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5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安邦的手拍在黄连青的屁股上,斜了着眼睛,说道:“其实,你现在就是后悔都晚了,来,去给你的兔尾巴戴上,我给你调教一下”
  “滚蛋······”
  “唰”安邦一把给黄连青抱了起来,一溜小碎步的,朝着楼上的卧室跑了过去。
  安邦一顿惆怅,被黄连青一阵开导,算是暂时给掀过去了这抹颓丧的心态。
  只是可惜了,安邦并不知道除了他以外,刚刚得知沈平消息的魏丹青,并不比他好过了多少。
  如果他知道了,恐怕刚刚兴起来的提枪上马的心思,顿时就得萎了。
  来自于洛杉矶的沈平,一条过了江河的猛龙!

  时隔两天之后,一直被押在扎兰楼上的沈平的保镖,忽然之间接到了电话,内容很简单,沈平去梅州祭祖回来了,就在今天晚些的时候,乘坐渡轮抵达港口。
  安邦接到信后,立马把人给召集齐了,然后开上了沈平的那两台奔驰房车,抵达了码头,等着从梅州过来的一行人。
  天还未黑,两台奔驰静静的停靠在码头,车里坐着大圈的几人,正在给枪上压着子丨弹丨。
  “一会,什么状态啊,哥?”王莽撸着仿五四的枪栓,声音平淡的问道:“正好干完,直接扔海里得了,毁尸灭迹”
  “嗯,别人不用动,就找领头的”
  老桥看了正在对话的两人一眼,皱了皱眉后,拿起电话说:“我去打个电话,你们先聊着”
  “咣当”老桥推开车门,点了根烟后走到一旁,给魏丹青打了个电话。
  “喂?今晚沈平就从梅州回来了······”
  “嗯,我知道”
  老桥说道:“知道?知道了你还不拦着他点,安邦真要是给沈平干死了,怎么办?”

  “那你去拦着吧,劲用大点,使劲拦着”魏丹青淡淡的说道。
  “呃······”老桥顿时无语了。
  魏丹青叹了口气,说道:“他现在就是一头上了发条的闷头驴,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因为他没办法跟曹宇交代,说好的双倍奉还呢?你或者我只要开口阻拦,换来的肯定是一顿臭骂,那你说我们何必自讨没趣呢,对不?而且,曹宇是自己人,给祸害成这样了,白祸害了啊?”
  “那,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他下手吧,人真死在我们手里?”
  “靠群众吧,群众的力量大”魏丹青含糊着说了一声后,叮嘱道:“你要是能托一下就拖延一下,尽量别让安邦当场给人干死了,明白么?”
  “草,你就给我派高难度的活!”
  “呵呵,你不老班长么,专业上政治课的,口条非常厉害,我知道,我相信你!”
  晚上七点多钟,天色刚黑,放在车里的电话突然之间响了起来。
  “啪”王莽给上了子丨弹丨的枪,顶在保镖的脑门上,轻声说道:“装,会不会装?能不能装成没事的样?一点口风别往出漏,明白了么?”
  “知道,我知道了”保镖擦着冷汗说道。
  “行了,接电话”

  保镖接起电话,忠叔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过来:“车到码头了么?”
  “忠叔,我们已经到了”
  “好,打双闪,我们十分钟后上岸就过去,哎·····”忠叔忽然诧异的问道:“王安呢,怎么这两次电话都是你接的,他人呢?”
  “啊,他,他刚去上厕所了,马上就回来”保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头顶上的枪说道。
  晚上七点多钟,码头远处的海面上,一艘渡轮远远的开了过来,船上闪着灯光,随后港头上停靠的两辆奔驰房车也闪了几下远光灯,示意接人的车已经到了。
  沈平一袭白衣飘飘的站在船舷边上吹着略微有点腥味的海风,皱了皱眉手伸进领子里面,挠了两下后给手抽出来凑在鼻子前面嗅了嗅。

  “忠叔,你帮我问问看,手上是不是还有点腐臭味······”
  忠叔内心顿时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少爷,你就是心里在作祟,真的没有什么味道了”
  “真的没有了么?可是,我怎么感觉身上就是这么痒呢,不对,肯定还有,只是你们的鼻子嗅觉跟我差了一点,没闻出来,我告诉你们以前小时候在洛杉矶唐人街,有个算卦的老先生告诉我,说我是哮天犬的转世身······”沈平的鼻子动弹了一下,心里暗示着自己,几天前被吐那一把,味道肯定还没有散去。
  这人心里要是魔怔了的进入了潜意识的状态下,你真是匹马都难以拉回来,宛若走火入魔一样的沈少爷,这些年始终都沉浸在了那挥之不去的meng魇当中,一点不夸张的讲,他就差祭祖的时候给自己泡在牛奶里了,剩下的一天之中他得泡上遍澡。

  还是带玫瑰花瓣的!
  “等我上岸了的,明天我就去找他,说什么都得要给他的脑袋按在马桶里······不,不行,按在粪坑里”沈平咬牙切齿的说道。
  距离岸边,近在尺咫,奔驰房车旁边,保镖朝着这边挥了挥手。
  片刻后,渡轮抵达码头,栈板放下,沈平一行人上了岸,保镖连忙迎了过来,躬身问道:“少爷,回来了?”
  “嗯,哎?王安呢?”沈平皱眉问道。

  “安哥可能肚子不太好,上了好几遍厕所了”
  “懒驴上磨屎尿多,哎,对了,明天继续让王安保持坏肚子的节奏,让他多拉一点,我有用处”沈平呲牙笑了,笑的非常有意境。
  一行人上了岸后,忽然间,忠叔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接通后刚放到耳边,里面就传来一声沉稳还带着点焦急的吩咐:“老忠,你们回来了?”
  “对,沈爷,刚从梅州回来,上岸了”
  “快,快,马上躲起来,有人去劫你们了·····”

  几分钟之前,洛杉矶郊外的一处庄园里,清晨下,一个老人在花园里品着茶,手里拿着一张华人日报。
  “踏踏踏,踏踏踏”老仆人迈着轻快的步子,走过来后弯腰说道:“老爷,有电话找您”
  老人刚把电话接到手中,电话中就有人说道:“沈天养,有人在香港要杀你的孙子”
  “唰”沈天养顿时一惊,连忙问道:“谁?你是谁?谁要杀我孙子?”
  “沈平刚从梅州祭祖回来,有人在港口等着他······”

  “啪!”这人没头没尾的说了两句话后,突然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哗啦”沈天养手里的茶杯掉在了地上,这个突兀打进来的电话,让他犹豫了不到半分钟后,他就马上联系上了沈平身边的管家,老忠。
  沈天养选择了相信对方,因为沈平回梅州祭祖,并且在今天回港上岸的消息,知道的人并不多。
  香港,码头上,忠叔接到电话后,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一把拉住沈平的同时,就跟身旁的几个保镖说道:“护着点少爷,有埋伏”
  沈平的身边一共跟了六个保镖,一水的唐装壮年,三十岁出头不到四十,平日里少言寡语看起来都比较沉稳和冷静,身上既没有纹龙画虎也没有什么大金链子小手表,看起来远远跟社会青年比不了,但你要认为这些保镖只是个摆设,不是狠茬子,那可就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