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未冷,大圈》
第740节

作者: 龙易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都在一个地方吃饭,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先忙,今天不论你忙到多晚我都在这等你,我就一个希望,说什么都得和鄢小姐共进晚餐,别拒绝,不如就当是你刚刚撞我那一下赔的礼好了”
  鄢然直接皱眉了,一般的女人都有个通病,她要是得意你了,你离着百里地远她都想往你身上靠,但要是不得意,哪怕你近在咫尺她都想往外躲。
  鄢然谈不上多反感面前的男子,但她今天确实有个急事,因为她是来见曾经以为死了又突然冒出来的安邦的。
  两人正在楼下掰扯的时候,喝的跟条死狗似的安邦被刘牧和永孝从楼上搀了下来,到了楼下后,安邦眨着迷离的眼神,就看见了一身大印花旗袍的嫣然,正在和你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子在争执着。
  “真的不好意思,我今天确实是有不得已的急事,这位先生改天再约好么?”
  “呵呵,我说了等你,你先办你的急事,办完了再找我,毕竟这么有缘的场合挺难碰的,是不?”
  “对不起,不方便!”鄢然生硬的怼了一句,抬头要走时正好看见从楼上下来的安邦。
  “啪”沈少爷抓着她的胳膊,眯着眼说道:“不用说对不起,在我这里这三字,没用”

  “姐······”楼上下来的安邦,晃悠着膀子从刘牧和永孝胳膊底下挣脱出来后,喷着酒气就伸手搂上了鄢然:“哎呀,我可想死你了”
  “······”无言的嫣然,在屏了仅仅不到三秒后,眼眶子就红了,随即眼泪不受控制的就流了下来。
  为啥曾经在演艺圈里明明有着深厚背景但却从来不争不抢的嫣然会突然走上爆红的道路?
  那是因为,在听到安邦的死讯之后,她觉得自己不光是需要站在聚光灯下来答应那个男人曾经说过的话了,她需要以一种光彩夺目,耀人的经历来缅怀自己内心深处的这个人。
  “哎,你看,你看你哭什么啊?”安邦有点惊慌失措的抹着鄢然眼角渗出的泪水。
  “王蛋,你太混蛋了,骗的我太苦了”鄢然泪崩的时候,伸手拳头不停的锤着安邦。
  旁边的沈少爷脸顿时就阴了,因为你从他这个角度去看的话,很轻易的就看出了鄢然眼中流露出的浓浓的情怀。
  虽然,他对这个女人谈不上什么一见钟情,但说实话得意肯定是有一些的,这个时候沈少爷看见自己得意的女人正在另外一个男人的怀里我见犹怜,泪眼婆娑,那种感觉就跟吃了个蛆差不了多少了。

  恶心!
  沈少爷就觉得,凭啥我白衣飘飘一表人才,却不如这个胡子拉碴一身酒气穿着淡绿色军装的二bi青年?
  安邦摇摇晃晃的搂着鄢然,眼角斜了着沈少爷,喷着酒气问道:“啥意思?刚才,我看见他撕扯你来的?”
  “没事,是我不小心刚才碰了他一下·····”

  “啊,那骚瑞呗?”安邦打了个酒嗝,强给要吐的感觉压了回去,手耷拉在鄢然的肩膀上说道:“姐,走了,咱俩换个地方,互诉衷肠,我给你讲一段军阀的故事”
  鄢然和安邦转身要走,沈少爷脾气十分不顺的抿嘴说道:“鄢小姐,我今天想约你是不行了?”
  鄢然拧着眉头说道:“今天不行,以后也不行了,抱歉,我不感兴趣!”
  “呵呵,好·····”沈少爷点了点头,磨着牙说道:“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哈,在香港你要是能不赴我的约,那从今以后·····”
  “啪”一句话没说完,安邦的手直接就掐在了对方脖子上:“嘚瑟,是不是?在香港,你想威胁谁啊?”
  安邦肯定没有想到,他王者归来香港的第一天,居然就引起了一场斗殴。
  因为,我们的安B喝酒喝飘了,他连走路都分不清自己脚下到底是一条路还是两条路的状态,明摆着是脑袋里已经酒精上头了,这种状况下他就成了一个火药桶,一丁点火星子就能给他点燃了。
  不是安邦的自制力不行,而是酒这东西确实能让人失去分寸,判断力还有行事能力,哪怕他曾经是个兵王,也架不住喝多后,不受控制的大脑支配着的躯体。
  并且,不光是他喝多了,就连搀扶安邦下来的刘牧和永孝也全都是懵逼的状态,因为在掸邦憋了一年多后面临释放的日子,他们都喝的太嗨了。

  事后,魏丹青曾经指着安邦一顿臭骂:“喝点b酒,南北找不到了,你早晚有一天得被祸害死在这方面,服了·····”
  鸿兴楼里,已经喝成死狗一样的安邦,晃荡着膀子伸出胳膊后,手就掐在了沈少爷的脖子上,并且由于已经喝蒙圈了力度上就没太掌握好,掐这一下就给对方掐的脸色憋的通红了。
  旁边的忠叔顿时就急眼了,连忙拦过来说道:“松开,你快点把人放了·····”
  安邦没搭理对方,另外一只手指头戳着沈少爷的脑门,吭哧瘪肚的说道:“别吹牛bi啊,我在香港这么多年了,绝对不允许谁在我面前横刀立马,以后出门的时候先找大夫看看自己的眼睛,看人别跑偏了”
  脸被憋的通红的沈少爷,僵了几秒钟后,突然就动手了,他明显也是会几下子的,右手向上拖了下安邦的胳膊肘就给他的手从脖子上给卸了下来,然后猛的向下一拉左手伸出握拳一拳就闷在了安邦的胸膛上。
  “哎,哎我去,你敢动手?”安邦踉跄着退了几步后才摇摇晃晃的站稳了,然后猛地甩了甩晕晕乎乎的脑袋,朝前埋了几步就打算冲过去。
  旁边,跟哼哈二将一样的永孝和刘牧见状,动作比安邦还快了一步,脑袋尚算有点清醒的两人,一个抓住了还要动手的沈少爷,另外一个单手挡在他的胸前,脚下一个扫堂腿就踢了过去。

  猝不及防的沈少爷当即就被放倒了,忠叔阴着脸吼道:“有完没完啊,绊几句嘴还要杀人么?”
  “一边去老灯,没你的事”安邦一把推开五十来岁的忠叔,然后伸出腿一脚踢在了刚要爬起来的沈少爷身上。
  “今个我高兴,吉日归来,但你这不长眼的玩意非得他么的让我见个红,欠揍”宛若精神病一样的安邦,似乎一干起来后就有点醒酒了的趋势,右腿跟上了弹簧似的,给地上的人影来了一顿圈踢。
  啥叫圈踢?
  干仗术语,意思是打人的就奔着被打的脑袋下手了,鞋头子一下一下的踢在对方脑部的各个方位上,就这一顿圈踢下来,甭管多抗揍的人,脑袋上肯定得鼓出来好几个大包。
  确实,只被安邦踢了几脚,地上的沈少爷就被打的人脑袋成狗脑袋了。
  “我,草”刘牧和永孝当即就懵了一下,然后连忙拦着安邦说道:“哥,哥,行了别打了,再打脑袋就呲呲冒血,别给人踢废了!”
  安邦被两人保住后,摇晃着停下了,然后低下头说道:“小崽子,欺负我姐我肯定削你,要不是我今天心情好,我他么说啥都得给你绑了扔到维多利亚港里去·····呕”
  由于一连串剧烈的运动,安邦肚子里一阵翻滚,再加上之前已经吐过一次了,他的肠胃就在一阵蠕动之下,再次喷涌出了一堆混合着酒精的污秽杂物。
  “哗啦”一大捧呕吐物从上到下,直接全都喷在了地上沈少爷的身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