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68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转移话题道:“听说房朝阳和范晓灵的事儿?
  “没有啊,他俩怎么了?”
  “好家伙,保密得挺严密……”方晟遂说了两人借用省正府的情况,朱正阳听得羡慕不已,拍着大腿直抱怨。
  “这么好的事情干嘛不先想到我?”在方晟系所有人当中,也就朱正阳有资格以这种口吻说话。
  方晟笑道:“你是副厅常委,到省正府怎么办?副秘书长的任命要经过省委常委会研究,不象他俩能暗度陈仓,先以借用名义悄悄过去,然后通过省委组织部走个流程就行。再说了,副秘书长的前途真不如市委常委,你还是安心等机会吧。”
  朱正阳仍不甘心:“房朝阳从处长做起,目标还不是副秘书长?”
  “未必,下一步有可能空降到省直机关做二把手,但对你来说就走弯路了,起点不同,渠道不同。”
  “那倒是,”朱正阳向来佩服方晟的大局观和整体意识,这样摆布房、范二人而非其他人,必定有深层次的战略部署,想了会儿道,“我的线路是什么?外调,还是设法进省城?”
  “昨天我试探过二叔,听他的口吻你可能还要在梧湘干段时间,他对你印象很深,也颇具好感,只要有合适的岗位肯定忘不了你。”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实在的方哥,从你那天到人事科报到吃那顿饭起,我们兄弟几个就觉得你深不可测,前途光明,十年过去了,回头想想当时见识限制了想象力,我们还是低估了你,”朱正阳感叹道,“那天晚上如果有人说有朝一日会成为处级、厅级干部,大家绝对以为他喝多了,可现实是那桌人没一个掉队!”
  从年龄上讲,方晟比朱正阳等人都小,但“方哥”这个称谓并非按年龄排序,而是尊称,是对他在圈子里地位的认可。

  官场某种意义如同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帮派,只不过在官场以更含蓄、隐秘的形式存在,诸如同学会、战友会、老乡会等等,说穿了都是官场利益共同体。
  水至清而无鱼,这话同样适用于官场。
  桌上这些人有的是茶座老板,有的是酒店股东,还有的是浴城经理,名片一掏均有头有脸,算是普通老百姓眼里的成功人士。然而提到创业的第一桶金,来历大抵有些不明不白,无不与李莱这个黑社会老大沾点边。
  如果把黑道分三六九等,李莱应该算有方略、有远见的头等大哥,早在七八年前就在幕后军师的筹划配合下推行“黑道白走”,将帮派经营企业化,以投资、参股、合作等方式把骨干分子逐渐融合到社会中去,摇身成为一个个老板、企业家。
  不过江湖上还有句话:只要你在黑道混过一天,一辈子都洗不白。
  虽说不直接插手黑道上的事,但只要李莱有什么吩咐,一如既往地不敢怠慢,同样这些人遇到困难后,第一个念头就是利用黑道力量去摆平。

  关于红河开发区的地皮,桌上这些人都有入股,陷害牛德贵入狱的细节也多少了解些,倘若挖出那笔旧账,会牵连很多人。
  “什么来头?”黑暗中有人幽幽地问。
  烤架上的肉香味四溢,可没人有胃口理会。
  李莱完全失去往日的骄横和嚣张,眉头紧锁道:“情况很复杂……追查那桩案子的神秘人目前还不知其身份,只晓得非常厉害,防盗门窗都拦不住,一掌削掉实木桌子一个角,弟兄们想想谁能做到?银山市纪委也在调查当时的知情者……凡事就怕官方参与,大家明白我的意思吧?”
  沉默半晌,有人问:“当年主事儿的人呢?总不能拿我们这些虾兵蟹将顶锅吧?”
  “都溜得没影了,”李莱苦笑,“据说省里有人暗地里活动,有没有效果鬼才知道!”
  “既然这样,李哥真得小心点儿,如今不同往昔。”
  “是啊李哥,反正弟兄们赚的钱够花,大不了歇手退出江湖,就当提前退休。”
  李莱心事重重:“老子是这么想,就怕有人不肯放过老子……妈的,年纪越大胆越小,真混不去了!”

  “别怕,当初参与那事儿不止咱,咱也不是主角,天塌下来有个高的撑的,咱愁也是白愁,是不?”
  “今朝有酒今朝醉,有酒就喝,有肉就吃,别想得太多。”
  在一班兄弟轮番劝说下,李莱渐渐放开了些,吆喝着喝了两碗酒,眉头慢慢舒展开来。
  “走吧,都早点回去。”李莱双手撑着桌子站起来,其它人也无心再耽搁,纷纷起身相互拍拍肩,各自走向停在附近的车子。
  李莱来得最迟,车子停靠得比较远,要向东走大约七八十米,他将外套搭在肩上,叼着烟光着膀子,沿着河堤边人行道不紧不慢向前走。

  “李哥,先行一步。”已发动起车子的人远远打个招呼,按声喇叭离开了。
  “李哥!”
  离他四五米处的河堤边突然有人一声低喝。
  “谁?”李莱下意识回头看,就在这瞬间,只见垂柳下坐在木桩上的夜钓者双手一扬,然后身体一紧,低头看身体已被一种透明细密的类似尼龙绳的线缠得严严实实,未等他反应过来便被一股大力牵拉到木桩面前。
  “你是谁?想干什么?”李莱敞开嗓子大吼道。

  烤肉馆附近还有几人没离开,见这边发生状况,知道势头不对,立即从车里**家伙飞跑过来。
  那人轻蔑地看了他们一眼,将李莱拦腰一夹,百来斤的汉子竟被轻而易举提起了身------
  这时四五个大汉已冲到十多米的距离。
  那人向前跨出一步,跃上半米高的堤坝,在上面走了两步突然纵身跳下去!
  汉子们齐齐大叫一声,急赶几步趴到堤坝边向下看:
  暗淡的月光下,那人稳稳坐在小船上冲他们挥手致意,李莱仰面躺在船舱里,嘴里象被塞了东西,身体剧烈地挣扎反抗。
  “快上车,沿着河道追下去!”有人叫道。
  还有人道:“打电话报警!”
  然而夜晚终究不是白天,一来河道里光线较暗,需要不时停车到河堤上仔细辨认,二来河道流向与街道方向迥然不同,开始还能盯得住,后面越拐弯子越大,加上那人早有准备,专挑偏僻无人的岔道支流走,汽车速度虽快可鞭长莫及,只能望而兴叹。
  小船晃晃荡荡驶入一处弯道,那人将李莱背在背后上了岸。这是市郊城乡结合部野外,远处依稀可见高楼大厦,眼前是大片大片田野,一阵风吹来和着麦穗的清香。

  那人把李莱甩麻袋似的重重往地上一掼,摔得他七荤八素眼冒金星。
  “你***到底是谁?”李莱清醒过来后嘶声力竭地吼道。
  “这里方圆两三里都没人住,声音再大也没用。”
  细细辨来蒙面夜钓者竟是个女的,使得李莱气得急火攻心,恼怒自己枉做多年黑道老大,怎会栽到女人手里!

  “你是不是丨警丨察?是就应该出示证件,私自拘禁是犯法的!”此时李莱巴不得对方是丨警丨察,丨警丨察能按规矩办事,凡事有规矩就好办了。
  夜钓者冷冷道:“不是!”
  日期:2018-07-06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