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81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蜘蛛大怒道:“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你怎么不问你妹妹对我做了什么?”皮六道。
  “少贫嘴,你立即带着蕊蕊离开楼外楼,这里太危险了。”黑蜘蛛道。你从这里下地下三层,李一强的人在那里,你们直从新的地道口出去。
  “什么新的地道口?”皮六不解地问道。
  “你不要问了。照我说的做。李一强会安排好的。如果我妹妹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不会饶了你的。”黑蜘蛛道,“事不宜迟,赶紧走。”
  皮六抓着黑蜘蛛的手道:“跟我们一起走。”
  “我要是想走,谁能拦住我?”黑蜘蛛极为坚决地说道,“走。”
  金含蕊来不及与姐姐寒暄,换了一身衣服,在侍卫的护送下,与皮六一起提着宁十三送的箱子,走下楼,坐电梯,一直来到了地下三层。李一强赶紧带他们进入了一个地下通道。
  “外面有车等着你们。你们在安全的地方等着,四爷到时候会与你们汇合的。”李一强道,“不要随便回来,老老实实在那里待着。”

  “你自己小心。”皮六问道,“我哥那边怎么说?”
  “我会通知他的。你放心,你哥是东北军的人,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李一强道。
  黑蜘蛛换了一身新娘子敬酒的衣服,走下来,来到了一楼。宁十三手下的人都知道黑蜘蛛结婚,所以没有人怀疑她。她来到一楼时候,听到外面很多人议论纷纷,想等着新娘子敬酒。黑蜘蛛从宁十三安排的守卫身边走了过来,来到了简鱼身边。
  “你帮我拿着托盘,我要敬酒了。”黑蜘蛛对简鱼说道。简鱼身后的人拿着手枪对着简鱼的背部。那人不知道该收起手枪还是继续这样不放开简鱼。
  “你信不信我立即把你的眼珠子抠出来?”黑蜘蛛笑着看着那人的眼睛道,“今天是姑奶奶结婚,你他妈的拿枪杵什么杵?不想让我开心,你也想好?”
  尽管黑蜘蛛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那人听得清清楚楚。他极为害怕,手在抖。这几个宁十三特殊安排的人尽管只听宁十三的,但是早已听过黑蜘蛛的大名,当年她狠起来,也是不要命的。那人乖乖地将手枪收起来。简鱼笑着站起身,接过了托盘,托盘里放了一瓶酒和两个杯子。
  “来来,我给大家敬酒。皮六与我在洞房里喝了个交杯酒,结果醉了,起不来了。我一个人先敬大家一轮,待会我再把他薅起来,继续给大家敬酒。”黑蜘蛛笑着说。
  很多不知情的客人都喝得差不多了,也来不及多思考,跟着附和着。黑蜘蛛给客人们敬了一番酒之后,来到了野狐田、通天鼠、李一刀的桌子上。
  “我不清楚你们演的是什么戏,不过,今天是我结婚,你们别他妈给我添麻烦。你们怎么也得让我入完洞房吧?”黑蜘蛛冷冷地看着李一刀道。

  “呵呵,你得问林老板。”李一刀奸笑着说。
  “我得问四爷。”通天鼠笑着说。
  二妹,赶紧去洞房里躲着,少出来晃悠。”野狐田道。他说完,其他人都笑了起来。黑蜘蛛从野狐田极为紧张的状态猜出了什么。
  黑蜘蛛大怒,借着酒劲儿,一把抓住野狐田道:“你他妈死哪儿去了?你什么意思?想去洞房吗?来啊。”他一把将野狐田从桌子上拉了起来,拽到墙角,一脚将他踢到在临时搭建的厨房里,黑蜘蛛小声道,“这里危险,你赶紧从厨房的后门溜出去。快。”
  简鱼扶着黑蜘蛛来到了厨房后的墙边上,黑蜘蛛问道:“你会轻功吗?”
  简鱼笑了笑,轻轻一垫脚,飞到了墙上。黑蜘蛛也飞了上去,对简鱼道:“跟我到房顶,把上面的人解决掉。我感觉这里的情况复杂,鸭屎已经失去了掌控。”
  天色将晚,那些远道而来的客人陆续都离开了。留在这里的,多数是自己人和微山境内的人。还有一些是微山那帮原本跟着李一刀混的人。李一刀不动,没有人敢动。李一刀是在等皮一鸣离席。
  一位副官走过来对皮一鸣说了一番话,皮一鸣站起身,走进楼外楼向宁十三辞行。
  “一鸣,皮六、黑蜘蛛已经在路旁等你了。我早已将他们送了出去。”宁十三感慨地说,“待会如果你们听到枪声,不要回头,就当什么都没听到。”
  “宁爷你多保重。”皮一鸣道。

  “你也是。向你爹问好。”宁十三道。
  皮一鸣走后十多分钟,李一刀吹了下口哨。原本被李一强布置好的人,全部离开自己的位置,从楼外楼旁的小路围了过来。李一强意识到,自己手下收编的李一刀的人已经被通天鼠暗自通气了,如今他与鸭屎可控的人只有几百,而李一刀有几千人。
  通天鼠也吹了下口哨,吹的声音是另一种,所有通天鼠安排在楼外楼周边的人,也都聚集到了周边。
  鸡头米已经看到了李一刀、通天鼠的部署,于是对天发了一个信号弹。他安排的外围的人,重新把楼外楼围了一圈,李一刀、通天鼠的人则在鸡头米的人是外围。李一刀、通天鼠听到了鸡头米的人已经部署过来了,但是没有丝毫的紧张。
  双方剑拔弩张,都想动手,但又很克制。
  宁十三坐在房间里,听着鸡头米的汇报。鸡头米道:“师父,只要你一声令下,双方火并,估计都得死伤过半。”
  “那就叫鸭屎过来谈谈。”宁十三苦笑着说。
  鸡头米摇了摇头道:“你要谈的不是鸭屎。”
  宁十三大惊道:“你什么意思?”
  “真正想要你命的是李一刀与通天鼠。”鸡头米道。
  “你给我的情报是,鸭屎控制了通天鼠、李一刀。”宁十三道,“现在为何是李一刀与通天鼠掌控局面?”
  鸡头米哭着跪下道:“师父,只要您把县长这个位置让给我,将怀义堂的堂主也让给我。我就保您不死。让您晚年享福”
  宁十三满脸是汗,浑身颤抖着说:“鸡头米,我做梦也没想到,你竟然一直都在背叛我。你一直与通天鼠、李一刀勾结吧?我终于想明白了。莲花岛的事也是你与李一刀一起干的吧?哈哈哈哈哈。我的好孩子,我把怀义堂都要交给你了,你就那么着急吗?”宁十三说完,早已老泪纵横。
  鸡头米哭着磕头道:“师父啊!我也是身不由己啊。师父您就答应我吧。答应我,我就送您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安享晚年。”
  “孩子,”宁十三含泪冷笑道,“你知道姜还是老的辣是什么意思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