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35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你还是去问那位大方师的好”‘傅羌’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有件事我要提醒你们二位一下,我与那两位大方师定好的,只要一天之内他们俩找不到我,广仁师徒便会认为我已经死了,到时候他们会替我完成剩下的事情……”
  “什么事情? ”没等‘傅羌’说完,吴勉已经打断了他的话。
  “只要我今天没有从这里出去,你们马上就会知道的。”‘傅羌’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说句题外话,广仁大方师这么多年一直都被规矩卡着,如果拋开这些规矩得话,他可能会作出来超乎你们想象的事情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傅羌’转头和吴勉的目光视对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吴勉先生这段日子过的也很辛苦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现在这头发是染白的,之前因为帮着高如柏成为长生不老之身之后,您便一直都没有恢复,对吧?我能看出来的事情,广仁大方师也会看出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吴勉身后突然飞出来一道厉闪。还没等‘傅羌’明白过来,一柄闪耀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剑尖已经低在了自己的咽喉处。
  随着剑尖慢慢向里推动,‘傅羌’的脖子已经被刺破,鲜血慢慢的流淌了下来。
  吴勉的眉毛挑了一下之后,看着脸色已经发白的‘傅羌’说道:“刚才你说什么来着?我没听清……”

  ‘傅羌’的脸上都是惊诧的神色,高如柏变成长生不老的身体之后,他便派人将汴梁城及其周围府县的大小染坊都安插进了人,每天都要检查明矾、石灰等染料的存量。结果在京城一家染坊当中,每格五三日便会丟失少许的染料。如果不是有意检查的话,谁也不会发现这么细微的变化。凭着这点染料的丟失,‘傅羌’才敢肯定吴勉的术法还没有恢复,甚至他的头发还要靠染白来保持以前的白发相貌。

  可是这柄法器又是怎么一回事?他不可能还有可以操控法器的能力。‘傅羌’夺舍之后,虽然没敢修炼回来之前的术法,可还是能清晰的感觉到抵在他脖子下面这柄长剑巨大的威力。他甚至连躲避的念头都不敢有,担心稍有躲闪的念头,这柄长剑就会刺穿自己的咽喉。
  “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能看出来的事情,广仁能看出来那就太好了。我等了他很久,等得都有些烦了。”
  这时候,一边的归不归也笑了一下,对着‘傅羌’说道:“老人家我还以为第一个来探虚实的人会是广仁,想不到来的会是你。这样也好,你只要今天没回去,说不定明天他和火山就要到了。今天招待你,明天招待他们俩。想想老人家我都开心……”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就见大门口传来百无求那破锣嗓子一样的声音:“老家伙!听说那个假娘们儿来了?人呢?他带没带帽子,进门的时候先迈的哪条腿?哈哈……姓傅的,你可想死老子了……为什么你要站在左边!”
  就在百无求准备冲过来,抡圆了给‘傅羌’一个嘴巴的时候,却被归不归拦住,说道:“傻小子,他哪里是什么傅羌,是童戚振夺舍了这个身体。我们之前一直都在和他在打交道。”
  “他是童戚振?”百无求愣了一下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这个人。最后二愣子还是摇了摇头,说道:“老子是看不出来了……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这次你就让老子直接弄死他。”
  “他现在还是不能死”归不归笑咪眯的看着脸色已经木然的‘傅羌’一眼,随后继续对着他说道:“你说的对,广仁这一辈子都在学徐福。他用徐福的规矩在规范自己,不过就在和你结盟的那个时候起,这个便已经有了变化。你变成了他的规矩,再完成你们要做的事情之前,你不可以死……”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随后凑到了‘傅羌’的耳边继续说道:“你来我们这里试探的事情是不是和广仁大方师说过?你今天没有回去的话,他要做的是过来救你。你们要做的事情太大,他一个背不起这个黑锅。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告诉他你来这里了?晚了……他和你一样都在怀疑吴勉的头发是不是变黑了。你这么重要的人,可以让这位大方师赌一下的……”
  说到这里,归不归在‘傅羌’的身上派了一下。
  封印住了他身上少得可怜的术法之后,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搭把手,就在这里挖个坑把童戚振埋在里面,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广仁那位大方师的到来……”
  原本百无求对归不归再次放过童戚振的决定非常不满,当下它也不要工具,直接徒手在地面上挖出来一个深坑,随后将脸色惨白的‘傅羌’扔了进去,就在它要填土的时候。归不归找来一根空心的蒿子杆来,将一头塞进了‘傅羌’的嘴巴里之后,笑眯咪的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看看广仁什么时候能过来。”
  说完之后,归不归让百无求将土填满,等到‘傅羌’被活埋了之后。他和吴勉竟然都长出了口气,随后老家伙转身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如果不是他不知道斩鲲是什么样的法器,刚才已经泄露了……”
  斩鲲这一下并非是吴勉靠着术法所操控的,严格说出来白发男人只是这法器的主人。他和斩鲲心意相通,刚才只是吴勉靠着意念操控斩鲲飞到了‘傅羌’的身边,。童戚振从小就守在徐福身边,见过的都是用术法做媒界来操控法器的。像吴勉和斩鲲这样大哥和小弟的关系,他听都没有听说过。
  原本归不归对广仁、火山的话,老家伙多少有些吃力,不过现在他身边还有前任要往百无求。就算广仁师徒俩杀到了,胜算也还是在归不归这里……
  被埋在地下的‘傅羌’虽然没有被捆绑住手脚,不过他的身上被厚厚的泥土压着。他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当初被迫夺舍之下换了这个身体。为了避免归不归怀疑,他只是浅浅的找回了一点术法。这点术法也就是勉强放个火球什么的,想要从地下钻出来简直比登天还麻烦。
  也不知道被埋了多久,就在他眼看着就要发狂的时候,身上的泥土突然开始松动了起来。随后一只大手将他从泥土当中拖了出来……
  刚刚被挖出来的‘傅羌’已经动弹不得,因为长时间被埋在泥土里面的缘故,他看到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缓了半天之后才慢慢的适应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