。鸡头米是个很怕宁十三的人,这次他以为计划如此周密,不可能有任何失误,但是宁十三的一句话把他彻底给镇住了。他极为紧张地在脑袋里不断盘算,无论如何算,都算不清楚自己到底失误在哪儿。
  “师父,您就别演空城计了。”鸡头米收起泪水,笑着站起身道,“我跟李一刀、通天鼠都说好了,只要师父放弃所有的这些头衔,大家一定留师父一条命。如今,皮六、二姐、大哥、李一强、鸭屎、小宋江都站到你的反面了。李一刀、通天鼠的人,已经团团围住了楼外楼,我的人从外围也围了过来。师父,您就是插翅也难飞啊。”
  “鸡头米,你刚来我这里的时候,也就比这个桌子高那么一点。你的脑子比任何人都活,所以遇到事想得也多。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你知道世界上最高的默契是什么吗?不是瞎想猜出来的,而是超越一切的顿悟式的默契。”宁十三道,“今天是一个局,你布局了,通天鼠布局了,李一刀也布局了,鸭屎也布局了。到底谁是黄雀,尚未定论,不过你是那个蝉,这个铁板钉钉。”
  鸡头米从口袋里拿出宁十三赐给他的一把刀,甩来甩去道:“师父,这个位置虽然您已经给我了,但是我等不及了。别人给的,永远不如自己拿的爽快。我在怀义堂做牛做马,为师父鞍前马后,忠心耿耿。你也就剩下我这么一个站在您这边的弟子了。我忍了那么久,付出那么多,其实就想等到这一天,亲自从你手里夺过第一把交椅。只要我发出暗号,整个楼外楼就会化为灰烬,所有人都得死。”

  宁十三笑着说:“我刚才为你流泪了,一方面是因为惋惜,另一方面是为你送丧。你年纪轻轻,今天就得死在这里,我为你难过啊。不过,你死之前,我也让你做个明白鬼。这场婚礼不是为了与东北军结亲,而是为了通过你,把李一刀、通天鼠的人全部在小范围处理掉。只有这样,微山才能迎来安宁。同时,这也消耗掉了怀义堂的人。从此以后,怀义堂也别想称霸微山了。”
  “哈哈哈哈,师父,照你这么说,我是蝉,你是螳螂了?那么谁是黄雀?”鸡头米完全不相信地说。
  “李一刀、通天鼠是螳螂,我是黄雀。”宁十三笑着说。
  “那鸭屎是什么?”鸡头米笑着问道。
  “他是鹰。”宁十三道,“不过,此刻他是饱鹰,吃不下我这只黄雀。更何况,我这只黄雀后面还有猎手。再厉害的鹰,也怕猎手啊。”
  “师父,李一刀、通天鼠与我是一伙儿的,他们会吃我?”鸡头米不解地问道。

  “呵呵,你只是一个棋子。当然,在我这里,你也只不过是个棋子。”宁十三道。
  鸡头米完全不相信宁十三的话,握紧刀,走到宁十三身边道:“师父还是听我的吧,免受皮肉之苦。弟子并不想难为师父,只希望师父能成全。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鸡头米,咱们师徒一场,我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与我合作,咱们一起端了李一刀和通天鼠的所有人,从此以后,微山就彻底肃静了。我给你的好处是,给你个痛快。不然的话,你会死得比任何人都惨。”宁十三道,“你考虑下。”
  鸡头米再次被宁十三的话镇住了,他环顾下四周并没有看到任何其他的人。他看了下房顶,上面也是空无一人。门口有轻微的嘈杂声,不过是没有散席的人喝酒的吵闹声。鸡头米清楚,留下的几乎都是李一刀的人。在这个情况下,李一刀在内,自己在外,这件事万无一失。不能被师父的空城计给忽悠了。
  “师父,那我就先动手了。对不住。”鸡头米拿刀朝宁十三的腿上扎了过来。他本意也不是杀了宁十三,而是逼他就范。在他看来,杀了宁十三没有多少价值,让宁十三屈服,当着很多人的面把权力过度给他才是最重要的。
  突然,李一强推门走了进来,满身是血。鸡头米见李一强走了进来,立即愣住了,刀掉到了地上。李一强走过来,根本没有看鸡头米,而是对宁十三道:“宁爷,现在动手吗?”
  宁十三也没再理睬鸡头米,而是叹口气道:“你跟鸭屎讲了吗?”

  李一强道:“没有。”
  “还有谁知道这个计划?”
  “没有人知道。”
  “不对,鸭屎已经知道了。”
  “我绝对没有说。”李一强道。

  “不是你说的。这是我与鸭屎的默契。如果没有这个默契,目前站在我面前的绝对不是鸡头米,而是鸭屎。”
  李一强大惊道:“你确定四爷猜出了所有的一切?”
  “是的。”宁十三点点头道,“再等等,等皮六回来,咱们就动手。”
  皮六与金含蕊在侍卫的协助下来到了县城外,不多久皮一鸣的人也到了这里。皮一鸣道:“我就这么几百人,其他的人送给宁爷了,目前在里面。你带着这几百人回去吧。宁爷在微山也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总体上对我们皮家有恩。该你出手了。”
  “哥,你把她带上,别让她卷入进来。”皮六看着金含蕊道。
  “为什么?我也要回去。”金含蕊一口京片子大叫着。
  这把皮一鸣震惊了,他不解地问道:“这又是哪出?”
  “哥,她是黑蜘蛛的胞妹。很多事我不好解释,你帮我看好她,千万别让她出来。”皮六道,“对不住了格格,我只能把你绑了。”
  皮六不顾金含蕊的反对,要绑她,周围的侍卫立即过来,要与皮六拼命。皮六大叫道:“我可以不绑她,但你们几个要保证她不回去,保证他的安全。”
  皮六说完,带着人离开了。皮一鸣一脸无奈地带着人准备离开,顺便问了下金含蕊:“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你先走吧。我再这里等我姐。”金含蕊道。
  “好吧。走。”皮一鸣带一小组人迅速离开了微山。

  金含蕊坐在旁边的石头上,眼泪不住地流。她流泪不仅是因为这纷乱的一场,让她又害怕又失望。还有就是,皮六竟然如此冷漠,哪怕是假戏也得唱得有模有样。没想到,皮六竟然是这样的人。
  她哭着打开了箱子,突然发现箱子里有好多金子。同时,还有一封信。金含蕊打开了信,顿时懵了,对身边的侍卫说:“咱们赶紧追上皮六,把信给他。事情紧急,快点。”
  皮六尚未到楼外楼,鸡头米已经完全意识到自己失败了。他懵在地上,瘫软在那里,双眼呆滞。他哭着爬到宁十三身边,抚摸着他的双脚道:“师父,弟子一时糊涂啊。师父饶了我一条狗命吧。弟子就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师父的。”
  宁十三半天没有说话,李一强拔出枪,对准了鸡头米的脑袋。鸡头米整个人极度抽搐,吓得尿湿了地板。宁十三举起手,示意李一强不要杀他。鸡头米看到了一线希望,爬到宁十三椅子旁,一个劲儿磕头,脑袋很快就磕出了鲜血。
  直到地上出现一滩血,宁十三才说:“行了,我给你一次机会。”
  鸡头米立即双眼放光,大声说:“师父,您说,您要我怎么干?”
  宁十三道:“待会一强准备个人头,戴上我的帽子,你提着人头走出去,告诉李一刀、通天鼠,就说你已经把我杀了。”
  “师父,这样不好吧?我有个主意。”鸡头米道。

  “呵呵,这次听我的。”宁十三道,“这件事结束后,我会给你个痛快。我说到做到。”
  “师父,”鸡头米很害怕地说道,“您还要杀我?”
  “你,今天必须死。”宁十三道,“表现好了,死得痛快,我也给你死后追个身份,让你不至于那么丢人。”
  李一强从杀过的人中,选了一个人头,提在手上。宁十三将帽子盖住了人头,交给了鸡头米。鸡头米带着人头,走出了怀义堂的门,来到了台子上。所有在座继续喝酒的人,几乎全是李一刀的人。此时,天已经黑了,通天鼠、李一刀已经不知去向。
  鸡头米提着头道:“宁十三已经被我杀了,从今往后,微山就听李大当家的。”
  黑蜘蛛与简鱼在楼顶上杀掉了鸡头米布置的人,正准备下去,突然听到了鸡头米的喊叫声。他们俩并不知道怀义堂发生了什么。对简鱼来说,死个人很平常,但是死的是宁十三,那就是超级大的事情。

  黑蜘蛛一下子瘫软在楼顶上,眼泪不断地往下流。尽管她想逃离师父的魔掌,但是并不想伤害师父。师父将她养大,扮演了父亲的角色。他们的关系一直是情同父女。黑蜘蛛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她完全不理解鸡头米为何要这样干。
  此刻,李一刀与通天鼠已经来到了楼外楼的外墙。听鸡头米大叫着宁十三已经死了,李一刀很开心地说:“也不知道真假,不过还是很开心。这个老狐狸一死,怀义堂一个都剩不下。哈哈哈。今天,咱们就将怀义堂彻底清除掉。”
  “哼,”通天鼠道,“说好的宁十三由我来杀,为何是他杀?这个龟孙子,是不是不想好了。”
  “你冷静下。不管是谁杀的,宁十三一死,怀义堂一盘散沙。”李一刀笑着说,“到时候,我们给鸡头米一个名分就好了。整个微山还是咱们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