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27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5-28 19:04:39
  第293章 血色婚礼
  当宁十三听到鸭屎的声音时,他首先是害怕,其次才是震惊。这个孩子自从来到他的身边,他无时无刻不担忧,因为他清楚,凭借自己的经验与能力,早晚会驾驭不了他。宁十三从未想到,鸭屎会慢慢变得如此难以控制,更想不到,这一天来得如此早。
  宁十三一直最害怕的是鸭屎在周围,但自己看不到,这是一种让人寝食难安的害怕。如今,鸭屎突然出现了,尽管宁十三害怕,但也释然了。一辈子刀光剑影,宁十三也不怕真刀真枪。如果面对鸭屎的到来是个大问题,在座的很多人都知道,鸭屎背叛了师门。至于如何背叛的,没有人知道。

  鸭屎几乎是突然之间消失的,宁十三尚未对他采取任何行动,他就不见了。自从让他去湖西南以来,严格来说,宁十三就再也没有机会与他会面,更没有机会与他聊聊心里话。如今,自己的人包围了周围的一切据点,可是很多人认识鸭屎,并不敢动他。
  为了自己的门内不至于太蒙羞,宁十三并未对所有的手下进行教育,以至于绝大多数人是不知道如何面对鸭屎的,更不知道如何面对野狐田、李一强等人。在兄弟们心中,野狐田、李一强大概是出了趟远门。
  宁十三与鸡头米在小屋子里算来算去,竟然没有算到这一步。当然,也不能怪他们算计到不精巧,主要是鸭屎、通天鼠等人太聪明了。他们其实绕过了宁十三外围的层层防卫,进入了内围。一旦进入内围,事情的性质就不同了。更何况,内围的人更多是李一强带过的人。
  鸭屎穿一身极为气派的衣服,在侍卫的护卫下来到了红毯上。他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的宁十三。鸡头米极为不安,但又不敢乱动。皮一鸣是个比较聪明的人,早已从皮六那里知道了鸭屎的情况,于是笑着说:“四爷,你总算回来了。我们听说你未必能赶上,所以就没等你。”
  “皮大哥,六子和我是结拜兄弟,二姐是我亲姐,这么大的事情,无论多难,我都得赶到,不赶回来,那还是人吗?师父,你说是吧?”鸭屎双眼盯着宁十三,炯炯有神,等待着宁十三的表态。
  宁十三的脑海里一直在过,自己部署了多少人,能否活捉鸭屎,能否将所有有可能是鸭屎的人全都打死。尽管他在脑海里信心倍增,但是如今他是县长了,考虑问题与做贼时不同了。如果这场婚礼最终演变为血色婚礼,估计连南京、上海的报纸都会登出来。
  宁十三僵硬的脸立即舒展了开来,随后笑着说:“没想到四爷真的赶回来了。既然来了,就坐吧,等会儿与六子、黑蜘蛛一起好好喝点。不过,你最近这一趟远门走得可有点远啊。待会,给我敬酒的时候,你可不是罚酒三杯的问题了。你懂吗?”

  “师父,弟子在外遇到了一些饭局,推不开,私下里也练了酒量。虽然不如师父,但是也可以陪大家喝到底。至于谁先倒,看得未必是实力,也有可能是毅力。”鸭屎笑着说,“待会还望师父高抬贵手,别与弟子一般见识。”
  “哈哈哈哈,”宁十三道,“你是我看大的,骨子里能喝多少,我比你自己还清楚。我这里有的是酒,从湖东到楼外楼,我最不缺的就是酒。只要你有足够的毅力,咱们就一醉方休。更何况,这么多陪酒的在,我也不能丢了份儿是不是?”
  “多谢师父。”鸭屎笑着说。
  “鸡头米,”宁十三大声道,“给四爷赐坐。”
  鸡头米从宁十三身后走过时,宁十三小声道:“把湖东的人全部调过来。”鸡头米小声答应了下来。
  鸡头米走下台子,做手势让鸭屎坐到旁边的椅子上。鸭屎的双眼从宁十三身上转移到了鸡头米身上,四目相对的那一刻,鸡头米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鸭屎的眼睛里闪烁的不是仇恨,而是一种自信,这种自信仿佛像千军万马,不断碾压鸡头米的自尊。
  鸭屎将目光重新转移到了宁十三的身上,随后说:“师父,还有个朋友也要祝贺下师父,不知道师父给不给他这个面子。”
  “既然来了,那就请他进来吧。”宁十三道。他并没有想到是谁,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当年并没有被他杀死的胡远见。
  鸭屎将小拇指放入口中,吹起了口哨,通天鼠穿一身特制的戎装,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由于双臂依然肿胀,所以显得极为强壮。
  宁十三见到通天鼠的时候,朝后倒退了一步,差点摔倒。如果说鸭屎未必要杀他的话,那么通天鼠是一定会要他的命的。这点宁十三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不是皮一鸣在,以及其他的周边政府的人也在,宁十三立即就会大开杀戒。他绝对不会允许通天鼠这种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自己的头顶。
  鸭屎捕捉了宁十三此刻的惊吓,于是笑着说:“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位林老板就是师父的徒弟。当年,林老板背叛师门,被师父下令处死。你们猜怎么着?师父不仅派我放了他,还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做生意。如今,林老板已经是沛县的首富了。就凭这点,师父做这个县长也是应该的。”
  宁十三听了这番话,突然觉得自己有台阶下了,笑着说:“哪里,哪里,都是为一方百姓。不聊这个了,来了就请坐。”
  鸭屎、通天鼠在野狐田旁边的座位上坐下。
  皮一鸣见宁十三已经站不稳了,于是笑着说:“唯一的女弟子,又是闺女,如今结婚,宁爷是不是有点不舍啊?我看您挺激动的,接下来的流程就让我来帮您吧。咱们简简单单的,也别弄太复杂了。”

  “好,好,这全靠你了。”宁十三道。
  皮一鸣走上台子,继续活跃气氛,宁十三连拐杖都没来得及拿,瘸着腿走入了楼外楼。鸡头米也赶紧溜进了楼外楼。
  宁十三刚进屋子,嫣红就被两个人强行带进了楼外楼。鸭屎并不认识嫣红,何况距离这么远,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坐在嫣红旁边的简鱼眼珠子一直在转,试图寻找机会离开。鸭屎已经看出了她当时的困境,给她做了个手势,让她不要动。
  宁十三躲在一楼的特殊房间内,鸡头米战战兢兢地跪在他旁边。
  “你不是说一切都布置完好了吗?”宁十三咆哮道。

  “谁能想到他们会明目张胆地过来送礼。咱们手下很多都不知情,不敢阻拦。”鸡头米道,“万万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如果今天出了大事,我一定把你活剥了。”宁十三道,“把我身边的侍卫全部安排到外面,外面不能有任何一点乱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