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5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急,你急什么?”吴勉翻起眼皮‘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姓百的你看着童戚振,如果他趁乱逃走的话。我不介意婚礼上死个人……”
  “听到吗?假娘们儿,一会老子只要看你不顺眼就直接弄死你。”百无求走到了‘傅羌’的身边,掏出来一个拇指大小的细绳系在他的左手手腕上,绳子另外一端则绑在它的裤腰带上。二愣子随随便便的拽了拽绳子,便把‘傅羌’拽了个趔乞。‘傅羌’苦笑了一声,在他们几个人、妖的手里,只能任其他们的摆布。
  当下,高如柏为这几个人、妖收拾了一番之后,他们开始向着赵王府的位置行进过去。此时,大门口已经聚集了皇帝派来的仪仗,为了讨好这几位老神仙,赵恒也算是下本了,他将自己的仪仗来给吴勉充当迎亲的喜队。还在京城当中盖了一座比王府还要规模浩大的府邸,未做吴勉与和寿长公主的新房。
  吴勉骑着高头大马带着喜队向着赵王府的方向进行,归不归他们几个带着刘喜、孙小川哥俩乘坐马车跟在后面。汴梁城的百姓听到了是神仙娶妻,一早都聚集在街道两旁等着看热闹。虽说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的名声远播,不过这位白发神仙不像那两只妖物,他平时就窝在府邸不愿出门,这些百姓也是难得一见。

  看着两旁的百姓对着自己指指点点,原本应该喜气洋洋的新郎官却满脸不自在。刚刚出了借口他便忍受不了这些百姓好像看耍猴一样的看着自己,当下吴勉直接纵马向着赵王府疾驰过去。好在一大清早,开封府的官差已经将通往赵王府的道路都清理了出来,否则是就吴勉这样的人也不敢如此纵马飞驰。
  看到白发新郎官纵马前行,后面马车上的归不归哈哈一笑,对着赶车的百无求说道:“看到了吗?嘴上说不要不要的,身子还是诚实的。你小爷叔这点路都等不及了,傻小子,咱们跟上去。别一会赵元昊看到新郎官孤孤零零的过去,再怪罪咱们失了礼数。”百无求当下也驾驶着马车,一路紧紧跟随在吴勉的后面。
  这样一来,后面的喜队当下便乱了起来,众人只能奋力向前追赶前面的新郎官和婆家的亲属。
  赵王府门口接亲的人刚刚得到新姑爷出府的消息,还没等他们准备好,就见一个身穿大红喜服的男人已经纵马到了王府门前。
  这些人还以为是快马传递消息的喜差,正准确商钱的时候才认出来这就是家里的新姑爷。
  当下这些人匆忙匆忙的鸣放炮竹,场面显得有些乱乱哄哄。
  此时,两位礼部侍郎正准备上面为吴勉宣读皇帝亲自书写的喜文。却被这位白发新郎官一把抢过喜文,随后他头也不回的进入到了赵王府当中。

  此刻的王府当中已经是人满为患,几乎在京中所有五品以上的官员都齐聚王府。见到了新郎官进来之后,纷纷起身向着吴勉恭喜。吴勉却是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让这些官员都很是尴尬。
  跟在吴勉身后进来的归不归却是自来熟的样子,老家伙笑眯眯的替新郎官挨个还礼。
  要不是他们俩的相貌反差太大,不知道的还会以为这个老家伙才是今天的新郎官。
  ‘傅羌’紧紧的跟在百无求的身边,他眯缝眼睛看着周围人和景物,想从中看出来幻术的破绽。看到这里‘傅羌’心里却确信这并非是什么幻术,不过他还是坚信归不归这个老家伙一定有什么诡计,只是自己还没有看出来而已。
  因为距离吉时还有一段时间,吴勉和归不归几人被请到了王府的后堂休息。原本丞相和几位朝中的一、二品大员想趁机前来拜望几位老神仙,却都被归不归三言两语的打发了回去:“新郎官昨晚为天下苍生祈福,没有休息好,还请诸位大人们见谅。要老人家我帮你们摸骨、算命?那几位大人真找错人了。我老人家算命是和西城算命的刘瞎子学的,摸骨师从梳妆院的孙妈妈。大人们想要摸骨、算命的话,还是找他们更好……”

  看着归不归打发走了这些官员,‘傅羌’微微一笑,说道:“原先我一直以为归老先生你的艺业师从徐福大方师,原来您还有这样的师承……”
  说话的时候,‘傅羌’伸手去拿桌子上的点心,却被身边的百无求一巴掌打掉:“你想干什么?是不是假装吃饽饽,借着饽饽遁逃走?信不信老子现在就用这些饽饽嘻死你?”
  看着掉在地上摔碎的点心,‘傅羌’咽了口口水之后,苦笑着说道:“这世上连饽饽都成了一路遁法? 陛下你也太给饽饽面子了。归老先生,看来一会的喜宴我也吃不了几口了。恐怕到时候什么螃蟹遁、鲈鱼遁、肉遁和米面遁的也都有了吧?”
  “百无求这孩子也是好意,怕你吃多了点心,一会没有胃口吃酒席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会咱们是和皇帝、娘娘一桌的,童戚振这辈子你也是第一次和皇帝一桌吃饭吧? 一会记得多吃一点,回去你还要接着埋在地下。现在吃饱一点还能多撑几天。小川,你把这碟子饽饽吃了,老人家我看着饽饽就烦……”

  孙小川暗咯一笑,他明白归不归的心思,当下将碟子里的几块点心与刘喜、小任巻分食。随后笑眯眯的看着‘傅羌’说道:“傅东家,我们家老爷子也是为了你好,一会就有御宴了,总比这几块凉饽饽好吃。”
  此时,刘喜、孙小川也知道了‘傅羌’的身份,只是已经叫顺了口,孙小川一时半会改不回来。
  被埋在地下两天两夜只喝了两碗经汤寡水的稀面汤,此时的‘傅羌’已经再次饥火中烧。当下只能忍着腹中的饥饿笑了一下,他饿的连话都懒得说的,只等着一会喜宴开始的时候,就算死在百无求手里,也要吃点什么才好。
  就在‘傅羌’盘算着一会怎么能吃饱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听到有人再喊万岁,皇帝赵恒已经到了王府。
  随后赵王府的管家敲门进来,陪着笑脸对吴勉说道:“姑爷,陛下已经到了,王爷让小的请您出去见驾。”
  “和你们家王爷说,皇帝想见我就来这里,我今天是娶的不是赵恒。”明明是自己大喜的日子,这位新郎官看着却是一脸的不情不愿。管家也不敢多嘴,当下只能陪着笑脸退了出去。
  片刻之后,赵王亲自来到了房间当中。
  这位新晋的老泰山脸色也不大好,他进来之后也不客气,直接对着自己的女婿说道:“本王知道你们的身份尊贵,不过本王与文君皆是陛下子民。你与文君结成连理……”
  吴勉看着自己的老岳父,说道:“那赵文君就是我的妻子,和皇帝的子民无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