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48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莽突然把整个木头方子全都捅进了王安的嘴里,然后起身一脚踩在了上面。
  “咔嚓!”木头方子直接伸入到王安嘴中,在一股巨大的贯穿力量下,对方的腮帮子瞬间就被干开成两半了。
  旁边,另外一人惊慌,脸色雪白的看着这一幕。
  “噗嗤!”刘牧再次砍了一刀:“说不说!”

  “沈平,抓人的叫沈平,是因为几天前他在鸿兴楼的时候和一个人起了冲突······他现在人在梅州祭祖”
  “啊?”刘牧和永孝当即就愣住了,因为安邦跟沈平干起来的时候当时就他俩在场。
  但两人绝对没有想到,就因为这点事,对方居然给曹宇绑走了,祸害成了这样。
  “就因为这点事,给**害成这样·····”
  安邦可能不太了解沈平此人,这就是个生长在大家庭里,集财富和地位于一身的公子哥,从他落地出生的那时候起血脉里就流淌着要比别人富贵得多的血液,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自视甚高。
  还有一点,安邦更不清楚的是,沈平有洁癖,很严重的洁癖,这是个出门吃饭都得自己带副碗筷的重度洁癖患者,所以安邦吐他那一嘴,成为了沈平挥之不去的meng魇,就直接导致他无论如何都得狠狠的找安邦报复一下子。
  被吓哆嗦了的对方,惊魂未定的说道:“人,人今天早上就离开香港,去,去了梅州,他,他去祭祖了”
  “人还回来么?”安邦低头问道。
  “回,回来,大概后天就能回香港了,然,然后我们要从香港返回洛杉矶,所以沈,沈平一定会回来的,况且他,他一直都在找你····”

  安邦点了点头,说道:“能回来就行,他不是铺天盖地的找我么?这次不用他找了,我主动送上门去,莽子你给人扣了,地上的尸体处理一下”
  安邦说完转身就走了,老桥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随即蹲下身子,轻声问道:“你刚才说你们要返回洛杉矶?”
  老桥又问了一句:“你之前说的那个人叫沈平?”
  “是的!”
  老桥眯了眯眼睛没有再接着往下问了,而是在王莽耳边说道:“这人先看起来,我去老魏那一趟”

  “啊,行我知道了”
  于此同时,维多利亚酒店给沈平和忠叔一行人登记的信息,也传到了刘兰雄那里。
  办公桌上,放着沈平等人的名字,还有他们的身份信息,这些人持有的都是美国护照,注册地点是在洛杉矶。
  “沈平?洛杉矶来的······”刘兰雄轻声低估了一声,说道:“还真是那条过江龙不成?呵呵,有意思哈”
  另外一边,安邦找到人后,就又马上返回了医院,去看望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曹宇。
  站在病房门口,透过玻璃窗,他看见曹宇双手绑着厚厚的纱布,半张着嘴,嘴角上还隐约有血丝渗透出来,身上胸膛以下插着一根导流管是用来给他进食的,因为曹宇的舌头刚刚缝合好,并且牙齿还没有重新装上假牙,这种伤势就导致他至少在痊愈之前是没办法进食的,就只能用导流管输入一些营养液或者流食,来补充体力。
  曹宇的伤不要命,但是太遭罪!
  “嘎吱”安邦推开房门,床边的刘子豪咬牙问道:“哥,人找到了?”
  “嗯,主谋没抓到,扣下了个马仔”安邦拉过一把椅子,坐在病床旁边,神色复杂的叹了口气,说道:“你是被我连累,吃了锅贴了啊,小宇,怪我了”
  安邦对曹宇遭的这把挫折,是既无语又无奈然后就是愧疚了,因为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就在鸿兴楼冲突那一下,能让对方如此歇斯底里的来报复他。

  “邦锅,偶,不,不怪累,真的······”曹宇的舌头没好,牙又全没了,说话的时候就有点跑风了。
  安邦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你不怪我,但事也是因我而起的,你放心我最后肯定给你找个说法,这人怎么祸害你的我就得怎么给你双倍拿回来”
  曹宇顿时急了,因为他明显看出来这伙人的来历有点不太寻常,就张着嘴吭哧的说道:“锅,真,真不用,累没事就行了,特,特们都不好惹的”
  “我专门就是惹这帮不好惹的人,习惯了”安邦笃定的说道。
  可能安邦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已经从泥腿子进化到了有点飘的状态。
  但你不能说此时的安邦是膨胀了,不知道深浅了,而是他有这种状态完全是人之常情的,只要是人,就会产生这种自己已经可以了的念头,因为世界观发生了改变。
  当你一个月只赚两三千的时候,你会掐着手指头算怎么过日子,柴米油盐都得算计,下馆子还得按次数来。
  但当你的收入,达到两三万的时候,你可能就会考虑买点奢侈品什么的了。
  安邦和大圈,就已经是从万元户进化到了大富豪的状态,有钱有人了,那自然说话的时候语气肯定就得大了。

  不是膨胀,而是哥有实力后,确实可以这么说了!
  另外一头,老桥独自离开后,就去见了魏丹青。
  “这次的事有点不太对劲,我们抓的人,问出来的东西可能有些吓人······”
  魏丹青皱眉问道:“什么意思?哪出问题了?”
  “我问出来了,抓走曹宇和那天安邦在鸿兴楼起冲突的人叫沈平,来自洛杉矶”老桥叹了口气,又慎重的重复了一遍:“洛杉矶!姓沈!”

  “唰”魏丹青当即就呆愣住了,最近几年你很难再从老魏的脸上看出紧张,不解,甚至带着一点慌乱的神情了。
  “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魏丹青略微镇定下来后,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拨了出去,响了半天对面才传来一阵疲惫和不解的声音:“这个时候,洛杉矶还是凌晨,你给我打电话,有急事么?”
  “我问你,他的孙子,沈平离开洛杉矶了么?”
  “我知道,几天前去了香港”
  “知道?你知道怎么没提前和我说一声?”魏丹青皱着眉头,语调明显有点恼了。
  “你别激动,我知道沈平去了香港是因为他没带几个人,而且是转道回梅州祭祖的,明白么?他跟你之间,不会产生任何的关系,也不可能是奔着你去的,所以我就没想着告诉你,不然就有可能适得其反了”
  “呼······”魏丹青吐了口气,很不满的说道:“你没告诉我,那你说,我怎么知道他来了香港?”
  当初,大概三年前的时候,和生堂的赵宗德和大圈掐在了一起,因此安邦也因为杀人入狱两年多。
  这个时候原本程上升势头的大圈帮忽然遭受了一次差不多算是灭顶之灾的变故,他们赖以生存的走私生意覆灭了。
  直接就导致,财路被断了一大半,差点就给逼上梁山了。
  原因就出在了当时洛杉矶的某个华人帮派中,三大姓之一的沈姓对大圈的走私生意下了封锁令,直接就让他们在北美乃至周边的走私生意全都夭折了。
  到最后的时候,连王莽和老虎他们都被扣住了,差一点连命都给丢了,要不是于占北和陈小文两人绑了一个叫沈平的公子哥,恐怕大圈那一次不但生意没了,人也回不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