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43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从这点上就能看出来,这位沈少爷的家族至少得是很有历史的了,因为哪怕是如今黄子荣,李嘉强这种大商人的家中,也很少会有称呼,最多都是叫先生或者小姐而已,少爷这种称谓一听就很具有年代了。

  “查出来了?”沈少爷穿着白色的浴袍出来了,他似乎很偏爱这个色,因为这人确实有点洁癖,所以安邦吐他那一口,无疑是成为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meng魇。
  “嗯,那天宴请和我们有冲突的那个人,是扎兰酒吧的曹宇在鸿兴楼订的桌,所以只要找到这个曹宇,打人的那位就不难找到了”
  沈少爷阴着脸坐在沙发上,忠叔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倒了半杯后,弯腰递给了他,接着说道:“明天我们就要回梅州了,是等我们回来后在找这人,还是今天?”
  “我他么一天都等不了,吐我?”沈少爷的脸都白了,低头刚要喝酒就闻到一股不算太浓郁的酒精味,顿时他喉咙间一阵滚动肚子里翻腾不止。
  他条件反射了,闻到酒味脑子里出现的第一幕就是安邦朝他喷的那一口。
  “咔嚓”沈少爷一把将酒杯给砸在了墙上:“等不了了,我说什么现在就得恶心他一次”
  “那行,我这就让人去办·····”忠叔点了点头后随即就开门出去了。
  “呼!”房间里的沈少爷把手伸进浴袍里挠了几下,他总觉得这身体莫名的痒痒似乎还有点粘乎乎的,这种莫名其妙的心里征兆让他十分的无奈,憋屈和上火。
  “不行,不太对劲,身上肯定没洗干净,我还得再泡一会”
  “哗啦”几分钟后,沈少爷又放了满满一浴缸子的牛奶然后赤条条的就钻了进去,除了眼睛和鼻子还有嘴巴以外,整个身体都浸泡在了里面。
  所以说啊,这人一旦有了什么心理阴影之后,就总会给自己来个心理暗示,而且还是很难挥散过去的。
  就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这位沈少爷至少在牛奶浴缸里进进出出的已经不下七回了,但每一次出来后没多久,他的潜意识就告诉自己,身上还是脏的!

  如此一来,此人已经近乎于进入了崩溃的边缘,一难受就想给自己冲刷一遍,周而复始下去的话,早晚沈少爷得给自己泡成宛若一具浮在水面上的死尸。
  另外一个房间里,忠叔没有了奴才的德性,而是很镇定,坦然的和对面几个穿着唐装的男子说道:“尖沙咀扎兰酒吧,这个人叫曹宇,找上他之后问出来那天晚上打人的是谁,王安啊具体的你负责,知道么?”
  “知道了,忠叔”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恭谨的点头说道。
  “去吧,注意下分寸,毕竟这里······不是旧金山”
  叫王安的人听到忠叔的身份之后,就领着几个人从酒店里出来了,开着一辆车奔着扎兰酒吧的方向去了。
  车子开过去后,停在扎兰门口对面。
  “唰”车窗放下,王安手耷拉在外面看了眼时间后说道:“再等一会,现在酒吧还没开门呢?哎,少爷昨天的事也怪我们,跟着去两个人好了”
  王安等人是从旧金山跟着那位沈少爷过来香港的,其职责就是保镖,负责这位少爷的日常安保工作,而昨天出的那件事,就明显是他们几个失职了。
  “安哥,别上火了,毕竟昨天他们走的时候特意吩咐不让我们跟着的,可谁知道呢?”
  王安不满的咬牙说道:“你等抓到这人的,非得要好好收拾他一顿,不然回旧金山后上面知道了,咱们怎么交代啊?”

  车里的这些人在交谈的时候,口音明显都有点怪异,说的是汉语可听起来都带着一点洋味,比较绕口,显得舌头邦邦硬的,这说明什么呢,就是这帮人肯定是从小生活在国外而没有接触过国内的文化。
  一伙人在门口等了大概不到一个小时,曹宇溜溜达达的就从远处的街道外走了过来。
  “人过来了,人过去”王安看了眼手里的照片说道。
  “嗡”这边车子随即发动,然后斜着从路上开过去后,就一头扎在了曹宇身前。
  “······”曹宇皱眉抬起抬头,就听见前面“哗啦”一声,房车车门打开后,两只大手就伸了过来,一把拽住他的领子,直接给人就拖到了车里。
  “咣当”车门关上,房车起步快速离去,整个过程干脆利索的不到十几秒钟。
  曹宇被按在车里,仰着脑袋皱眉说道:“几位大哥,是不是认错了?面生,没见过你们啊,咱有仇么?”

  “给他的电话拿出来”
  王安回头,看着曹宇问道:“我问你个事情,昨天你去鸿兴楼吃的饭吧?楼下有人打起来的事你知道不知道?”
  “唰,唰”曹宇眨了眨眼睛,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后,就想起来了听说是邦哥跟人在下面干了起来。
  “不知道,对,我是在那吃饭来的,但谁和谁打起来了我就不太清楚了”
  “啪”曹宇刚瞎掰否认完,王安就从唐装里抽出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呵呵,就因为我不知道,你要杀我啊”曹宇满不在乎的撇嘴说道。
  “嘎吱,嘎吱”王安拿出一个消音器慢慢的拧在了枪口上:“杀人倒不会,但开枪却也不难,我再问你一次,昨天打人的是谁知道么?”
  “真不知道······咻”
  曹宇刚又否认的摇了摇头,王安直接把枪口就指了过去,然后轻轻向下一压,扣动扳机,子丨弹丨打在了曹宇的肩膀上。
  “好好想想,再回答我······”
  曹宇也算是香港道上的人,多年前他是个不入流的小马仔,几年后靠上了大圈就脱胎换骨了,从马仔变成了大圈扎兰酒吧的老板,虽然他很少参与大圈和外面的争斗,但是并不妨碍他增涨见识。

  香港的马仔,古惑仔,还有大哥们办事的风格,基本都是以谈为主,大圈可能是有点另类了,属于一言不合就动手的那种,但不管怎么说大圈和香港本地的社团的人也不会在没谈上几句之后,就突然开枪伤人。
  而面前的这伙人行事风格就明显有点太剑走偏锋了,说开枪就开枪,就他么好像一枪崩了一只兔子似的,完全没有任何的顾忌,很干脆!
  曹宇被一枪打在了肩膀后,疼的冷汗直冒,他咬着牙仍旧挺坚挺的说道:“我真不知道,当时下面打起来的时候,我正在楼上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你嘴太硬了······”王安明显有点皱眉,没想到一枪都没吓唬住对方:“开车回酒店,从地下车库给他带到电梯里然后去房间,香港巡警太多总有查牌的,在外面乱晃太危险了”
  曹宇冷汗直流,压紧牙关依旧没有吭声,因为他明显看出来这帮人的路子不太像是香港社团出身,出手太狠辣了,况且他还算是有点见识的看清了对方拿出来的那把枪,不是喷子,也不是内地出的大黑星,而是上面印着英文字母的美式枪械。
  邦哥,怎么就惹上了这帮来历不明的狠茬子呢?

  所以,曹宇不敢给安邦卖了,因为他不确定对方知道安邦的消息后,对方倒地会不会下杀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