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47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邦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不清楚那伙人抓走曹宇是为什么,人我让班长和莽子带走了”
  “啪,啪”魏丹青无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上火了,看开点,事都出了现在想什么都没用了,等着医生给出结果吧”
  “叔,你说我他么能不埋怨自己么?能不上火么?”安邦回头,眼睛通红的攥着拳头说道:“我就发现了,不管大圈站在什么位置处于多高的高度,但只要我们身处在这个漩涡里,你永远都不缺仇视你的人,我以为五年过去了我们在香港已经可以了,我他么的还自认为大圈可以触顶了,但其实呢?你一会看看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曹宇,你看看他有多惨,我们大圈要是真的可以了,还有人敢这么对他嘛?你告诉我,大圈应该暂时放下刀枪,干点成年人该干的事,黄子荣也这么告诉我说三十岁了别往青春期走,在今天之前我觉得你们说的还很有道理,但是,现在,此时此刻,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大圈的战士们永远都不可能放下自己手中的刀枪,我们要誓死捍卫身边的任何人,是敌人的,你服了就给我趴下,不服我干趴下你,就这么简单”

  魏丹青在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他知道两天前自己和黄子荣给安邦灌输的思想算是他么的白说了,曹宇出的这一把事直接又给已经快要上岸了的安邦给拉下了水!
  是的,安邦,王莽他们这一群人你真不能指望他们褪下一身戎装,穿上笔挺的西服,因为不合身,他们都不具备这个素质。
  安邦他们有的,是带着血肉铸造起来的辉煌和前路,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改头换面的可能了!
  魏丹青没有再劝他什么,安邦心中刚刚被堆起来的念头,已经在不久之前轰然倒塌了。
  安邦手指着地面,铿锵有力的抿嘴说道:“我们不一样,大圈和所有的人······都!不!一!样!”
  安邦用一种近乎于绝对肯定和掷地有声的态度告诉魏丹青,你们为我勾画出来的蓝图,已经彻底不存在了!
  “嘎吱”此时,手术室门被推开,医生摘掉口罩后,安邦,魏丹青和刘子豪就迎了过去。
  “医生,人怎么样了?”
  “首先是性命无碍,剩下的就是他身上的创伤了”医生皱了皱眉,说道:“伤者手指被人用铁制品用力的夹过,指甲和骨骼都有受损再加上时间拖延的比较长,所以痊愈之后手指的伸缩功能可能会有一些影响,其次是他的上下两排牙床上的牙齿是被人生生用钳子给掰断的,有的牙齿下半截还嵌在牙床里,神经系统被损坏了很大一部分,所以以后只能安装假牙了”

  曹宇这两处伤势虽然挺重但还是让人能够接受得了的,最关键的是他被割掉的舌头,如果舌头没办法接上,那他以后真就成为一个废人了。
  安邦哆嗦着嘴唇没敢问,刘子豪咽了口唾沫后,拉着医生的手说道:“舌,舌头呢····”
  “伤者被利器割掉的舌头,送来的还算及时,我们已经缝合好了,不过虽然缝上了但也得看他的愈合状况,就算恢复到最好的程度以后的语言功能肯定也要受一些影响了,并且咀嚼食物的时候,也要注意点了······”
  “呼!”魏丹青长吐了口气,轻声说道:“不幸中的万幸了!”
  这个结果,你要说不能接受吧,但还勉强能够承受,毕竟舌头给接上了,可要是说接受了的话,曹宇以后的生活肯定是要被影响了,也就只能用一句不幸中的万幸来形容此时三人的心情了。
  “你俩留这里,我出去一趟!”安邦听完后转身就走,还没有被推出手术室的曹宇,他至少现在是无颜面对的。
  魏丹青淡定下来后,背着手寻思道:“到底是谁,能干出这种事来呢?”
  是的,魏丹青也没有想通这一点,按理来讲此时的大圈在香港被人如此下狠手,是非常的不合常理的,五年的时间安邦带领着大圈,在香港掀起过多少风浪,几乎所有了解他们风格和行事准则的人都清楚,你撩扯他们的后果是什么下场。

  所以,魏丹青很搞不懂,在香港还有谁会如此不顾忌代价的来做出这种事来。
  寻思了片刻后的魏丹青,拿出电话再次联系上了范旺。
  “范ir,不好意思了,打扰你一下······”
  “嗯,又是因为今天安邦找人的事?”
  “对,人已经找到了,但是伤的比较重,指甲盖被掀开了,两排牙全都给掰断了,最关键的是舌头也给割了下来”魏丹青背着手,淡淡的说道:“范ir,我很惊讶啊,呵呵,是不是太多人觉得我们蛰伏了一年多,已经变成一只没了牙的老虎啊”
  电话里,范旺听到这个结果后惊异的顿了顿,随即就明白魏丹青打电话来是什么意思了。

  “我稍后给你们打听下,入住维多利亚酒店的人”
  “好,谢谢,麻烦您了!”
  九龙城码头,一座废弃的仓库里,地上躺着两个人影。
  王莽,老桥,刘牧和永孝还有小九等人手中拎着木头方子,正在一下一下的轮流朝着地上的人砸了过去。
  木头方子棱角分明,这种东西砸在人的身上,比钢管和镐把子砸的还要疼,基本上几下过后至少能给人干骨裂了。
  “说,你他么的说不说······”王莽用脚踩着王安的脑袋,木头方子怼着他的嘴说道:“说,谁让你们抓的人,为什么抓?”
  王安棱着眼珠子,吐了口血痰:“要不你就杀了我,然后你们就试试,谁杀的我们,这个结果你能不能承担得了!”

  “咔嚓”王莽直接挥舞起手里的木头,朝下狠狠的砸了过去,顿时王安嘴里上面一排牙直接就给砸碎了几颗。
  “噗”王安咳嗽了几下,吐出一口血里面夹杂着几块碎裂的牙齿。
  王莽蹲下身子,眯着眼说道:“你们之前的手法还是有点太温和了,我最后问你一次,你要是不说我给你表演下什么叫凌迟”
  “呵呵,来呗!”王安刚硬的说道。
  王莽扭头看了眼刘牧,他随即拿起一个口袋从里面拽出两个血袋用管子接上后,插在了王安身边那人的胳膊上。
  “唰”刘牧拔出一把刀后“噗嗤”一下,就在对方的胸膛上割了一刀,然后轻声说道:“为了避免你流血过多而死亡,我特意给你拿了两袋型血,然后再给你缝合伤口,所以剩下的就简单了,我砍你一刀你流多少血,那边就能给你补上多少,你自己品一下吧以你的身体素质,你大概能挺住我多少刀不死,哦,对了,还有就是你们不是喜欢拿钳子夹人家手指盖么?这一招我也会,但我比你玩的精,我可以拿钉子从你的指甲缝隙中钉进去,露出来的那头我再用火给你烧一下······”

  “你们也太狠了吧”王安抻着脖子吼道:“要不你给我们个痛快的,我要是不死·····”
  “啪”王莽直接按住他脑袋,说道:“你好像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啥状况,还嘴硬呢?瞪大了眼睛看清楚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