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52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砰”沈平他们冲过去后,保镖抬腿一脚就踹开一扇木门,里面应该是一片废弃的仓房,散落着杂物还有一些生了锈的器械。
  “嘟,嘟,嘟”进了这间仓房后,忠叔就赶紧拿出手机拨了,几声过后里面传出一阵宛若天籁之音的动静。
  “您好,这里是香港皇家丨警丨察······”
  “我们被人追杀了,在九龙城港口以东”
  “请您详细报告下你的方位”
  忠叔的电话刚接通,仓房门口几道人影就蹿了进来,并且看见往里面走的沈平等人后,直接抬手就开枪了。
  “噗”一发子丨弹丨打中了忠叔的胳膊,划出一道血槽后他手里的电话就掉落在了地上。
  “喂?请问您还在么,请报告出您的正确方位······”
  “往里面走,那有个门进去后躲一阵,已经报警了,警方会根据电话来锁定我们方位的”忠叔捂着胳膊说道,根本就来不及再把地上的电话捡回来了。
  “老忠,你,你怎么样了?”沈平惊骇的看着老忠受伤的胳膊问道。
  “没事,快走”
  “砰,砰,砰”
  后面枪声持续响起,逼的沈平和另外三个保镖还有忠叔不得不仓惶的继续往仓房里面转移。
  “咣当”一扇小门被推开后,里面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杂乱无章到处都是座椅和杂物。
  “我们拦着,少爷你从那出去,多帮你挡一会,坚持下丨警丨察会来的”老忠吩咐完后抬头指着办公室离地面上方一米半的一个小窗口说道。
  “当啷”沈平搬过一把椅子,踩在上面后双手就扒在了窗沿上,然后两脚蹬着墙面费力的就往那扇小窗户里面钻,老忠在下面死命的拖着他的两腿,硬是给人顶了上去。
  “啪,啪,啪”办公室的彩钢板墙面上,突然传来几声脆响,明显是追杀的人赶到朝着里面开枪了。
  “快,快点,快啊”忠叔急的满脑袋都是汗,给沈平托上去后,自己就踩在了椅子上,也要跟上往上爬。

  门口,剩余的三个保镖,站在两旁半探着身子朝着外面还击。
  “躲里面了?给我冲开,莽子你顶上”安邦他们追击的脚步暂时一缓。
  “妥!”王莽扫了两眼,从仓房里找到一个用来缠绕电缆,足有一米多高的木头轮子,挪过来后两手同时用力推动,就朝着对面的彩钢板墙面使劲的撞了过去。
  “咣”巨大的力道怼上了彩钢板墙面,瞬间就是一阵晃悠。

  办公室里,老忠已经攀上了窗户,半边身子都探到了外面,三个保镖则是全都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仍旧死死的抵挡着。
  之前安邦他们说沈平的保镖是死士,现在一看确实这么形容真不算夸张。
  这些保镖的脑袋里似乎都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说什么都得保证沈平的安危,哪怕是自己身死都在所不惜。
  二十世纪末,眼看着就要走进新时代了,在社会发展到这个阶段已经没有了奴隶制和君主制的现今,还真有那些可以为主子拼命而不怕死的随从么?
  常人以为没有,这是不对的。

  沈平身边的这些人包括忠叔在内,他们上一辈或者两辈都在为沈平家族工作,依附着沈家,前后差不多两三代人始终都有个根深蒂固的思想,就是我们是沈家的家将,这种主仆关系都是深深的烙印在骨子里的。
  因为这些保镖,连同他们自己的家人,七大姑大大姨全算上,不管是十几口人还是几十口的大家庭,所有人全都是在沈家的产业里谋生。
  所以,如此一来这些人脑袋里的思想,仍然存留着好像君臣一样的定位。
  君让你死,你就得死,需要你死的时候,你就更得要去死了。
  “噗通”忠叔的身影消失在窗口的时候,差不多是同一时间,彩钢板墙面就被王莽强行的给轰开了,永孝,刘牧,老桥,小九还有安邦齐刷刷的把枪口举了过来,三个保镖坚毅的望着他们,最后在一片情枪声中倒下了。
  “真他么的命硬,还跑?”安邦愤愤的骂了一声后,说道:“追过去,都到这个时候了,干脆就全都给他们干了算了”
  王莽快走几步身子抵靠在墙上半蹲下来,双手托举着,永孝跑了几步后纵身跃起一脚踩向王莽的两手然后身子腾空,两手扒了下窗沿人就瞬间消失了,后面刘牧和老桥还有安邦全部跟上,不到片刻工夫几人就追了出去。
  夜幕下,不远处,沈平和忠叔疲于奔命的撒腿狂奔着。
  “亢,亢,亢”追出来的永孝看见两个人影后,毫不迟疑的就再次瞄准开枪,几发子丨弹丨闪着火光擦着对面人影飞去。
  于此同时,码头方向,三辆车开进来后,一路疾驰就看见了安邦他们扔下的那辆奔驰房车,车里的人下来看见碎裂的挡风玻璃还有车身上密布的几个弹孔,有人指着前面说道:“追对了,就是这一边,我们快点跟过去,那边之前有枪声响了,不远了”
  “这边少爷,这边走,这里好像有几乎人家”忠叔一把拉住沈平,两人一拐弯就跑进了一片院落之中。
  “咣当”亮着灯光的房屋里,有人走了出来:“哎,你,你们是干什么的?”
  沈平抬手举着枪说道:“别动,千万别乱叫,我们就躲一会,你要是喊的话我一枪打死你”

  “这,这里有个地方,我们过去”忠叔四处寻摸了几下后,放下院子右面有个漆黑的小屋,黑黝黝的里面什么都看不见。
  “别喊,一定不要喊啊”沈平晃了晃枪口,然后就跟着忠叔跑了进去。
  “嘎吱”门一开,一股恶臭就扑了过来。
  在抽水马桶还没有彻底普及的九十年代初期,居民区外的街道,公园里等等都是这种公共简易厕所,也就只有一些高档小区或者商场,才会有卫生间。

  这种简易型的厕所构造基本都差不多,前面是一排排的蹲位,后面就是能有一米左右深的粪坑,里面混合着屎和尿味道十分酸爽,刺鼻,让人忍不住的就作呕起来。
  香港,六月份的天气,夜间的气温差不多也能有三十来度左右了,这种高气温的环境下,你就光凭脑袋去想象一下,你都能知道粪坑里面是啥环境了。
  一点不夸张的说,几乎可以堪比化学武器了。
  “呕·····”洁癖少爷顿时感觉胸腹中一阵涌动,喉咙有点发痒了。
  忠叔压低声音安慰着说道:“忍一下,过会就好了,很快就过去了,丨警丨察接到报警电话会赶过来的”

  “嗯,嗯,我,我忍着”沈平捏着鼻子皱眉说道。
  外面,房子的主人看见沈平持枪闯进来后,就慌忙跑了出去,没过多久安邦他们一行人就追了过来。
  “么的,人呢?”院子外面,几个人寻摸了半天,沈平和忠叔的影已经不见了。
  老桥皱眉说道:“要不,别找了?枪声响了这么长时间,没准警方就该过来了”
  “这次跑了他,下次再想抓住就难了,继续翻他们”安邦不甘的摇了摇头,看见前面一个院里的房子亮着灯,拎着枪就进去了,直接奔着屋子走过去。
  “咕嘟”沈平咽了口唾沫,忠叔手指伸到嘴唇边轻声“嘘”了一下。

  “踏踏踏,踏踏踏”院子里脚步声响起,有人声说道:“找一下,这边没有就往其他地方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