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5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从屋子里出来后,摇了摇头说道:“没人,去别地方”
  “哎,哥,那边还有间屋子,没亮灯”
  “唰”忠叔和沈平顿时一呆,知道对方是看见这边的茅厕了。

  忠叔抿着嘴唇往旁边一瞅,沈平绝望无助,内心挣扎无比的看着后面的屎尿混合在一起的粪坑,决然的摇了摇头,意志极其的坚定。
  “啥味啊,那好像是厕所······”
  片刻后!
  “咣当”茅厕门被推开,刘牧眼神朝着里面粗略的扫了几眼后就转身离去了,里面没有人影。
  坟坑里面,忠叔和沈平弯着两条腿压低身子,只露出了口鼻和双眼大半个脑袋,嘴边浑浊的屎坑中,飘荡着已经被染黄了的厕纸,带着乌黑血迹的卫生巾,还有一滩滩凝结在一起的各种污秽物。
  要么说人的潜力都是无穷尽的,在生与死的边缘,你爆发出来的求生的**,可能连你自己都觉察不到,你会有多大的决心和信念,这种魄力几乎可以堪称为惊天地泣鬼神了。
  沈平和忠叔在绝境下,小宇宙全面爆发开来,两人毫不犹豫的在有人进来的瞬间,迈步,毅然决然的走进了粪坑里,艰难的躲过了一劫。

  外面,几人找了一圈后都没找到两个人影,正要离去的时候,远处一行人快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人看见安邦,顿时松了口气。
  “阿邦······”
  “彪哥?”安邦当即就愣了,有点不可置信的说道:“你,你怎么来了?”
  来的人是疯彪,神情焦急紧张,而在看到安邦的同时这些表情又明显的松懈了下来。
  “你是不是在找一个人,洛杉矶来的,叫沈平”疯彪皱眉问道。
  “嗯?”安邦诧异的看着他,不解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阿邦,能不能卖我个面子,这个人你别找了行不行?你认识我这么多年,我也就只求你这一件事了”
  “这个沈平跟你有关系啊?”安邦皱眉问道。
  “对,有,而且还是很深的关系”疯彪顿了顿后,没再往下接着说,而是从马仔手里拿出电话拨了出去,等那边通了后他递给安邦说道:“你听听,有人跟你说话”
  安邦接过电话,里面蒋中元的动静严肃的传了过来:“阿邦,疯彪到了吧?我和他一个意思,这个沈平你别找了行不行?”
  “呵呵,什么人这么大的面子,请动你们两个来说情啊”安邦有些莫名的惊诧了,能同时让蒋中元和疯彪出面说情,这个沈平的背后挺深。
  疯彪指着电话,慎重的说道:“不光是我,你信不信,阿邦不出十分钟,余连生的电话就会进来了”
  疯彪的话音刚落,电话声响起,他扫了眼电话号码后,冲着安邦示意了下。
  “老弟,我是你生哥啊,呵呵······”
  这个时候,安邦懵了,不解,不可置信等复杂的表情全都掺杂了一起。

  他没有注意的是,旁边的老桥这个时候明显松了口气,一颗提着的心也放下了。
  “彪哥,你跟我说实话,这个沈平什么来头?劳动你们三个出马,在香港有谁能有这么大的面子啊”安邦眯着眼睛问道。
  “不是香港的”
  “洛杉矶?”
  疯彪咬牙说道:“阿邦你别逼我行么?我说不了,你就说你能不能给我,蒋中元,还有余连生这个面子吧?这件事过去之后,我们三个登门,你要打要骂我都依着你,但今天沈平你别碰行不行?”
  “呕······”
  疯彪和安邦正在交涉的时候,后面茅厕里突然传出一声巨大的呕吐的动静。
  这个动静之大,之惨烈有点超乎人的想象了,粗俗易懂的解释下,那就是此人差不多已经似乎要给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给吐出来了,怕不是胃里的苦水都已经喷了。

  “什,什么动静啊,这是?”几人全都诧异的扭头望去。
  半晌之后,两道跌跌撞撞的人影推开厕所门就跑了出来,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抽着气。
  沈平憋不住了,在粪坑里顿了不到三分钟,身体各方面指标差不多就已经到了极限,一点不夸张的说再多几分钟,他完全就有可能一头扎到屎坑里面了,结束自己无比悲惨的遭遇。
  其实,差不多再有一会,也许安邦他们一行人就该离开了,但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沈平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了。

  有的人觉得可能应该还会多挺一会,但你肯定没有去过这种老式的蹲便式简陋茅房,别说是人在里面泡着了,你哪怕就是在里面大口的吸几口气,都有可能给你带来眩晕和窒息的感觉,所以说沈平的表现已经算不错了。
  他宁可被人一枪给崩死,也不想让自己以一种极度屈辱的方式,把脑袋插在茅坑里。
  非常讽刺的是,大概在半个小时以前,沈平曾经信誓旦旦的说,想要给安邦的脑袋插在马桶里,但谁曾想到的是,世事无常,安邦的脑袋没能插进马桶,他自己倒是被泡进屎坑里了。
  “噗通”沈平和忠叔跑出来后,就四仰叉的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贪婪的吸允着外面气息,茫然的睁着眼睛,虽然此时天色已然大黑,但沈平已然觉得,外面的世界,真好!
  “唰”他俩出来后,安邦他们全都懵逼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只是看见两个浑身沾着大便和厕纸的人影,脑袋上顶着卫生巾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并没有认出这两人就是忠叔和沈平。
  王莽捏着鼻子,往那边挪蹭了几步后,低头,半天才看清那张扭曲的脸。

  “撒谎儿子的,我感觉他好像都要被泡发酵了,你看他身上的皮肤,都他么已经变成屎黄色了······”
  “啊,啊,啊”沈平躺在地上,握着拳头“咣,咣”的凿着地面,嘶声裂肺的厚道:“草么,你千万别让我活着,千万,千万不要,但凡我能活下去,我他么最后肯定整死你,给你全家都整死了”
  虽然形势比较逼人,明显处于下风,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时候的沈平绝对是喊出了他自己的心声,毫不夸张的讲,他脑袋里此时肯定在幻想着,自己能想出多少种整死安邦的法子。
  安邦他们皱着眉,撸着枪栓就走了过来,枪口朝下遥遥的指着沈平的脑袋:“你个bi养的,还他么嘴挺硬,我会给你机会么?”
  “阿邦,阿邦,别动手!”疯彪惊慌的拦了过来,直接挡在沈平身前叫道:“阿邦,给哥个面子行么?蒋中元和余连生,我们三人一起求情,都不行么?放他一马!”

  “彪哥,我拿你当朋友,你别逼我”
  “不行,你不能动了他,给我个面子,要不······你杀他,先他么一枪干死我再说”疯彪咬着牙,掷地有声,不容置疑的吼道。
  “草!”安邦皱了皱眉后,放下枪口,疯彪刚要松了口气,安邦直接给永孝甩了个眼神,永孝根本不会管疯彪,蒋中元和余连生他们三有多大的面子,他只负责服从安邦的命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