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41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刺鼻的酒精味蔓延开来后,沈少爷感觉脸上一热,用手抹了下脸蛋子,手上被粘乎乎的沾了一堆粘液。

  “今晚,邦哥吃的好像都是不太容易消化的东西······”刘牧无语的看着沈少爷脸上的肉沫子说道。
  “快走吧,太丢人了,赶紧给他整出去”永孝都无奈了,连忙拉着刘牧就给安邦从鸿兴楼的门口给搀了出去,鄢然跟在后面焦急的跑到路上拦了辆车说道:“快点,给他送走了,小心人家报警了”
  地上,沈少爷看着手里粘乎乎的一片,呆愣了足足有半分钟才憋屈的吼道:“我a你妈······”
  其实这场冲突来的非常突然也非常快,前后不过几分钟就结束了,楼上大圈和另外几伙人还在吆五喝六的喝着酒,几乎全都进入了喝懵逼的状态,所以对下面发生的事全都不知情。
  而鸿兴楼的人也见惯了这种经常斗殴的场面,因为类似于社团马仔之间的街边斗殴简直太常见了,早就见怪不怪了。

  安邦他们打车走了之后,忠叔就连忙给地上的沈少爷搀了起来,然后招呼外面的司机进来:“你先把人给送到医院去,找医生看下跌打”
  沈少爷憋屈的说道:“忠叔我太委屈了·····”
  “你先去看跌打,这边我留下来问问”忠叔阴着脸说道。
  沈少爷上车走了,忠叔回到鸿兴楼后,找到大堂的经理,就问道:“刚才和我们打起来的那伙人,你认识么?”
  “不认识,不是常客”

  “啪”忠叔从口袋里掏出几张钞票,拍在了经理的胸口上:“我要是报警过来调查你也麻烦,对吧?你要是怕麻烦的话,就看看这几个人是和谁在一起的”
  “行,我给你找下登记人”经理点了点头,随即就从吧台里拿出预约登记的资料,翻看了几页后说道:“登记的人叫曹宇,这里有他的电话·····”
  忠叔上前瞄了几眼后,给曹宇的电话记下来面无表情的就走了。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楼上大圈的人才喝完酒下来,到了楼下的时候鸿兴楼的服务员还在擦着地上的血迹,收拾着刚才冲突过后的烂摊子。
  “这是,谁和谁又干起来了?”老虎狐疑的问道。
  “哎,对,就是和你们一起来的人,好像叫什么邦的,喝多了给一个人踢的爹妈都不认识了”
  “唰”大圈的人全都愣了,瞬间无语。
  蒋中元摇头笑道:“你们大佬,还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啊,呵呵·······”
  这场莫名其妙的冲突,打起来的时候不知所谓,散的时候也是糊里糊涂的,因为双方看似好像没有任何的仇怨,仿佛只是一个酒磨子醉酒后无良的举动,并且双方谁都不认识谁。
  所以,先走的安邦等人根本都没把这给当回事,而留下来的忠叔都没想着从鄢然身上下手去找安邦,毕竟面对一个公众人物有什么矛盾也不太好,所以他就只是从店家这里给曹宇的信息扒了出来。
  如此一来,后面下来的魏丹青和王莽他们在只是听说安邦似乎和人干起来后,也就没太在意什么了。
  这件事,好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掀过去了。
  安邦上了出租车之后直接就倒在座椅上呼呼的睡着了,吧嗒着嘴哼哼唧唧的,酒劲彻底上涌了。
  鄢然无语的看着身边的男人,本来今天还想着要和他互诉衷肠好好的聊聊呢,但你现在肯定没办法对一个酒醉的男人吐露什么心扉了。
  “然姐,邦哥,这个······怎么处理呢?”副驾驶的刘牧,好奇的回头问道。
  “等会,我问问的”鄢然揉了揉发酸的脑袋,想了想后从安邦身上拿出他的电话,找到了黄连青的号码拨了过去:“连青,我是鄢然啊,安邦现在在我这里·······对,喝多了,睡着了,那我给人送到你那里去吧?”
  几句话后,鄢然挂了电话颇为有些落寞的叹了口气:“先把我送回家,然后给你邦哥送到黄家去吧”

  半个多小时后,鄢然下了车,刘牧和永孝又专程给安邦送到了太平山顶。
  山顶道下,黄连青开着一辆车已经等了半天了,等到出租车来了之后,刘牧就给睡了半天的安邦扒拉了起来:“哥,醒醒,嫂子接你来了”
  “啊,你叫我什么?我是谁,这是哪?”安邦眨着迷茫的眼睛,问了几个颇有哲学性的问题。
  车外面的黄连青,咬着小白牙恨恨的说道:“怎么不喝死你呢”
  永孝和刘牧强给安邦架了出来塞到了黄连青的车里:“那个什么,嫂子,今天我哥高兴没少喝,你别太责怪他哈,毕竟心情比较嗨皮么”
  “谁?谁是你们嫂子?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
  “啪”刘牧直接一把捂住安邦的嘴,咽了口唾沫后呲牙笑道:“嫂子,他真多了,别怪,别怪啊”

  “我不怪他,但今天晚上他是别想上床了,一身恶臭!”黄连青脸色不善的掐了掐安邦的脸蛋子,皱眉说道:“好好坐着,醒醒酒,爹地等你半天了!”
  “嗡”车子开动,安邦栽栽愣愣的靠着车窗,扭过脑袋看着黄连青,隐约感觉面前一个身子上好像有两三个脑袋在晃来晃去的。
  “哦,我知道你是谁了······”
  黄连青皱眉说道:“你要不知道我是谁,我弄死你”
  “你是哪吒,你有三个脑袋!”

  “我?你个扑街”黄连青一脑门子的黑线。
  “啪”安邦的手向下一拍,就摸到黄连青裙子下面白花花的大腿上:“你看,你连裤子都没有了,肯定是风火轮给你烧没了”
  “·······”黄连青忍着冲动转过脑袋嘀咕道:“你等回家后上床的”
  片刻后,黄连青车开到黄家大宅门前,招呼佣人给迷瞪的安邦扶着进了屋子。
  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的黄子荣抬头看了几眼,皱眉说道:“怎么喝成这样了呢?”
  “你姑爷,今天比较高兴”黄连青没好气的说道。
  安邦挣脱开佣人,摇摇晃晃的坐到沙发上,脑袋凑到黄子荣的身前仔仔细细的看了几眼后,举起手在太阳穴上划了一下:“哈喽啊,我的荣哥”
  黄子荣直接一把推开他脑袋,抬头说道:“给他整上去,脑袋插马桶里让他清醒清醒”
  这一天晚上,喝懵逼了的安邦被黄连青给弄到楼上卧室里后,直接就给扔在了地板上,并且连个枕头和被子都没给,冷气直接开到低温,然后她自己裹着厚厚的被子躺上床了。
  “呼!气死你奶奶了·······”
  第二天,日上三竿。
  安邦在一夜宿醉之后迷茫的睁开眼睛,足足过了一分钟才适应了眼前的环境,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子坐在梳妆台前正打扮着,从背影上安邦认出来这应该是自己的媳妇了。

  低头看了眼趴在地上的自己,甩了甩脑袋后,他强撑起身体走过去环抱着黄连青,小声说道:“媳妇,我昨晚这是没少喝啊,怎么都睡掉地上了呢?”
  “不是你掉地上的,是我根本就没让你上床”黄连青僵着身子说道。
  “唰”安邦呆呆的顿了顿,尴尬的挠了挠鼻子,说道:“酒后失德是小事,没**就行,可以稍微谅解一下”
  “你别这么小我有点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