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8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呃,那请教尊姓大名?”李莱拿出江湖习气。
  “啪啪啪啪”,夜钓者给他正反四个耳光,打得李莱晕头转向,口角沁出一丝鲜血。
  “我问你答,不准问我,明白吗?”夜钓者厉声道,嗓音里愈发表明女性特有的清越脆利。
  李莱是好汉不吃眼前亏,连声道:“是,是。”
  “李哥最近活得挺滋润嘛。”夜钓者道。
  李莱过去也是经常进局子坐班房的人,知道这是审讯的惯用招数,先漫无目的跟你聊天,再慢慢套出想要的东西,当下以虚击虚道:“还凑合,都是党的政策好,让我们这些老百姓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是过去干的那些坏事不会一笔勾销,有时夜里做恶梦难免会想到吧?”
  李莱笑了,这话问得多幼稚,身在江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是家常便饭,倘若那些破事都记在心上,一个囫囵觉也别想睡。
  “姓李的别的本事没有,用句广告词说,就是吃饭倍儿香睡觉倍儿好,身体倍儿棒,嘿嘿,见笑了。”
  夜钓者没笑,从怀里掏出只布袋,慢斯条理地说:“你是老江湖,我也不兜圈子,有件几年前的案子想问问情况。”
  “哎呀,几年前呀……哎,要是一两内的事倒能说个**不离十,时间一长嘛……我可拿不准。”他提前把话堵死。
  夜钓者也不生气,把布袋里的东西一件件往外拿,却是磨得锃亮、尺寸相同的匕首,一字排在地上,一共有三柄,月光下刀刃锋口上折射出惨人的寒光。

  “这……这是做什么?”李莱脸色大变,预感到大事不妙。
  “李哥是混江湖的,今晚就用道上的规矩陪你玩。以前帮派有三刀六洞的说法,知道什么意思?”
  李莱一颤:“不……不太懂。”
  夜钓者将他的裤脚一直卷到大腿根,用刀背在腿上边滑行边道:“简单地说就是对不听话的人进行惩罚,将刀扎到腿上形成对穿,一刀两个洞,三刀就是六个洞了。”
  “这,这,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弄不好要出人命。”
  “人命?李哥,你是有道分的黑道前辈,我呢又不是丨警丨察。我俩都不是把人命当回事的人,对不对?”
  “唔……”李哥简直不知说什么。

  “现在开始进入提问环节,不回答或回答错误就是一刀两洞,听清楚没有?”
  李莱哀求道:“多年前的事有可能真记不清了……”
  夜钓者缓缓问:“当年红河管委会主任牛德贵清理圈地,莱因公司也有份儿?”
  “他是一网打尽,凡在红河有地皮的都受影响。”
  “后来他被诬陷下狱,你也有份儿?”
  “没,绝对没……啊——”
  才说了四个字,李莱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眼珠直往上翻,全身缩成一团,不住簌簌发抖。
  一柄匕首从他小腿肚直贯而下,刀尖没入腿下的泥土。
  “妈的巴子,你不是人,你是畜生,**你祖宗十八代……”李莱边呻吟边大声咒骂,脸色惨白,嘴唇铁青,显然这种剧痛实在难以忍受。
  夜钓者不动声色举起第二柄匕首,重复刚才的问题:“他被诬陷下狱,你也有份儿?”
  李莱知道对方是铁了心要查清真相,根本不会在乎自己的小命,强悍如他者也服了软,颤声道:“有……但我不是主谋,只出了份子钱。”

  “主谋是谁?”
  “于双城!”
  “还有哪些人参与?”
  “赵安、孙玉良,主要我们四家,凡是地皮有股份的都出份子钱,于双城负责出面打点各个环节,总共用掉六七百万,事后大伙儿都说值,毕竟干掉个厅级干部,不容易。”
  “苗海虹那一百万是谁给的?”
  “于双城啊,所有份子钱都给他统筹使用,事后交个明细账,说明哪儿用掉多少就行了。”
  “牛德忠一家三口银行卡的钱也是于双城派人汇的?”
  “应该是,我忘了是哪几个,反正有于双城底下兄弟,也有赵安的人。”
  “哪几个省领导参与此事?”
  李莱略一迟疑,夜钓者高高扬起匕首……
  李莱彻底服软,忙不迭道:“幕后指使的就是齐辉,为达到双规牛德忠的目的,给夏伯真、郑子建等人送了几百万,于双城手里都有清单,后来牛德忠判了刑,清单有没有销毁掉我就不知道了……”
  “于双城藏在哪儿?”

  “这个真不知道啊,”李莱担心夜钓者翻脸,声泪俱下道,“上周接到消息有人追查牛德忠案子后,商定各自想办法藏起来,不在经常活动的地方出入。我也是憋坏了,兄弟们又喊个不停,才冒险溜出来……”
  夜钓者“噢”了一声,突然看着他后面道:“咦,好象有人过来了。”
  李莱怔了怔侧过头去看,“咚”,被夜钓者用匕首柄敲在脑门上,“嗡”一声昏迷过去。
  夜钓者用匕首挑断绑在他身上的蚕丝索,这样李莱苏醒后能跑到附近公路求救,但双手还得绑着,不让他的自救太顺利。

  暗淡的月光下夜钓者独自行走在河岸边,扯掉蒙面巾,果然就是鱼小婷!
  她借助芦苇和杂草隐藏身形,走了三里多路来到公路边一座桥下,挑了半天选择小桥西侧五六米的一棵大树,等进城货车上桥减速的空档轻盈跃了上去,一路顺风回到省城。
  “省委常委设计诬陷牛德忠下狱,省纪委高层收取贿赂数百万,这可是个惊天动地的大案,”听完鱼小婷叙述后方晟沉吟道,“看来解开真相的钥匙在于双城手里,如果他没销毁那份行贿清单,而且肯出庭作证,从齐辉到郑子建以及邵卫平一个都跑不了!”
  “如果我是于双城,肯定得千方百计把清单保存下来,防止日后追究起来说不清楚。”鱼小婷道。
  “问题是清单只是清单,可以随便编造,怎么能证明那些人收了钱?”
  “于双城送的呗。”
  “所以……”方晟道,“现在想找于双城的不止我们,还有人急于杀人灭口!”
  “必须抢在前面找到他!”鱼小婷道。
  见她明亮锐利的眼神,方晟轻抚长发,道:“连续奔波几天,你消瘦多了。”
  “对女人来说是好消息。”
  她淡淡笑道,转瞬消失得无影无踪。
  面试结果,方晟对俞金杭和卓伟宏的印象很好,当然前提是相信朱正阳的眼力。
  技术出身的俞金杭学究气质很重,这种人并不适合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商界打拚,杭风电子开始几年运作得还可以,主要得益于浩瀚风电以肖萧捷为首的老领导、老同事们的扶持,以及做技术时结识风电行业诸多老板的优势。随着业务的拓展和风电技术不断升级改造,原有红利逐步消耗殆尽,加之俞金杭用人失当,公司经营走下坡路也就成了必然趋势。
  最近俞金杭跟朱正阳商量,是不是把公司卖掉,重新回到擅长的技术研究领域。朱正阳提醒说风电技术与IT行业一样,更新换代速度惊人,荒疏数年早已跟不上技术潮流演变。
  俞金杭也清楚这一点,因此左右为难,苦闷无比。

  日期:2018-07-06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