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101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见此,心暗呼一声不好,这五长老应是有某种阴谋,那九根龙柱的位置定有不寻常之处。这么想着,我便立即开口阻止蛇灵追击。可蛇灵此时仍在盛怒之,并未理会我的言语,他这般模样着实令我心一紧。
  须臾间,蛇灵便已经飞到了五长老身前,欲张开大嘴朝他咬下去。不料,那五长老眉眼之露出一抹邪笑,转瞬便跳了出来,与此同时那九根龙柱之,生出一道金色光芒,朝天而去。只是眨眼间,那金色光芒重新落下,将九根龙柱缠绕成一处封闭的空间。
  看到此处,我心略有所思,先前这五长老将慧慧放置在那九根龙柱央,显然是打算用某种方法将慧慧体内的精血逼出来。眼下将蛇灵困在其,定也是同理。
  此时,那封闭的空间内,万丈金光再次落下,将蛇灵庞大的身躯笼罩在其。只见蛇灵张开大嘴,一双猩红的双眼怒视五长老,一道金黄的身躯在空间之肆意扭动,看去似乎有些痛苦不堪。不过,我并未听到里面有龙吟声响起,甚至无法察觉到蛇灵的气息,看来这密闭的空间能够隔挡一切,这倒是有些骇人。这一点连管真人的阵法都无法做到,也不知这九根龙柱是何物,生出的金光竟有这般威能。

  正思忖间,里面的蛇灵又有了动作。他似乎察觉到了里面的金光对他的危害颇大,不再看向那五长老,而是扭过身子朝着那金色的屏障撞去。可是,每一次撞击看似势大力沉,但那金光屏障之只是略微有些波澜,并未再有反应。
  那无长老乃是活了近千年之人,而且这人心机深沉,势必不会做并无把握之事。他既然将蛇灵引到那九根龙柱之,便料定他无法破开那金光屏障。这么说来,若是单凭蛇灵的力量根本无法逃生。
  想到此处,我便提着剑朝着那五长老飞去,既然他能够催动这光阵,势必也晓得解除之法,只要将他控制住,蛇灵自然能够从脱身。
  眨眼间,我便到了五长老身前,高举轩辕剑朝他砍了过去。此次我并未往其输送道炁,一来是我体内的道炁将尽,无法再支撑轩辕剑的消耗,二来这五长老此时乃是肉躯之身,恐无法抵挡得了轩辕剑气的威能。若是稍有差池将他斩杀,便无人再能解除这金光阵法。
  那五长老似乎也看出了我的顾忌,眼神之透着戏谑,轻哼一声双手之生出阵阵青烟,身子一扭便躲开了轩辕剑。与此同时那一双裹满浓郁妖气的双手已经朝我脖颈处掐来。
  我见此并未慌乱,而是将身子一转,手力气盛一分,将轩辕剑横在自己胸前,试图挡下这一击。须臾间那双暗青色的手便按在了轩辕剑。轩辕剑乃是古神器,有驱万邪之威能,即便我未用道炁加成,他这般妖孽一旦碰也绝不好受。
  果不其然,他双手触碰之际,浓郁的妖气尽数化成苍白的烟雾消散在空气。不到数秒,那五长老口一声哀号,立马收回双手,连连往后退开,面色扭曲难堪。
  眼下他倒是知晓了这轩辕剑的厉害,也不敢轻易向我出手,而是站在原地,时不时朝着蛇灵的方向看去。他有此举,令我心更为担心蛇灵的情况,也顺势看了过去。
  只见,仅仅数十秒的时间,蛇灵的已经躺在地满身伤痕,血液将地面浸红,原本炯炯有神的双眼却变得有些迷离。可是他并未放弃挣扎,而是颤颤巍巍的支起身子,再次朝着那金色屏障撞去。
  看到此处,我着实有些心疼蛇灵,更为痛恨这五长老,举着轩辕剑再次朝他劈砍而去。这次他却是机敏起来,并不打算与我正面交手,而是纵身一跃飞到了半空之。我抬眼往,立马追了过去。那五长老见我追击,并未慌张,而是口念出古怪的声音。
  这声响的律动与先前刚到此处之时所听到的几乎一致,看来他是不打算在此与我耗费时间了,想要尽快将蛇灵体内的精血逼出。
  如此,我也不敢再藏拙,把轩辕剑快速收回体内。闭双眼将天脉之的巫炁运行至命宫之,打算使出巫炁化形之法。只是数秒,命宫阳神口便吐出一支十分粗壮的银针,与此同时,我手心之也正显现出同等模样的银针。这银针出现之后,我体内便传来一阵脱力感。

  不过,我并未在意此事,而是注意力全部集在手银针之。下一秒,银针成形,我丝毫没有耽搁,直接朝着五长老扔了过去。原本还在念着咒语的五长老,似乎意识到了危险临近,不得已停下口言语,朝我看了过来。
  那粗壮的银针脱手之际,便分离出百根细小银针,密密麻麻让五长老没有丝毫躲闪的空间。他兴许也意思到这些银针的威力不俗,自己又无从躲闪,只好身子一转再度化成本体,企图用自身鳞片挡住这数百根银针。
  它全身鳞片的防御能力我先前也见识过,不过道炁充盈的卸甲剑之威力还无法与我这巫炁化形手段相提并论,我这手段足以击杀一名阳神天师期境界之人。
  眨眼间,数百根银针已经到了巨蟒身前。那巨蟒似乎有所想法,身子一扭主动迎了去。不过出乎它意料的是,那些银针并未被坚硬的鳞片所隔挡,而是尽数钻进了它体内。它着实有些异想天开了,我这巫炁化形之法乃是有阳神加成功效,何况我的阳神又是道炁与巫炁结为一体,其实力堪阳神巅峰。
  那青色巨蟒受此一击,身形略显飘忽,在半空之摇曳数秒然后重重的砸向地面。落地之际,它便恢复成人形模样,躺在地不停的抽搐,口不断涌出暗红色鲜血。
  他眼下这般模样显然是受了重伤,但我不敢确定他是否还有后手,只好落在他身侧,将体内剩余道炁,运转至手心之,紧接着便是一掌拍在他胸前。做完这一切,我体内的道炁已经枯竭,巫炁也消耗殆尽,身子更是有些脱力。

  但我并不敢显露出一丝疲态,只好强装镇定,蹲下身子冷冷说道,“你若不停止那怪异阵法,我定当捣毁你的阳神。”
  这五长老听完之后,并未恐慌,反倒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有气无力的回应道,“这噬血阵本是为龙族而设,除非逼出体内精血,否则永远不会停止。刚才我又催动了秘法,你等着为那条龙收尸吧。”
  说罢,他便不再开口。我一时之间并不知晓他言语之是否属实,不过细一琢磨,他眼下已经是强弩之末,兴许不会欺瞒与我。若果真如此,那岂不是真的无法挽救蛇灵了。
  想到此处,我心愤懑难平,可奈何自己已经力竭,只能唤来瞳瞳示意将他的阳神捣毁。此时这五长老已经无法动弹,论实力已经不足以与印章天师的瞳瞳抗衡。瞳瞳见我脸阴沉,没有丝毫怠慢双手之生出一股精纯阴气,死死的按在五长老的命宫之。眼下他已经没了反抗之力,只听口低声哀号,身子抽搐几下便没了生气。与此同时,他飘忽的阳神也被瞳瞳握在手。瞳瞳手阴气更盛一分,只是须臾五长老的阳神便消失在世间。

  事毕之后,我在凑到那噬血阵外,盯着里面痛苦不堪的蛇灵眉头紧锁。心虽然有诸多愤怒与焦急,但奈何自己无力解救蛇灵,眼下只能听天由命,希望蛇灵被抽掉精血之后,还能有一息尚存。
  日期:2018-05-29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